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510章

    第1643章士兵是有限的

    诸葛亮不肯说出他的法子,周瑜倒也没有追问:“既然孔明不肯说,我也不强问,只希望不要耽误了大事才好。”

    “大都督放心,我愿立下军令状,如果三日之后不能送来十万箭矢,我将献上项上人头!”

    “好!”周瑜拍案说道:“要的就是孔明如此豪气,稍后我让鲁子敬去你住处。”

    离开周瑜营房,诸葛亮回到住处没过一会,鲁肃就前来拜访。

    得知鲁肃来了,诸葛亮连忙把他迎进屋里。

    “大都督说孔明答应三天内造出十万箭矢。”鲁肃问道:“不知有没有这件事?”

    “有!”诸葛亮坦然回道。

    “孔明是不是打算从玄德公那里取十万箭矢?”鲁肃问道。

    “当然不是。”诸葛亮说道:“别说我家主公没有那么多箭矢,即便是有,也得留给将士用,怎么可能送给大都督?”

    “既然不是从玄德公那里取,难不成真的要造?”鲁肃说道:“制作箭矢,一个工匠一天不过百支。孔明打算动用多少工匠?”

    “一个也不要。”诸葛亮笑着摆了摆手。

    “不要工匠,也不是从玄德公那里取,从哪得来这么多箭矢?”鲁肃问道。

    “江岸对面曹军已经驻扎。”诸葛亮说道:“向他们借一些就是。”

    “向曹军借?”鲁肃一脸茫然的看着诸葛亮:“两军交战,他们岂肯借箭矢给孔明。”

    “子敬手中有没有小船?”诸葛亮突然问道。

    “倒是有一些。”鲁肃问道:“孔明打算做什么?”

    “请子敬在每艘小船上扎起二十个草人。”诸葛亮说道:“共计准备一百艘小船就好。”

    “孔明这是要……”还是没明白诸葛亮要做什么,鲁肃诧异的问道。

    “子敬不用多问。”诸葛亮说道:“你也不要告知大都督,他要是知道,必定明白我打算做什么。先瞒着他,等我们得到十万支箭矢回来,再把经过和他说了。”

    “不知孔明什么时候要?”鲁肃问道。

    诸葛亮回道:“今晚放在江边,明天黎明前要用。”

    “我这就去准备。”鲁肃起身告退。

    诸葛亮让鲁肃准备草船,已经率军来到长江边上的曹铄正在巡查江岸。

    一架架投石车在岸边一字排开。

    站在一架投石车旁边,曹铄向操控的兵士问道:“凭你的经验,我军投石车能不能砸到对岸?”

    “回禀公子。”兵士回道:“投石车还是能够砸到对岸,只是……”

    “只是什么?”曹铄问道。

    “江风不大才行。”兵士说道:“如果江风太大,石块在半道被吹偏,就不一定能够打中了。”

    “你做了多久投石兵?”曹铄又问道。

    “自从公子建造投石车,我就在做。”兵士回道。

    曹铄点了点头,指着江岸对面:“做了这么久投石兵,你应该懂得,投石车可以调整角度。看见对岸的江东军防线没有?一旦我下了命令,给我狠狠的轰。”

    “公子放心,石头什么的早就准备好了,只等命令下达。”兵士应道。

    陪着曹铄继续向前巡查,庞统向曹铄问道:“公子,一两百架投石车沿岸部署,这是要在江东的岸边盖房子?”

    “不是盖房子,而是要拆他们的房子。”曹铄笑着问道:“士元认为在战斗中,将士们应该在什么时候发起冲锋?”

