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5 她住院关我什么事

    被墨少航摸完的勺子柄突然间断掉,尖锐的断节划破他的手指,疼得他连忙松开勺子。

    勺子掉落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把正在客厅里玩手机的萧筱吓了一跳,连忙从沙发上起来往厨房跑去。她站在门口时看到墨少航弯腰捡起勺子,正好注意到他已经流血的手。

    她眉头紧锁,迅速跑上前在他面前蹲下,抓住他的手腕一边检查他的伤口一边问:“怎么弄伤了?”说罢,她用力的按住他还在流血的手,目光扫过被折断的勺子,目光一寒。

    出了多大的事情,他才会那么生气?

    把墨少航拉到沙发上,踩着拖鞋噌噌地跑去找医用箱,然后又屁颠屁颠地跑回来,蹲在他的面前给他处理伤口。

    她小心翼翼地清洗伤口,结果在包扎上完全暴露了她技法有多糟糕。

    墨少航看着他被包得像是个面包的手指,抛开脑海中所有的杂念,无奈地说:“我来处理就好了。”

    他的手伤得不是很深,也不大,用个创可贴就行。

    看到他的手上最后只贴了个创可贴,萧筱尴尬地蹲坐在地毯上,抬头看着他,委屈地问:“我是不是特别没用?连个伤口都不会处理。”

    “这种事情慢慢来,何况你还小。”身边还有我。

    后面的话他没敢说出口,伸手把她从地毯上拉起来。

    萧筱挣脱他的手,郁闷地坐在沙发上,跟他保持着距离,“我已经二十一了,不是之前的那个哭着鼻子喊六哥的小孩子。”

    “对对对。”他宠溺地说,伸手捏了捏她肉嘟嘟的脸,“二十一岁的你不哭着鼻子叫我六哥了,改成哭丧着脸叫我六哥。”

    看着他那么自然地说着这些话,萧筱的内心倍感失落。

    果然还是把她当做当年的小妹妹,而不是当做一个女人,既然如此,他们现在的关系算是什么?关系好到可以滚到床上的发小吗?

    迅速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她抬起头,“我去厨房看看东西煮好没有。”

    她起身准备跑向厨房,却被墨少航一把抓住了手。

    “我关火了,里面没有煮东西。”

    她站在原地,不知道她是继续往厨房走去还是往留在这里,坐回沙发上。

    看到她僵在那里没有任何下文,墨少航嘴唇微启,“侯诗涵过敏住院了。”

    听到这话的她猛地回过头,不敢置信地问:“你说什么?”估计觉得自己的反应太过激动,她赶紧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故作镇定地说:“她住院了关我什么事情?”

    “嗯,所以我跟阿姨说,这件事情跟你无关。”墨少航淡然地说。

    萧筱回想起她今天把钱交给侯诗涵的室友前做的小动作,再到侯可晴给她打了那么多电话以及墨少航告诉她侯诗涵住院了,她担心她的小动作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她重新坐回沙发,凑进墨少航身边,小心翼翼地问:“侯诗涵怎么会过敏?我不记得她有过敏史。”

    “药物过敏。”

    墨少航说完,双眼直盯着萧筱,把她的微表情一收眼底。他板着一张脸,严肃地问:“你是不是做了什么?”

    他的样子让萧筱感到恐惧,支支吾吾了好一会,终于把事情给说了出来。

    “所以,你把你正在用的药涂在了钱上面,就是想让她们拿的时候感到不舒服?”

    墨少航不敢置信地问完这话,对萧筱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她本来就是个孩子,在受到那样的对待,没有点小动作,说出来都不像是她该有的性子。

    “你是真的不知道她有过敏史?”墨少航再次询问。

    萧筱把头点得想小鸡啄米样,无比肯定地说:“我真的不知道,要是我知道的话,我肯定不会那么做。”

    她不知道过敏的感受,但她见过班上有人因为过敏住院,那惨状她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恐怖。她跟侯诗涵是对头没错,但没有严重到要对侯诗涵的性命出手的程度。

    “不知道就好办。”

    侯诗涵会过敏,是因为萧筱最近使用的药正巧含有她过敏的药物。

    “侯诗涵要不要紧?”她继续问。

    “想知道她要不要紧,去医院看就知道了。阿姨找不到你,没有从你嘴中得到说法,她不会对你的怀疑。”墨少航简单地提醒着她,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等着。

    萧筱以为自己听错了,把他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什么叫做对我的怀疑?怀疑我估计针对侯诗涵?次奥,到底谁才是她的亲生女儿?”

    情急之下,萧筱说了一句粗口话,等她反应过来时,墨少航已经一脸不悦地看着她。

    她的屁股往后挪了挪,尴尬地笑了笑,“那个……六哥,我……我一激动,嘴巴就不太管得住。”

    “把手伸出来!”墨少航不容置疑地说。

    她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可不可以不伸?”

    墨少航看了她一眼,厉声说:“等会你一个人去医院。”

    这话刚落,萧筱立马把手伸出去。“啪”地一声,她的掌心火辣辣地痛。她就知道,墨少航就是上天派来整治她的,她永远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萧筱以为,侯诗涵的情况会特别严重,当她跟在墨少航身后出现在病房里看到侯诗涵后,才知道她把事情想严重了。

    侯诗涵的手上起了不少红疹,因为她胡乱取闹,竟然抓出了不少血,才会引起侯可晴过激的反应。

    病房里除了侯可晴,还有老爷子也在。

    萧筱跟在墨少航的身后走上前,最后躲在了老爷子的身后。

    侯可晴看到她出现,立马问:“筱筱,涵涵说她过敏前最后接触的人就是你。”

    她的话说得让在场的人皆大吃一惊,唯独侯诗涵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挤着眼泪。

    有墨少航和老爷子撑腰,萧筱挺直腰杆,大声地回应:“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她最后接触的人不是我,是她的室友。今天她们要去市中心,我送了她们一程,我的好心没被你肯定,倒是让你觉得我针对她了。”

    “我室友的为人我信得过,大一到现在我们的关系都很好,她不会那么做。”侯诗涵为她的室友开脱,那无比坚定的眼神配上她虚弱的样子,让侯可晴心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