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511章

    第1647章童谣就是预言

    酒宴中,曹操不停的劝众人喝酒。

    没有多久,他就有了些醉意。

    站了起来,曹操拔出长剑。

    他先是醉眼朦胧的环指着众人,随后剑花一挽当众舞起剑来。

    舞剑的同时,他还放声高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曹操当众舞剑吟诗,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到他的脸上。

    当他念道“乌鹊南飞、绕树三匝”的时候,有个人眉头微微皱了皱。

    此人姓刘名馥,字元颖,原先曾做过扬州刺史,曹铄接任扬州刺史的时候,他才换了别的官职。

    如今曹铄把扬州交给庞统打理,他更没有机会涉足其中。

    念完这首《短歌行》,曹操环顾众人问道:“我这一首念的如何?”

    众人交口称赞,唯有刘馥站了起来,抱拳躬身向曹操行礼说道:“曹公刚才诗句中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乍一听好似不妥,可我细细思量,却发现此句是无上精妙。”

    已有醉意的曹操哈哈一笑,向刘馥问道:“哪里不妥,又为什么精妙?”

    “乌鹊也就是乌鸦,是为不祥之鸟。”刘馥说道:“曹公在诗句中用了此鸟,可谓不妥。”

    他这么一说,曹操的脸色瞬间有些难看。

    然而刘馥接下来又说道:“细细思量,曹公说的乌鹊可是在江东头上飞来飞去,正是应了公子攻破江东水军,日后大破孙家。以不吉之鸟,宣扬大吉之事,难道不是精妙非常?”

    曹操愣了一下,随后大笑着说道:“元颖所言甚合我意,等到子熔攻破江东,让他给你寻个好差事,强过做那有名无实的刺史。”

    “多谢曹公。”刘馥连忙躬身道谢。

    如果曹铄此时在这里,必定会为刘馥捏一把冷汗。

    依着正常的发展,刘馥应该是为了这首《短歌行》被曹操砍掉了脑袋。

    可不知为什么,他此时不仅没有激怒曹操,反倒还因为马屁拍的恰到好处,令曹操心怀大畅。

    与曹操言情宾客的同时,曹铄坐在帅帐中,正凑着油灯看他在小村捡到的丝绢。

    丝绢上的字清新脱俗,每一笔都刚劲有力,必定不是寻常人能写得出来。

    正看着,帐外传来司马懿的声音:“公子睡下没有?”

    “还没。”曹铄回了一句,把丝绢放在桌上。

    进了帅帐,司马懿和曹铄见了礼。

    曹铄问道:“仲达这么晚了还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要紧事?”

    “正是。”司马懿回道:“我来这里,是想询问公子,什么时候向江东发起进攻?”

    “难道仲达也认为到了该进攻的时候?”曹铄问道。

    “不是。”司马懿说道:“我要说的正是请公子不要急于渡江,先在此处和江东耗着,每天用巨石砸他们的防线,过些日子再进攻不迟。”

    “虽然你的想法和我一样,我倒是想听听你的见解。”曹铄问道:“仲达为什么认为现在还不是进攻江东的时候?”

    “江东孙家经营数年,如今地方富裕,随时都能调拨战船过来。”司马懿说道:“公子此时贸然进攻,一旦江东战船赶到,我军必定折损巨大。我正是担心向公子请战的人太多,所以特地前来进言。”

    “请战的确实不少,就连子文也找过我。”曹铄说道:“击破江东水军,我军士气如虹,依着兵法,正是该进攻的时候。然而众人却没我和仲达见的那样长远,此时进攻确实不是时候。”

    他拿起桌上的丝绢,对司马懿说道:“你来的正好,前些日子我在江东的一个村子里见到个黑影,派人四处搜寻没能找到,却寻见了这东西。上面写着两句话,我怎么都看不明白。仲达来给我解解惑。”

    展开丝绢,司马懿看见上面果然写着两句话——草日曲,天外音。金生乐,社稷平。

    看到这两句话,司马懿顿时愕然,连忙向曹铄问道:“公子果真没有找到丢下此物的人?”