    “我觉着应该在敌军势弱我军势强的时候。”庞统回道。

    “怎样才能让敌军势弱?”曹铄又问道。

    “谋略。”庞统说道:“运用谋略,使得敌军军心涣散。”

    “那太麻烦了。”曹铄说道:“有个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敌军还看不到我军的时候,用远程武器狠狠的揍他们。双方都有弓箭,所以弓箭算不上是远程。真正能用上的,恰恰是这些投石车。”

    曹铄没说这些之前,庞统已经明白他的意图。

    他只不过是觉着弄了一两百架投石车摆放在这里,确实是有些太招摇也太没什么必要了。

    “真正会打仗的统帅,要考虑的是士兵的性命。”曹铄说道:“无论军中有多少将士,人的数量总是有限的。战场上死了一个,我们就会少一个兵士。所以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让敌军多死人,而我军最好一个不死。”

    “上了战场终究是要死人的。”庞统说道:“公子的心意我是明白……”

    “你还不是太明白。”轻轻拍了一下庞统的肩膀,曹铄说道:“士兵是有限的,石头却是无限的。从投石车全部装配齐全的那一刻起,我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向对岸不断的投放巨石,把他们的防线打垮打残。”

    转身走到江边,望着对岸江东水军的水寨,曹铄说道:“与敌军厮杀,我们要认识到自家的长处,同时也得清楚敌军的长处。江东水军这些年比荆州水军操练勤奋,他们每次攻打荆州都是由水军大头阵。如果我们用水军和他们硬碰硬,吃亏的必定会是我们。”

    “公子是不是打算……”望着对岸的江东水军,庞统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摆列在岸边的投石车。

    “还是士元懂我。”曹铄咧嘴一笑说道:“战船都是木头制成,巨石落到战船上,即便没能给轰碎了,至少也是把它们给打废了。只要江东沿岸布防被摧毁又没了水军,我们曹家大军就可以长驱直入,直捣吴郡。”

    “江东孙家招惹了公子这样的对手,恐怕会成为他们的噩梦。”望着对岸,庞统说道:“公子亲征,其实我们这些幕僚跟着,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

    “胡说。”曹铄说道:“等到攻破江东,我还打算整顿军制,你们几个在外面的日子也是够久了,该回寿春做更大的官了。”

    “公子打算改变军制?”庞统问道:“不知要怎么改?”

    “如今的将军领兵弊端很多。”曹铄说道:“最好的办法是在每支大军中成立一个参谋本部,从将军领兵转为参谋本部制,行军打仗也能随机应变及时作出策略上的调整。”

    第1644章草船借箭

    曹铄率军在长江北岸驻扎,江东军则在南岸与他们对峙。

    诸葛亮请鲁肃为他准备的小船当天晚上就送到了长江边上。

    他以为能瞒得住周瑜,可小船才准备没多久,周泰就把消息送到了周瑜面前。

    听说鲁肃准备了不少扎着草人的小船,周瑜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

    “大都督笑什么?”周泰茫然不解的向他问道。

    “我笑诸葛孔明,还在我面前夸下海口。”周瑜对周泰说道:“派人密切留意他们,不要有任何骚扰。我倒要看看诸葛孔明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我到现在都没明白他想做什么。”周泰一脸懵逼的说道:“难不成他还想着用草人进攻曹家?”

    “不用多问。”周瑜笑着摆了下手,对周泰说道:“你只要看着就好。”

    夜晚悄然渡过,临近黎明天色越发黑暗,江面上黑黢黢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诸葛亮在两名卫士的陪同下来到江边。

    黑暗中,鲁肃听见脚步声,问了一句:“来的可是孔明?”

    “正是。”诸葛亮问道:“小船都准备好了?”

    “都准备好了。”鲁肃说道:“共计二百艘,每艘船上二十个草人。”

    循着声音,诸葛亮来到鲁肃面前。

    鲁肃问道:“孔明要这些船做什么?”

    诸葛亮神神秘秘的说道:“子敬跟我来自然会明白。”

    俩人上了船,鲁肃一声令下,二百艘小船往长江南岸行去。

    “离江岸还有多远?”走了一会,诸葛亮向撑船的兵士问道。

    “应该不远了。”兵士回道:“顶多只有半射之地。”

    “停下来。”诸葛亮吩咐道。

    “传令,停下来。”鲁肃随后下达了命令。

    黑黢黢的船舱里,他看不到诸葛亮的模样,却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鲁肃问道:“孔明究竟打算做什么?”

    “子敬不要急,过会就知道了。”诸葛亮很有把握的说道:“传令下去,擂起战鼓,让对岸以为我们将要发起进攻。”

    擂鼓的命令下达,江面上立刻传出震天的战鼓声。

    负责巡夜的曹军将领正是夏侯惇。

    听见江面传来战鼓声,他吃了一惊,连忙向兵士喊道:“去请公子!”

