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4 还有什么是我没看过的

    “唉——”

    萧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随后重重地翻了一个身。

    被她的动作弄得心烦气躁的周周一怒之下摘下耳中的耳机,转过身看向床上的萧筱,“你丫的唉声叹气做什么?你男人不理你了?”

    听到这话的萧筱把头伸到栅栏上,怒瞪一眼周周后,有气无力地说:“我跟我六哥说我今天被欺负还受伤了,结果他连一条慰问的短信都没有。”

    对于这位六哥,周周从大一听到了现在,但那个人到底是谁她不清楚,只当是萧筱的一个哥哥,没多在意,“估计你的六哥现在正在温柔乡,哪里还有心思理会你这个妹妹。”

    她说完重新戴上耳机,继续打游戏。

    萧筱见没有人跟她闲扯,只好坐起身,拿过一旁的镜子照着,解开睡衣的纽扣,发现被烫到的皮肤有些红肿,而且疼痛有些明显。

    不会真的烫出事了吧?

    正犹豫着要不要到医务室去涂点药时,一直毫无反应的手机突然间闪烁起来,上面“小六子”的备注特别的明显。

    她把手中的镜子丢掉,拿过手机连忙按下接听,“六哥。”

    [马上下楼,我在寝室大门等你。]

    听到这话的萧筱愣住了,反应过来后连忙换衣服出门,在关上寝室的门时,身后传来周周的喊声:“大姐,你不午睡了?”

    她没有回复,一路小跑着往楼下跑去。在准备寝室大门时,她立马放慢了脚步,不紧不慢地向大门走去。

    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大门旁,进进出出的学生并没有多加注意。

    坐上车,萧筱就感受到车内的空调吹得她特别的舒服。她转过头看向墨少航,问:“我们要去哪里?”

    墨少航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医院!”

    听到这话的萧筱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了,“只是被烫到了一下,去衣服时涂点药就好了。”

    “听话!”墨少航丢下这话,便开着车子往市医院开去。

    一路上,萧筱大气不敢出。到了医院就任由墨少航牵着她的手往里走着。

    因为烫伤的地方是在胸口,当墨少航带着萧筱来到医生面前看到是个男医生后,立马退出房间,一手牵着不安分的萧筱一手拿出手机拨打了院长的电话。站在旁边的萧筱特别想跟院长叔叔说,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烫伤。

    没一会,一个女医生匆忙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在女医生的吩咐下,萧筱听话的解开衬衫的纽扣,注意到身边的墨少航丝毫没有避嫌的意思,忍不住瞪了他一眼,问:“你要不要出去一下?”

    墨少航黑着一张脸,看着她没好气地说:“你身上那一处地方是我没有见过的?”

    萧筱的脸,刷的一下全红了,只好认命地解开衣服。旁边的女医生对于他们的对话不为所动,在看到被烫的皮肤已经有了起水泡的征兆。

    “二级烫伤,被烫伤时是不是没有采取应急措施?比如说用凉水清洗。”

    听到这话的萧筱摇了摇头,当时她以为只是简单的汤洒了,根本就没有在意,没料到会伤这样。

    “因为不及时处理,伤口很有可能会感染。要是伤口感染发炎了,极有可能留疤。”

    萧筱被吓得不轻,之后医生说的话都认认真真地听进去,深怕留疤后,墨少航会嫌弃她。

    她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墨少航,发现他的双眼一直都盯着她的胸部,神情凝重地看着医生给她处理伤口。

    也许,他不喜欢她身上有疤吧。

    在离开前,医生叮嘱了一大堆,中午没有休息,早就困得不行的萧筱已经呈现出小鸡啄米状,墨少航搀扶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则认真地听着注意事项。

    被烫伤的地方比较私密,再加上医生建议不包扎处理,当墨少航看着在家里的萧筱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到处走时,脸黑到极致。

    一想到t恤下面完全是真空,再加上衣服上迷之突起的地方,墨少航忍无可忍,拿出手机按了一个号码起身往阳台上走去。

    接水回来的萧筱看到他打着电话走出去,不由多看了两眼。

    “晚上好何院长……对,是我,那么晚还打扰你……”

    注意到不是可疑电话,萧筱喝完水后,心满意足地躺会床上会周公了。

    打完电话回来的墨少航回到卧室,发现今天折腾了他一天的小妖精已经入睡,无声地叹了一口气,认命地上前帮她盖好被子,轻手轻脚地走出卧室来到书房,开始明天开庭要用到的资料。

    次日上午,萧筱起床后看到时钟上的时间,吓得她立马爬起来。拿过墨少航为她准备好的衣服时,她发现上面少了一件内衣,多了一张纸条。

    [我帮你请假了,这几天好好在家休息。]

    看到这张纸条,她想起昨天晚上墨少航打的那通电话,原来是给他们学院的院长打的,以后她要怎么面对和蔼可亲的校长?难道说,她跟墨少航早就狼狈为奸了吗?

    想到狼狈为奸这个词,萧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墨少航又会说她乱用成语了。

    请假这几天,萧筱都在墨少航的别墅里住着,每天早上吃着墨少航为她留下的早餐,中午和晚上就等着墨少航回来给她投食,过得十分悠哉。

    在她没去学校上课时间里,学校里关于她的负面消息满天飞。有人说她在教学楼跟侯诗涵公开对撕之后,受不了跟侯诗涵同一所大学,以逃学方式向家里人宣战。也有人说,她终于抢走了侯诗涵的男朋友,正每天每夜跟对方温存。

    萧筱从周周那边知道学校里的传闻,此时正盘着腿坐在地毯上上网浏览学校论坛,看着大家对她的评价,只觉得不痛不痒的。

    [大姐,别人都开始对你展开人身攻击了,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听着周周在微信上对她的怒吼,她不以为然地回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