    “没有。”曹铄说道:“怪就怪在这里,我身边卫士个个都是沙场上的猛士,搜寻个人对他们来说并不困难,可他们却偏偏没有找到。更奇怪的是村子里也没人见过这东西,更没人见过我所看到的黑影。”

    “这是一首童谣。”司马懿说道:“童谣向来都有预示的意思,这首童谣可是预示着公子将来能得天下,并且取代汉家朝廷。”

    曹铄并不相信这种话,他眉头一皱,向司马懿问道:“仲达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童谣的意思?”

    “草日曲就是一个曹字。”司马懿说道:“金生乐,则是公子的名讳。”

    他这么一解释,曹铄细细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

    “社稷平,当然是说公子能够平定天下。”司马懿接着说道:“真让我不明白的恰恰是天外音这三个字。”

    “这三个字怎么了?”曹铄问道。

    “天外,无非是说苍天之外。”司马懿皱着眉头说道:“这句话的意思是公子并不属于这里……”

    说到这,司马懿笑着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公子是曹家长公子,不属于这里还能属于哪。”

    “那是。”曹铄咧嘴一笑说道:“或许这东西就是有人恶意为之,想从中得到什么好处也说不定。”

    “公子说的是。”司马懿应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曹铄心里却在犯嘀咕。

    司马懿不懂的这句话,他当然完全明白。

    他本来就不属于这个时代,是莫名其妙不知被什么力量给拉过来的。

    如果单纯是个童谣,而没有这句话,曹铄还真会认为童谣只是有人胡乱编造。

    可偏偏他确实不属于这个时代,而童谣里又有一句话直接点明了这些,就由不得他不怀疑这首童谣确实是预示着什么。

    “东西先放我这里。”曹铄对司马懿说道:“攻破江东以后我会让人去查,一旦查出是谁和我捣乱,我必定不会饶他。”

    “天色已晚,我不耽误公子歇息。”司马懿抱拳躬身向曹铄告退。

    第1648章不能让姐妹被祸害了

    司马懿正要离去,曹铄又把他叫住。

    “公子还有什么吩咐?”司马懿问道。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曹铄说道:“早年我曾为你撮合的婚事,你还记得不记得?”

    “记得。”司马懿问道:“公子怎么突然想起提这个。”

    “如今我家妹子也已长大成人。”曹铄说道:“攻破江东返回寿春之后,我就会向父亲提起把她嫁给你。”

    “我还以为公子都忘记了。”司马懿咧嘴一笑,对曹铄说道:“当年公子还曾答应郭奉孝,攻破荆州之后把蔡夫人给他。”

    “有这事?”曹铄一愣。

    “看来公子真的忘了。”司马懿说道:“等到公子返回寿春,对郭奉孝总得有个交代。”

    捏着下巴,曹铄说道:“郭奉孝人称鬼才,蔡夫人虽然有些本事,可她毕竟是别人的夫人。父亲喜欢,可我却觉着给了奉孝,他不一定能欢喜的起来。”

    “公子说的没错。”司马懿说道:“如果公子不便于郭奉孝解释,我会代劳。”

    “嗯。”曹铄说道:“你去解释一下,就说我会为他物色合适的夫人。蔡夫人这件事,还真是我的过错。”

    “如果公子没别的事,我先告退了。”司马懿抱拳说道。

    “你先去吧。”曹铄摆了摆手。

    司马懿离去之后,曹铄向帐外喊道:“来人。”

    守在帐外的一名卫士走了进来,向曹铄问道:“敢问公子有什么吩咐?”

    “去把荀公达请来,就说我有要紧事和他商量。”曹铄吩咐道。

    卫士退下后,曹铄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容。

    司马懿的婚事他当然不会忘记,答应把蔡夫人送给郭嘉也确实记得。

    送蔡夫人给曹操的时候,他是思量再三。

    蔡夫人不是个寻常的女人,郭嘉虽然聪明,可他却没有曹操特有的英雄气概。

    曹操能够镇得住她,郭嘉可就不一定了。

    撮合这门亲事,对郭嘉来说无疑不是一件好事……

    既然擅自做了主,曹铄当然要解决这件事情。

    最好的法子,就是让他手下的这些人,都和曹家沾上亲戚。

    好在曹操生养的女儿多,嫁出去几个,既笼络了人心,也能让曹操安心。

    没过一会,荀攸来到。

    他进了帅帐,曹铄连忙站起,满面笑容的说道:“公达来了。”