    兵士举着火把,飞快的跑向曹铄的帅帐。

    没跑多远,他就看见迎面过来数十支火把。

    快到跟前,他看清走在这群人前面的正是曹铄。

    “怎么回事?”没等兵士说话,曹铄已是先一步开口询问。

    “回禀公子。”兵士说道:“江面上突然传来战鼓声,由于太黑,我们根本看不清究竟有多少敌军。夏侯将军让我来请公子。”

    江面上的战鼓很响,已经把曹军将士多半惊醒,很多人从帐篷里跑出,眺望着传来鼓声的方向。

    可黎明前的黑暗却给了诸葛亮等人最好的掩护,根本没人看得清究竟发生了什么。

    曹铄加快脚步跑向夏侯惇驻扎的地方。

    他到跟前,夏侯惇迎了上来:“公子,敌军好似要发起进攻。”

    “将军有没有做出应对?”曹铄问道。

    “我已传令弓箭手,让他们准备箭矢。”夏侯惇说道:“不管敌军有多少人,这黑黢黢的天,多射些箭矢也是有必要的。”

    “将军说的没错。”曹铄说道:“不过我军只是射出箭矢还不能看清敌军究竟来了多少人。”

    “箭矢上点火,有多少射多少。”曹铄吩咐道:“把江面给我映的像白昼一样。”

    “我明白了!”夏侯惇随后向将士们下令:“所有箭矢都点上火,给我往传来战鼓声的地方射过去。”

    曹军弓箭手纷纷在箭矢上缠裹麻布,并用油料浸泡。

    小船里,诸葛亮看见江岸边上突然多出好多火焰,他向鲁肃问了一句:“子敬,你会不会游泳?”

    “会是会一些。”鲁肃问道:“孔明问这个做什么?”

    “会游泳我就放心了。”诸葛亮说道:“我俩还是趁早下水走吧。”

    说着,他一头扎进了冰冷的江水里。

    鲁肃还坐在穿上发愣,没闹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岸边飞来无数点着火苗的箭矢。

    箭矢遮天蔽日,火光链接成片,居然把半边夜空都给映亮了。

    当火箭射到船上的时候,鲁肃才反应过来诸葛亮为什么问他会不会游泳。

    满船的草人遇见明火哪有不着的道理。

    无数箭矢落在船上,船只瞬间点燃,江面上顿时成了一片火海。

    不敢稍有迟疑,鲁肃一头扎进水里,潜游着往南岸逃去。

    长江南岸,周瑜望着江面上的火海,摇头说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大都督,这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周泰向周瑜问道。

    “看见江面上的大火没有?”周瑜说道:“诸葛孔明耍了个小计谋,以为曹子熔会上当,可他哪知道,曹子熔狡诈如鬼,半夜三更发起进攻,他岂有不射出火箭的道理?诸葛孔明咎由自取,只是可怜了子敬……”

    望着正燃烧的烈火,周瑜慨然叹息。

    过了不知多久,一个兵士飞快的跑到他面前:“启禀大都督,刚才在岸边发现了鲁公。”

    “他怎么样了?”周瑜问道。

    “没有受伤,只是吃了惊讶,喝了不少江水。”兵士回道。

    “快带我过去。”周瑜向兵士吩咐道。

    兵士应了,领着周瑜等人往江边跑去。

    被兵士们拖上岸,鲁肃吐了几口水,有些混混沌沌的正在地上坐着。

    周瑜快跑到他身旁,弯下腰关切的问道:“子敬怎样?”

    “大都督!”鲁肃给周瑜行了个拱手礼,羞恼的叹了一声说道:“可别再提这件事了,诸葛孔明让我准备小船与他一同去向曹军借箭,没想到,曹军箭虽然是射来了,却都是点燃了的火箭。两百艘小船葬身江底,幸亏我懂得一些水性,否则这次可是没了性命回见大都督。”

    “只不过是出了丁点偏差。”周瑜劝道:“子敬不用放在心上。”

    他随后向鲁肃问道:“不知诸葛孔明哪里去了?”

    “岸边才点火,他就跳水跑了。”鲁肃说道:“此人也太不仗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