设置

关灯

042 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墨少航的回答并没有出乎萧筱的意料。

    她早就一度认为,墨少北跟墨家有关,只是她手上并没有任何一个证据可以证明这一个观点。

    今天在苏无质把墨少北的血交给习伦时,她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墨少北跟墨家肯定有联系。

    为此,她又激动又着急地问:“鉴定的结果怎么样?”

    墨少航没有立马回答他,而是从车后座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她。

    萧筱连忙拿过袋子,动作迅速地拆开。她没有闲情去查看前面的内容,直接把目光落在最终的结果上。

    确实无血缘关系。

    这七个字让萧筱感到震惊。

    一直以来,她的直觉基本上不会出错,何况还是那么强烈的感觉。

    “二十五年前,我家发生了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虽然早已经封锁了消息,但我身为当事人,尽管年纪小,但事情记得还算清楚。

    从墨少北出现,种种迹象让我怀疑他是不是当年我爸的那个孩子。中午除了给五哥墨少北的血,还有我爸的头发,看他们两个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

    萧筱一直认真的听着墨少航的话,听到最后,她把视线重新落在那份亲子鉴定报告上,随后看向墨少航,神情复杂地说:“结果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而我们一开始的猜测都错了。”

    墨少航点头,伸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习伦给的鉴定报告自然不会错,他说没有血缘关系自然就是没有关系!

    “好了,不想他了。快到你的生日了,想好要什么礼物了吗?”

    话题的转变很快就让萧筱把注意力从鉴定报告上转移。

    她有些不高兴地看着墨少航,嘟着嘴巴说:“六哥,还有一个多星期才到我的生日,你现在就问我要什么礼物,到那个时候就没有惊喜可言了。”

    她的不满墨少航都看在眼里,他浅笑着说:“放心吧,到那时会有一个更大的惊喜等着你呢。”

    听到这话,萧筱两眼发光,无比期待地看着他,问:“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墨少航反问。

    萧筱认真地想了想,发现还真的没有,于是不由地乐呵起来。

    她在副驾驶座上重新坐好,看着前面的街景,嘴角带笑,说:“我生日那天,你在身边陪着我就好了。”

    前两年她生日只能收到他从国外寄回来的礼物,冷冰冰的让她心寒。

    墨少航偏过头看着她,她平静的侧颜让他的嘴角忍不住上扬,只是她的话却让他陷入沉思。

    她此时的脑袋瓜里想着什么,他不用想也能知道。

    看来他的自以为是,还是让她患得患失了。

    正看着街景出神的萧筱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左手被人紧紧地握住。她偏过头看向墨少航,发现他单手握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墨少航察觉到她在看他,偏过头对他扬起一记笑容,温柔地说:“放心吧,以后你的生日我都会陪你一起过。”

    听到这话的萧筱用力地点了点头,“嗯!”

    她这样子,让墨少航觉得心头一暖。

    看来是时候把计划再提前一些了。

    墨家别墅,叶君雅坐在沙发前握着手中的杯子在发呆,电视上都放了些什么她一概不知。

    这段时间她总觉得内心慌得很,但到底慌什么她完全不知道。

    墨元斌从外面回来时正好看到她在客厅里出神,就连他回来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把身上的风衣接下来挂在衣架上,拿着公文袋走到沙发前放下,随后坐在叶君雅身边,担忧地又喊了一句她:“老婆?”

    听到有人似乎在叫自己,叶君雅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墨元斌已经下班回来,还坐在了她的身边。

    她有些不自然地说:“你回来了,我去给你热下饭菜。”

    说罢,她刚想要起身却被墨元斌按住了手,不解地偏过头看向他。

    “我在外面已经吃过了。”墨元斌说完这话,犹豫了一会还是问出口:“老婆,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被问到话的叶君雅露出微笑,以示墨元斌不要担心。她笑着说:“就是觉得这段时间心慌慌的,好像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确定她并没有不舒服,这让墨元斌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他握着她的手笑着说:“是不是儿子太久没回来,你又多想了。这样吧,我一会给他打电话,让他明天带上萧筱一起回来。”

    果不其然,一起到这两个孩子,叶君雅的脸上终于露出内心深处的笑。

    她突然间有些激动地对墨元斌说:“老公,你知道吗?前段时间儿子他在电话里突然间跟我说起,他准备向筱筱提亲。哎呀,这两个孩子,那么多年了,终于可以修成正果了!”

    相对比她的激动,墨元斌却皱起了眉头,他有些担忧地说:“我们要不要提前跟萧老弟打声招呼?毕竟是他的宝贝女儿,就这么随随便便给我们儿子娶回家,他心里肯定不乐意。”

    叶君雅看到他皱眉,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由笑着说:“这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早就处理妥当了。再怎么说,我可以少航的亲妈。”

    墨元斌听到这话不乐意了,“说得好像我不是少航的亲爸一样。”

    “你业务繁忙,精力不足顾及不上很正常。我去给可晴打电话,看看她现在的口风是不是还紧的很。”

    看着叶君雅起身去给侯可晴打电话,没有闲情再胡思乱想,墨元斌紧绷的神经不由放松起来。

    他看着叶君雅略带激动地跟或尅请打电话,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想事情有些出神。

    其实这段时间里,他也老觉得心慌,好像有什么他无法掌控的事情正在发生,而他还没有办法察觉到是什么事情。

    晚上,萧筱正在对着电脑画画,没想到侯可晴会在这个时候找她。

    她好奇地问:“妈,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今天发生的事情让侯可晴一直保持着好心情,在跟萧筱说话时,她脸上还挂着笑意。

    “刚才你萧伯母给我打电话,说起你很久没去看她了,她想让你明天中午到她那边吃顿饭。”

    萧筱诧异,“就这个?”她还以为有什么大事情呢。

    “难不成呢?你们这些孩子就是不知道做父母的苦,一个个大了都不着家,少航平时工作忙,你身为少航的女朋友,就多去陪陪你未来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