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5 为什么让我跪下

    “他们疯了,难道我还要跟着他们疯不成?对于疯子,没必要把自己的逼格降低。”

    这份豁达萧筱只能用在对付陌生人的身上,当侯可晴一大早就打电话过来让她立马回家时,她内心的抵触又萌发了。

    于侯可晴,那道坎她始终迈不过去。

    萧筱找来衣服换上,内衣勒到伤口让萧筱不舒服到极点,却还是老老实实地穿上,开着她那辆小电驴慢悠悠地往家里开。

    今天虽然是周六,可整个萧家却只有侯可晴和侯诗涵两个人。萧逸言去了外地考察,萧老爷子一大早就出门散步了,佣人出门采购今天午餐的食材,整个萧家显得有些冷清。

    刚进门,萧筱就看到侯可晴拿着藤鞭坐在沙发上,身后站着侯诗涵看到她回来,一脸笑意。

    萧筱把视线落在侯可晴身上,边走上前边问:“妈,你叫我回来有什么事情吗?”

    侯可晴一脸怒气地看着她,注意到她脸上丝毫没有紧迫感,觉得自己在萧筱的地位真的如同侯诗涵说的,受到了威胁,脸黑得更加厉害,怒吼一句:“跪下!”

    从小到大只跪过祖宗的萧筱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向侯可晴,“为什么让我跪下?”

    “为什么?”侯可晴气得直喘粗气,“你说你多少天没有去学校了?当学生没有学生样,作为一个女孩子还不知道检点,你说你怎么就那么下贱?”

    萧筱笑了,看向侯可晴,反问:“下贱?”

    被自己的母亲说下贱,萧筱的心犹如被尖刀刺穿一样。她看了一眼侯诗涵,问:“侯诗涵跟你说了什么,以至于你说我下贱?”

    站在侯可晴身后始终没有出声的侯诗涵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姑姑,你先别生气,事情很有可能不像你听到的那样。”

    她站出来当和事佬,增加自己在侯可晴心中的好感。

    已经气头上的侯可晴打断了她想要往下说的话,看着萧筱恨铁不成钢地说:“涵涵,你别为你表妹开脱了,照片都摆出来了,难道还有假?筱筱,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以为我教出来的孩子就算差,也不可能差到会乱上男人的车,会去抢别人的男朋友,整日厮混不知道正事!”

    始终一头雾水的萧筱在听到这话,终于明白侯可晴为什么会叫她回来了。

    侯可晴的无中生有没有让她生气,反而觉得她说的话好笑。

    “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说,七岁以后,你有管过我,有教过我吗?”

    原本还在气头上的侯可晴听到这话,一下子说不出话,心中突然间有了一丝愧疚之感。

    自从她把侯诗涵接回家之后,她确实不再像以前一样,凡事以萧筱为主。

    注意到她神情变化的侯诗涵连忙上前拉住她的手,看向萧筱不悦地说:“筱筱,就算你不喜欢我,你也不能这么说姑姑。姑姑很爱很爱你的,你为什么看不到姑姑对你的好,非要跟姑姑对着干?”

    侯可晴刚生出来的愧疚感在侯诗涵这句话中顿时荡然无存,她看向萧筱的眼神当中又多了几分失望。

    “筱筱,你什么时候才能够向你涵涵一样懂事?”

    萧筱一直都在注意着她们两人的一唱一和,最终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还是觉得她比我好,你就把她当做亲生女儿,把我当做领养的就好了。”

    “萧筱!”

    侯可晴不敢置信她会说出这样的话,直呼她的名字,身子因为生气而发抖。

    “你真的让我很失望!你是我怀胎十个月生下来的,我没想到你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今天不教训一下你,还不知道你会变坏到什么地步!”

    她说完扬起藤鞭就要打下去。身在她身后的侯诗涵看到这一幕,脸上扬起了胜利的笑容。

    藤鞭还没有落下,大门被人用力的推开,萧老爷子拄着拐杖由墨少航扶着站在门前,看到侯可晴拿着藤鞭想要打萧筱,气得他用拐杖狠狠地敲了一下地面。

    “我萧家的孙女我都舍不得打,难道你要当着我这个老爷子的面打吗?”

    侯可晴没有料到萧老爷子会这个时候回来,立马把藤鞭放下,不卑不亢地说:“爸,不是的。”

    “不是?那你拿着藤鞭想要干嘛?如果不是我及时回来,你这一鞭是不是就下去了?”

    萧老爷子走到萧筱的身边,向她招了招手,说:“筱筱,到爷爷这边来。”

    萧筱走过去,看了一眼萧老爷子身边的墨少航,对他投去感激的眼神。

    “事情我都听少航说了,是诗涵那丫头在给筱筱送汤时,不小心把汤弄倒洒到了筱筱身上起了水泡,所以请假几天没有去学校。至于抢了别人的男朋友……”萧老爷子说着看了一眼侯诗涵,眼中满是不悦。

    “我萧磊的孙女,眼光还没有差到不选我给她介绍的那些男孩子,偏偏喜欢一个什么都不优秀的人!”

    萧老爷子这话,明显是在说侯诗涵的男朋友入不得他的眼,把侯诗涵说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心里虽然不是滋味却不敢吭声。

    “可晴,你要分得清,谁才是你的孩子,不要弄到最后孩子都不认你!”

    萧老爷子说完这话,转过头对萧筱说:“筱筱,过来陪爷爷下几盘棋,最近你老不回来,都没人跟我下棋了。”

    听到这话的萧筱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吧,一会爷爷你可不能说我棋品差了。”

    侯可晴看着他们三个人有说有笑地离开,心中很不是滋味。

    老爷子的话已经说得那么直白了,她再不懂就是无脑。她是诗涵唯一的亲人,她弟弟和弟媳是因为她才丧命的。于诗涵,她更多的是内疚,恨不得把所有的好都给诗涵。只是在这个家里,没有一个人能够理解她。

    “姑姑,你还好吗?”侯诗涵关心的问。

    侯可晴摆了摆手,一脸伤感地看向侯诗涵,感慨说:“要是筱筱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筱筱还小。”

    “不小了,她就比你小一个月。爷爷的话你不要记在心上,他就是太宠筱筱才说的,姑姑觉得你男朋友很优秀,你跟他一定会很幸福的。”

    侯诗涵点头没再说话。她想起她的男朋友,心底就升起一股恶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