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6 如此作秀给谁看

    侯可晴坐到病床边搂过侯诗涵,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不哭啊,姑姑会给你做主的。”

    萧筱冷眼看着她们,只觉得特别碍眼。

    如此作秀,做给谁看呢!

    她感到窝火,嘲讽一笑,问:“妈妈宁愿相信一个侯诗涵认识了三年的大学室友,也不相信我这个亲生女儿?”

    侯可晴尴尬地坐在病床上,对上她的眼神时有些躲闪。她把视线落在了老爷子的身上,希望他能说一说萧筱,她说话越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了。

    老爷子像是没有看到她的眼神,把视线落在侯诗涵的身上,不怒自威地问:“诗涵,你来说一说,到底是什么情况?”

    迫于老爷子的威严,侯诗涵不敢在他的面前乱来,只能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今天室友男朋友的生日,我陪她去市中心选礼物。因为公交车挤不上就麻烦筱筱送了我们一趟。回来的时候因为筱筱突然间刹车,室友买给她男朋友的香水全部洒了处理。那瓶香水的价格不到三百块,但筱筱却给了室友六百块作为赔偿,而我就是在拿过钱的时候,手突然间痒了起来。”

    侯可晴皱着眉头,厉声训斥萧筱:“筱筱,你从哪里学来的坏毛病?弄坏了东西要赔偿是天经地义,但谁教你乱赔偿的?”

    在旁边一直没有开口的墨少航终于张开了嘴巴:“是我教的。”

    还想继续训斥萧筱的侯可晴顿时语塞,尴尬得不知所措。

    “因为我从小就告诉她,不管是贵重还是普通的东西,坏一赔二,必须自己承担她的错误。”墨少航在旁边简单的解释,“我不知道我的教育会跟您的教育相违背。”

    老爷子淡然地看着这一切,“少航的教育挺好,胤辉跟你都忙着事业没有什么时间陪筱筱,她的生活重心都围绕着少航。可晴,说句不少听的,我陪筱筱的时间比你陪她的时间都要多。”

    有些话说再多就时而其反了。

    侯可晴露出欣慰的笑容,柔声说:“爸,谢谢你能理解。”说罢,她看向墨少航,感激地说:“萧筱这些年麻烦你照顾了。”

    她说完漂亮话,最终把视线落在萧筱身上,眼中满是母亲的慈爱,“既然事情说开了,是误会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翻篇了吧。”

    老爷子和墨少航的态度就是不想再继续这件事情,她是明眼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病床上的侯诗涵看到连最宠爱她的姑姑都没有办法给她讨回一个公道,顿时急红了眼。她一把抓住准备起身离开的侯可晴,着急地说:“姑姑,我是再拿了萧筱的钱就开始手痒,最后住院的。”

    萧筱开车离开时对她扬起的那个笑容,分明就是有预谋让她进医院的!

    “这件事情我问过筱筱了,她的手受了点伤,医生给她开了药让她涂,那种药里有诗涵过敏的成分,筱筱在涂药后把钱交给室友,钱自然沾上了药物。”

    侯可晴一听,结果问题还是处在萧筱的身上,不悦地说:“这医生开的是什么药?不知道有人过敏吗?”

    对于她的态度和言语,墨少航内心极其不爽,又不能发作出来,只能客气地说:“过敏的人是诗涵,不是筱筱,医生自然不会因为她让筱筱选另外一种药。何况连诗涵都不知道她对药物过敏,阿姨你同样不记得,又怎么可以把事情归根到筱筱的身上呢?”

    “你现在是在埋怨我误会了筱筱?”自己家的事情被一个外人那么说,侯可晴只觉得威严收到了侵犯,何况还是被一个晚辈那么说。

    本以为她这么问,墨少航会因为她是长辈而否认,没想到他倒是挺直腰杆,无比肯定地回了句:“是的。”

    “你!”

    一时间,她竟然被堵得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她气急,直接问:“我是她妈妈,难道我还不了解她吗?”

    墨少航礼貌地笑了笑,“那么你了解她的手为什么会受伤吗?”

    老爷子看着他们就要吵起来,拄着拐杖的手紧了紧,用力地敲击了几下地面。

    “这是在医院呢。”他的声音十分洪亮,开口时把病床上的侯诗涵吓了一跳,赶紧缩着身子藏在侯可晴的身后。

    在这个家里,她最怕的就是老爷子,其次就是她的姑丈萧胤辉。

    “姑姑,爷爷好可怕。”她缩在侯可晴的身后,小声地说着。

    侯可晴安慰了她一下,看向老爷子,赔笑说:“爸,你吓到涵涵了。”

    本来还想点一下她的老爷子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出来,拿着拐杖又敲了一下地面,吹胡子瞪眼地说:“行了行了,我回去好了。”

    他转过头向萧筱说:“丫头,咱们回去。没病的人在医院里待久了会晦气。”

    萧筱一听,连忙上前扶住他,“好的爷爷。”

    墨少航在离开前为侯可晴微微鞠躬,嘴角保持着上扬,疏远地说:“阿姨,明天我再送筱筱过来看望诗涵。您早点休息,我们先走了。”

    走廊里,萧筱不紧不慢地跟在老爷子的身后,不时地跟墨少航无声的交谈着。

    “筱筱呀。”

    老爷子突然间开口叫住她,她连忙上前一木,扶着老爷子的手,亲昵地问:“爷爷,我在这里呢,叫我有事吗?”

    “你真的没有对诗涵那丫头动手脚?”

    这丫头在墨少航面前不敢乱来,其他时候就说不准了,不能怪他有怀疑的态度。

    萧筱当然知道他对她知根知底,当下背对着墨少航,用眼神告诉老爷子,不要说太多,否则她会死得很惨。

    在小院里时常被人称作是小魔女,真以为他不知道?他悠悠地看一眼墨少航,就看到她一脸紧张的神情。

    只见她快速的摆了摆手,用无比真诚的语气,说:“绝对没有?我哪里知道她会过敏!”

    她要是知道侯诗涵对药物过敏,打死她都不会那么做。

    一想到侯可晴在病房里那么照顾侯诗涵,那么无条件地站在她那边,她就觉得她的存在就是一个笑话。

    “没有就好,爷爷也不相信你会那么做。”

    他萧家的人,他心里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