    “公子这么晚叫我过来,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荀攸问道。

    “说要紧也不是很要紧。”曹铄说道:“我打算给我家几位姐妹保个媒,可我是她们兄长或者兄弟,总不能为自家姐妹保媒。”

    “公子怎么突然想起这出?”荀彧诧异的问道。

    “我手下几位幕僚和将军,公达也都认得。”曹铄说道:“他们虽然有妾室,却都还没有正妻,作为主公总不能不为他们着想。而且曹家女儿,很多时候都是为了维系曹家的权势而生。我不想让我的姐妹被当成货品一样送人,只想让她们过的安稳、过的开心,所以我选定了几门亲事,不知公达肯不肯帮我。”

    “小姐嫁娶,还都是曹公说了算。”荀攸说道:“我又能帮公子什么?”

    “公达当然能帮我。”曹铄说道:“攻破江东之后,趁着父亲返回邺城心情好的时候,公达代我替麾下几位将军向父亲提亲。将军们立有战功,又怎么可能不会答应?”

    “不知公子打算把哪几位小姐嫁出去?”荀攸问道。

    “曹宪、曹节、曹华三人,分别嫁给子龙、叔至和奉孝。”曹铄说道。

    “郭奉孝什么时候成了公子的人?”荀攸笑道:“难不成公子没打算让他再回到曹公身边?”

    “不是不让他回去。”曹铄苦着脸说道:“郭奉孝身子欠安,我一直在请华佗、张仲景两位先生帮他调养。一旦调养好了,他当然是要去父亲身边……”

    “公子说这些,别人或许会信,我会信吗?”荀攸微微一笑,向曹铄问道:“公子怎么偏偏看上了这三位小姐?”

    曹铄当然不会说吧她们三个留在邺城,早晚会被曹操送给刘协那个傀儡皇帝糟践,还不如让她们嫁给猛士名将,至少不用为了稳住那个心有不甘却又没能力重振江山的废渣皇帝而耗费了大好年华。

    刘协对曹家早就心生不满,曹家的女儿嫁给他,还能有好日子过?

    趁着曹操还没产生这样的念头,赶紧把她们给嫁出去,反倒是帮了她们大忙。

    荀攸点了点头,对曹铄说道:“公子有心,这件事我会去和曹公说。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见他面露迟疑,曹铄连忙问道。

    “只不过公子这次讨伐江东,是非胜不可。”荀攸说道:“假如没能攻破江东,这几桩婚事可是难成。”

    “为了自家姐妹和我麾下将军,我当然会击破江东。”曹铄说道:“江东孙家在我眼中已经是曹家附属,公达完全不用多虑。”

    “既然公子有信心攻破江东,这几桩婚事我愿代劳。”荀攸抱拳向曹铄拱了拱。

    曹铄咧嘴一笑,对他说道:“公达要是帮了我这场大忙,将来到寿春,我必定好生招待。”

    “我还是谨慎些去寿春。”荀攸嘿嘿一笑:“万一到了寿春城,我也和奉孝一样需要调理,岂不是麻烦了华佗和张仲景两位先生。”

    曹铄顿时满头黑线。

    他还真想过将来找个机会,把荀攸也给留在寿春。

    可眼前这货偏偏不肯上当……

    去都不肯去寿春,怎么把荀攸也给弄到身边,可得要费一些工夫了。

    “天色不早,公子还是早些歇着吧。”荀攸躬身一礼:“我先告退。”

    亲自把荀攸送到帅帐外,曹铄还不忘交代了一句:“荀公可千万不要忘记了要紧事。”

    曹铄攻破了江东水寨,此后的一段时间,曹家将士每天都会向对岸倾泻上千块巨石。

    附近山上的石块被将士们开采了不少,甚至有些山坡从昔日植被林立变得光秃秃一片很是难看。

    连日挨打却根本无力还手,周瑜此时也是心焦如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