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3 不要怪我动手

    车内,侯诗涵的室友一脸激动。看着自己花了大价钱给男朋友买的香水就这么洒出了不少,心疼得不行,立马把怒气全部撒在了坐在驾驶座上的萧筱身上。

    “你到底会不会开车?我的香水都洒了。”

    今天被侯诗涵叫来充当司机的萧筱已经很不爽了,她承认刚才是她的失误,但今天当了好人还被冤枉,她不服。

    她转过身看着室友,眼神犀利地看了她一眼,厉声说:“是谁之前巴巴地让我当司机免费送你们来回?”她把免费这个词眼说的很重,说完的同时还扫了一眼侯诗涵。

    如果她没有记错,在准备回到校门口时,一路上都没有把话题扯到香水上的侯诗涵突然想跟室友确认是不是这个香味,明明就是有目的的!

    如果刚才不是她一个激动把刹车给踩了,她能断定,侯诗涵还会找机会让她急踩油门。

    已经气在头上的室友哪里还管那么多,心里早就觉得她没有开好车就是她的过错,“你突然间刹车,把我的香水弄洒了就是你的事情。你这个人怎么那么蛮不讲理?明明是你的过错在先,怎么把错误都推到别人的头上?怪不得大家都说你天使的脸庞恶魔的心肠,诗涵有你这样的表妹实在是她的悲哀!”

    萧筱清楚的看到,室友在说她的时候,旁边的侯诗涵笑得春风得意的。在意识到她在看她,立马摆出了一副着急的样子,扯了扯室友的袖子,劝解着:“别说了,怎么说她都是我的表妹,我相信她刚才一定不是故意的。”

    “就算不是故意的,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不是应该说声对不起吗?毕竟是她突然间刹车的。”

    对方像是咬定这件事情不放,要跟萧筱死磕到底。

    萧筱气得说不出话,恨不得把这两个人从车里丢出去,再留她们就是脏了自己的车。

    不,已经脏了她的车!

    她闻着车子里的香水味,嫌弃地走起了鼻子。

    这都是些什么怪味?

    她打开车窗好驱散车内的香味,板着一张脸,下了逐客令:“我本来是想道歉的,但你们的态度让我很不爽!现在,请你们赶紧离开我的车子,否则就不要怪我动手!”

    侯诗涵见状,连忙拉着室友的手,小声地提醒:“咱们还是下车吧,至于礼物,我们一会再去买。”

    室友挣脱她的手,抓住前面椅子,大义凛然地说:“我不下去!萧筱没给我一个说法,我是不会走的!这香水花了我半个月的伙食,洒了那么多,我还怎么送给男朋友!”

    “今天是我自作主张让筱筱送我们的,既然你的香水洒了,也有我的一半原因,香水的钱我赔你吧。”侯诗涵继续上前拉住室友的手,劝解着。

    “诗涵,你就是太好心了,才会被萧筱一直欺负着。你不要充当好人,便宜了萧筱。以后你回家了,受到欺负了也要说是你自己的过错吗?”

    听到这话的侯诗涵顿时不出声,低下了头。那样子仿佛被室友说中了,她在家里就是这个样子。

    室友见状,心中的怒火更大了。

    坐在驾驶座上的萧筱冷眼地看着她们演戏,淡然地从钱包中拿出六百块钱直接丢到后座,“钱赔给你,赶紧从我车里下去!”

    她本来很不屑用这种行为,毕竟太伤人自尊。这一次,她觉得没有办法跟这样的人交流,不敢她怎么说,过错都是在她这边。能够用钱解决的,她不会吝啬!

    她双眼直盯着侯诗涵,那犀利的眼神仿佛要将侯诗涵给剥皮了。她从来都不是善类,在墨少航的面前当久了乖宝宝,就快忘记教训人、欺负人是什么感觉了。

    室友捡起所有的钞票丢回给萧筱,“不要以为你的几个臭钱就能够打发我!我知道你不缺钱,毕竟你是千金大小姐,但是没有一句对不起,我是不会下车的!”

    因为车子停在校门旁,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避免事情张扬,萧筱把车子往旁边停下。

    她从来不担心自己的面子问题,她担心的,是这件事情传出去后,墨少航会怎么看待她。

    突然间,她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要让墨少航来明大当老师!

    许是被她的眼神吓到的侯诗涵率先下了车子,站在车外对里面的室友,说:“我们还是回去吧,筱筱她有时候就是这样子。既然她愿意赔钱,咱们就拿钱了事,抓紧时间再去城里买礼物吧。”

    好人都被她做尽,萧筱不得不说,她的这种手段用得越来越精明,同时也暗暗嘲讽她的室友是多么的没有脑子,被人牵着鼻子走都不知道。

    萧筱没有再开口,脸上挂着嘲讽地笑,一直看着她们,如同看戏一样。

    室友最终下车,在她关上门口准备离开的时候,萧筱叫住了她。

    “说好赔你钱!”

    室友看着她递上来的几百块钱,虽然那瓶香水只花了三百多块钱,剩下的费用就当做萧筱赔给她的精神损失费。这么一想,她就心安理得地把钱全部收了过来。

    她刚接过钱,萧筱立马把车窗关上,立马开动车子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校门口。

    在车窗关上那一刻,侯诗涵仿佛看到了萧筱胜利的笑容。那个笑容让她不解,明明她已经用计在室友面前悄无声息地抹黑了萧筱。

    她没有把注意力再放在这件事情上,看向旁边的室友,连忙问:“看看她陪了你多少?”

    室友没有回答,把钱交给了她数。

    “香水只花了三百多,萧筱不知道价格,给了六百?算了,剩下的钱就当做给你赔礼道歉了,也是我对不起你,本来高高兴兴的,结果弄成了这样。”她说着,有些肉痛地把钱还给室友,心里暗暗咒骂了萧筱不知道赚钱的辛苦。

    看到她还在为萧筱的行为道歉,室友无奈地摇了摇头,“诗涵,你就是个烂好人,明明都是萧筱的过错,你怎么那么老替她道歉?她又不领你的好意!下回别这样了,我看着都为你不值。”

    侯诗涵摇了摇头,“萧筱她比我小,我让点她是应该的,再说了,她只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

    说完这话,她突然间觉得手臂奇痒无比,忍不住用手挠了挠,没挠一会,突然间发现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