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4 筱筱是你的女儿

    侯诗涵越挠手臂上的红疹越多,慢慢地,终于发现问题。

    “我怎么觉得我像是过敏了?”

    室友被她的手给吓到了,连忙问:“你有对什么东西过敏吗?”

    “我只记得是一种药物,但我不记得是什么了。不说这个了,你赶紧跟我一起去医院看看。”

    她上一次过敏还是在小时候,现在她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过敏,还是去医院里检查才好。

    当萧筱回到家时,距离中学放学已经过去差不多三个小时。

    家里没有墨少航的身影,索性便拿出平板电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玩着,在她想要去够随身携带的单肩包那手机时时,发现身边空空如也。

    看来她又把东西落在车里了。

    点开平板的社交软件,置顶的聊天联系人是一个叫做大墨孤烟“直”的账号。

    “六哥,一会你回来的时候帮我从车里把我的包拿回来,外面太热我不想动。”

    说完这话,她心安理得地躺在沙发上,边玩平板边吃冰,根本不知道,在她等墨少航回来的短短两个小时里,侯可晴打了几十个电话给她。

    墨少航接到萧筱的消息是在开会前,听到那个小懒猫的声音,硬朗的五官都变得柔和起来。杜薇薇看到他露出这样的神情,就知道是谁给他来了消息。

    安海市这一年里,无人不知墨少航。他回国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已经跻身进入安海市的十大成功人士之一,成为众多女性的国民老公。

    三十岁还没有女朋友的他,成为了大家的前赴后继的对象。墨少航对任何一个女性都是彬彬有礼,绅士风十足,一举一动之间充满了梳理,仿佛没有人能够牵动他的七情六欲,让杜薇薇一度觉得,他无欲无求。

    当杜薇薇看到墨少航从神坛走下来,像个正常人一样会着急地寻找一个人,关心一个人的时候,她才知道,他不是无欲无求,只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只有那么一个人。只是她没有料到,会让墨少航露出那样神情的,会是一个小女生。

    那一刻,刚萌发的爱恋被她亲手掐死在摇篮当中。

    她看着他带着笑意回了消息,迅速恢复到平日里的工作状态,面无表情地走进会议室里。

    今天的会议是一个大单子,案件比较复杂。墨少航一边听着对方叙述一边认真地看着文件,认真的样子把对方的女秘书都吸引了过去。

    他随手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在会议的过程中响了好几次,他用余光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的人名,眉头紧皱,直接把手机反扣。

    侯可晴不死心,一遍又一遍地打,最终对方都看不过去,忍不住问:“墨律师,你的手机一直响,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要找你?”

    墨少航把手机调为静音,抱歉一笑,“只是骚扰电话。”

    说罢,他便就着案件跟对方分析起来,仿佛刚才只会一个小插曲。

    他很清楚的知道,侯可晴会找他,百分之百是有事情要找萧筱,结果找不到人只好找他。

    一想到那个小女人把手机落在车里却懒得去拿,心中的无奈越来越多。

    等会议结束时,距离下班只剩十几分钟。

    出了会议室,墨少航不紧不慢地回拨了侯可晴的号码。

    [少航,筱筱在你哪里吗?]

    电话刚接通,侯可晴开口就问。

    墨少航耐心地回答:“不在。我刚才在开会,你那么着急找我,是不是筱筱出了什么事情?”

    [是涵涵,她过敏住院了,她说她最后接触的是筱筱。]

    “所以你怀疑是筱筱故意让侯诗涵过敏的?”

    [我只是想问问她。]

    对于侯可晴,他最气愤的,是她总是无条件站在侯诗涵那边,觉得萧筱是她的女儿会理解她。

    他拿着手机走向他的办公室,对杜薇薇示意他先回去。他边向律师所外面走去边说:“事情总要了解后才能下结论。阿姨,筱筱是你的女儿,你不应该问我她在哪里。”

    挂断电话,他连忙驱车往家里开去。至于侯诗涵现在是什么情况,他没有兴趣知道。

    把车子在车库里停好,打开他给筱筱买的车子,男士香水味扑鼻而来。

    这款香水气味不是他常用的那一款。

    要么有男性坐过这辆车,要么有新的男性跟萧筱有关联。

    先是有男的向萧筱告白,这会儿就有男士香水,不管是哪一个,墨少航火大到不行。

    他黑着一张脸拿过被萧筱随手放在副驾驶座上的单肩包,起身关好车门直接往客厅走去。

    玩了一下午的萧筱抵不过瞌睡虫,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听到他的开门声,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她爬起来,揉了揉朦胧地睡眼,声音有些沙哑地说:“你回来了呀。”

    看到她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开着空调的客厅里睡觉,连张毛毯都没有盖,板着一张脸训斥她:“都多大的人了,都不知道回房间睡?”

    萧筱冲着他吐了吐舌头,调皮地说:“沙发太舒服,然后就不想动了。”

    墨少航虽然生气她不懂的爱惜自己,却舍不得开口骂她,更舍不得动手。他坐在她的身边,用额头去探她的额头温度,“还好没有发烧。”他说着抓了一下她的手臂,“身体温度有些高,我一会给你煮点东西驱驱寒。”

    “六哥最好了。”萧筱裂开嘴笑着,伸手紧紧地抱了他一下。

    她从他手中拿过单肩包,拿出里面的手机,在看到上面的未接电话,内心隐约猜到了什么,但还是吓得赶紧跑向厨房去问墨少航。

    “我妈给我打了那么多的电话?”

    “她给我也打了电话,事情已经解决了,没事的。”

    在萧筱的印象中,墨少航从来不会骗她,既然他说了没事,那么就真的没事。这么想着,又蹦跶地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

    墨少航看着她的身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她料定他会帮她善后一切事情,料定他不会对她怎么样。只是她什么时候才能好好地回过头看他?

    一想到车内那男士香水味,他拿着勺子的手的力度不由紧握,竟把勺子硬生生地弄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