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2 我不是小孩子了

    在母亲侯可晴面前,萧筱就像是捡来的,根本就不是她怀胎十月辛苦生下来的。

    随着一次又一次的不重视到最后的无视,哪怕是亲情也经不起消耗。

    别人都说侯可晴重情,但在萧家眼中,她就是铁石心肠。

    七岁那年,她舅舅舅母因车祸去世,侯可晴把大她一个月的表姐侯诗涵带回了家里。从此,在侯可晴的眼里只有侯诗涵,没有她萧筱任何位置。

    萧筱没有料到,刚推开门,会跟侯可晴直接碰上。

    她面无表情地叫了一声“妈”,正打算上楼去拿专业书,注意到侯可晴手中拿着的正是她的专业书。

    对于她的出现,侯可晴先是愣了一下,立马在脸上扬起笑容,尽量在萧筱的面前表现出温柔可亲,“筱筱,你怎么回来了?涵涵出门前告诉我,你忘记拿专业书了,我正准备给你送过去呢。”

    这几年,侯可晴越发讨好萧筱,早已经被她伤透心的萧筱根本不为所动。

    她伸手接过侯可晴递上前的书,疏远地说了句“谢谢”便转身离开。

    刚走出几步,侯可晴终于忍不住叫住了萧筱。

    “我听涵涵说,你今天早上没有去上课,是不是不舒服?”

    萧筱停住脚步,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转过身看向侯可晴,扯出一丝冷笑,问:“侯诗涵有没有告诉你,我早上没有去上课,其实是跟别的男人去厮混了?”

    “筱筱,你怎么可以那么说自己?我知道你还在生妈妈的气,妈妈昨天不应该吼你,但妈妈希望你知道,涵涵就剩下我一个亲人,我不疼她谁疼她?何况,当年你舅舅和舅母是因为……”

    听着侯可晴又要开始忆当年,萧筱一股子火。她强忍着不让自己表露出来,面无表情地说:“妈,我不是小孩子了。”

    侯可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能理解就好。”

    萧筱不着痕迹地嘲讽一笑。

    她刚才那句话不是说她能够理解,而是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有所期待。

    九岁那年,她高烧40度躺在医院,清醒时特别希望侯可晴出现在她身边,搂着她说“有妈妈在”,而那个时候的侯可晴是在哄摔了一跤擦破膝盖的侯诗涵,还是在哄被同学扯辫子大哭的侯诗涵,萧筱已经记不清楚了。

    “我去学校了。”她丢下这句话走到门前又停了下来,“我在学校附近找了单位实习,所以周末我就不回家住了。”

    侯可晴一听,皱起了眉头,“筱筱,你还是在生妈妈的气吗?”

    “我只是通知你一声。”

    侯可晴看着她离开,欲言又止。

    现在是三月天,天却热得让人受不了,昨天明明还穿着外套,今天却恨不得把热裤给穿上。

    萧筱把书放在小电驴的位置里,手机来了短信。

    她拿出手机解锁查看,乌云遮日的脸上顿时阳光普照。

    短信是墨少航发来的,提醒她还有半个钟就要上课了。

    对于墨少航,萧筱从小到大只有一个认知,那就是墨少航只能是她萧筱的。

    也许是小时候就知道这样的想法很霸道,所以她从来就没有向任何人说起,就怕墨少航会讨厌她。

    一直以来,她都生活她觉得墨少航喜欢的方式去生活,包括她现在学的法律文秘专业。

    表面上,她不知道以后要做什么而去征求了墨少航的意见,实际上是想要离墨少航更近一些。

    墨少航回国后就在航谦事务所里工作,另外担任明大的教授,萧筱正好是她的学生。

    从这里骑着小电驴去学校,也要四十分钟。注定会迟到的萧筱只好快速回了一条短信过去。

    [我回家拿书了,墨教授,你不能在上课前点名!]

    发完短信,她立马开动小电驴,把时速飙到尽头,风风火火地往明大开去。

    等她感到教室时,已经上课十三分钟了。

    教室里人满为患,除了他们本专业的学生,还有不少仰慕墨少航而过来的旁听生。萧筱在教室外面向周周确认好位置在哪里,才猫着腰小心翼翼地走进去。

    屁股刚碰到椅子,周周赶紧凑到她耳边小声的吐槽,“你怎么那么晚才来?为了你,我把好不容易抢来的前排位置让给被人,坐在这鸟不拉屎的位置里,偏偏这个位置还老是有人过来问有没有人坐,我都快被你折腾死了。”

    萧筱冲着她笑了笑,“这个就当做我昨晚帮你找到弟弟的回报吧。”

    听到她提起这个,周周担心地问:“我听我弟说,你昨晚是被一个男子扛着离开的,你没事吧?”

    萧筱想到昨天晚上她被某人压在床上教训了好几个钟,耳根忍不住变热了起来。

    她一边翻开课本一边含糊地说:“没事没事,认真听课吧。”

    周周见她也不像是撒谎,便没有再问什么。

    这是一间大教室,萧筱现在坐的位置用周周的那句“鸟不拉屎”来形容很贴切,因为在她们这个位置旁边站了不少旁听生,有好几次她们都被旁听生遮住了视线。

    这一节课,萧筱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听课,索性撑着下巴,大胆地盯着讲台上的讲得津津有味的墨少航,哪怕视线被遮住了,她也不烦躁。看不到墨少航,她还可以进行无限的yy。

    准备下课的时候,墨少航拿出花名册准备点名。

    他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打趣说:“班上那么多人,一一点完名字估计下节课都开始了,所以我就随便点几个名字抽查一下吧。”

    这一节课的到勤率根本就不用愁,点名不过是走形式,但对于这些形式大家却很喜欢,特别是女学生,因为这是能够让墨教授记住她们的唯一途径。

    一听到要点名,萧筱忍不住对旁边的周周问:“你说老师会不会点我的名字?”

    周周白了一眼她,“你妄想症犯了?大一大二时,你有多多少次是被老师点名抽查的?”

    “萧筱。”

    周周的声音刚落,墨少航的声音正好响起。他的声音就像一只无形的手,给了周周一记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