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512章

    第1654章铁索连船

    诸葛瑾见到诸葛均之后的五六天。

    赤壁驻扎的曹军军营来了个人。

    此人正是梳洗干净的诸葛均。

    为了救他,诸葛瑾毒杀了几个擒住他的平民,又给他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交代了来见曹铄的意图。

    起初诸葛均也不肯来,可他的命是诸葛瑾救的,而且诸葛瑾又是他的长兄。

    无奈之下,他只能硬着头皮来见曹铄。

    坐在江边,曹铄望着对岸,向站在不远处的诸葛均问道:“你是诸葛孔明的兄弟?”

    “回禀大将军,正是。”诸葛均应道。

    “为什么来见我?”头也没回,曹铄问道。

    “为了加官进爵。”诸葛均说道:“长兄如今在江东,二兄在刘玄德那里。俩人都做了官,只有我还躬耕于乡野……”

    “也就是说你想做官?”曹铄回头看向他。

    “正是。”诸葛均说道:“我愿投效公子,尽心尽力为公子办事。”

    “你觉得我该怎样才能攻破江东?”指着对岸,曹铄向他问道。

    “大将军麾下将士多半都是北方人,不懂得水性。”诸葛均说道:“荆州水军以往又疏于操练,根本不是江东水军的对手……”

    “江东已经没了水军。”曹铄打断了他:“他们的水寨都被我们的投石车给砸没了。”

    曹铄这句话出口,站在一旁的将军和幕僚们发出了一阵笑声。

    诸葛均有些尴尬的说道:“我并不知道江东没了水军……”

    “我真正要解决的,就是北方将士们在船上能不能站稳。”曹铄说道:“立足不稳,过河之后很可能许多将士会适应不来。”

    “我倒有个法子,可以令公子麾下将士稳稳的站在船上。”诸葛均说道。

    “哦?”曹铄像是很诧异的问道:“你有什么法子?”

    “大将军不妨让人用铁链把战船给连在一起。”诸葛均说道:“这样一来,将士们在战船上就可以如履平地。”

    “谁教你的法子?”曹铄嘴角微微一牵,向诸葛均问道。

    诸葛均一愣:“没谁……”

    “没谁?”曹铄眼睛微微眯了眯,语气森冷的说道:“战船用铁链连接起来,一旦周瑜用火攻,我军战船想解开都是不可能。将士们只能葬身火海,好歹毒的计策,你居然敢和我说没谁!”

    “来人!”他向一旁喊道:“把此人拖下去打,直到他招供出是谁出的主意。”

    “大将军,我冤枉!”两名卫士上前,拖着诸葛均就走,他还高声喊叫着冤枉。

    荀攸走到曹铄面前:“公子怎么看出他是为了配合周瑜火攻之计?”

    “这还不简单?”曹铄咧嘴一笑,对他说道:“江东军兵马没有我们多,想要击破我军,唯一的办法就是借助外力。长江之上想要截流根本不可能,那么他们能用什么法子?唯一的法子就是用火。战船连接到一起,看似平坦,实际上却是在找死,一旦江东军用火,我们的战船解都解不开。”

    荀攸恍然:“原来是这么回事。如果公子不说,我还觉着诸葛均出的是条好计策。”

    “公达也有大意的时候。”曹铄笑着说道:“你肯定是认为我军赢定了,根本没必要再怎么提防。”

    “惭愧!”荀攸应了说道:“相比之下还是公子沉稳。”

    等了没多久,押着诸葛均离去的一个卫士跑了回来。

    他向曹铄行了个大礼说道:“启禀公子,诸葛均招供了,是诸葛瑾让他向公子献计。”

    “公子打算怎么对付此人?”荀攸又向曹铄问了一句。

    “送他过江东。”曹铄说道:“我要让周公瑾知道,让我铁索连船根本是不可能的,他最好还是死了这条心。”

    “传令下去,投石车继续轰。”曹铄站了起来,向一旁吩咐道:“把江东沿岸给我轰成乱石场。”

    命令下达,很快曹军的投石车就向对岸投出了无数巨石。

    救下诸葛均,诸葛瑾先一步回到了江东。

    周瑜坐在营房里,听他讲述着营救诸葛均以及安排其去曹铄军中的过程。

    诸葛瑾为人稳重,做事也是十分稳妥。

    听完他的讲述,周瑜说道:“子瑜办事滴水不漏,曹子熔应该不会想到令弟是我们派去。”

    “我和二弟侍奉不同的主公。”诸葛瑾说道:“三弟也可以投效曹家,曹子熔应该不会有所怀疑才是。”

    “我也这么考虑,看来这次是能成事了。”周瑜点着头说道。

    他话才说完,周泰从外面走了进来。

    向周瑜见了礼,周泰说道:“大都督,江边刚才传来消息,曹军投石车又发起进攻了。”

    “这还用说?”周瑜说道:“我在这里都能听见声响。”

    “除此之外,他们还避开巨石轰击的地方送过来一个人。”看了诸葛瑾一眼,周泰说道。

    “送来一个人?”周瑜诧异的问道:“什么人?”

    “是子瑜公之弟诸葛均。”周泰说道:“人送来的时候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送他渡江的曹军还带来了曹子熔的书信。”

    说着,周泰从怀里摸出一封书信,双手捧着递到周瑜面前。

    接过书信,周瑜拆开浏览。

    看了没几行,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好个曹子熔,居然敢如此对我。”猛的把书信拍在桌上,周瑜脸色铁青咬着牙说道。

    “公瑾何故动怒?”听说诸葛均被曹军送过江,诸葛瑾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有见周瑜动怒,他连忙问道。

    “子瑜自己看吧。”周瑜把书信递给了诸葛瑾。

    接过书信,诸葛瑾匆匆浏览。

    看完书信,他愕然说道:“曹子熔果然是个难对付的,公瑾如此妙计,居然都能被他看穿。”

    “被他看穿倒没什么。”周瑜说道:“只是曹军不肯铁索连船,我们放火,效用就会少了多半。”

    “公瑾怎么打算?”诸葛瑾问道。

    “还能怎么打算?”周瑜说道:“如今只能看黄老将军的了。”

    “最近吹的可都是北风。”诸葛瑾说道:“放火可别把我们的沿岸给烧了。”

    第1655章火攻

    周瑜企图设计让曹铄把战船衔接起来,被曹铄看穿。

    身在襄阳的曹操几乎每天都能得到从赤壁沿岸送来的最新战报。

    坐在书房,看完新的战报,曹操把它递给相向而坐的荀彧:“如果是我恐怕就上当了,得亏是子熔前去。”

    接过书信,荀彧看完之后愕然说道:“居然连公达都没看明白,却被长公子给看穿了……”

    “最近我越发觉着让子熔做世子,是个明智的抉择。”曹操说道:“只要有他在,曹家将来必定能够一统天下。”

    “曹公说的是,其实许多人都是这么觉着。”荀彧回道:“长公子将来必定能够匡扶汉室,重振汉家雄风。”

    “文若说的是。”曹操笑着点了点头。

    “曹公一门忠义,汉室有曹家扶持,必可长治久安。”荀彧起身,向曹操行了个躬身大礼。

    曹操只是面带笑容却没有说话。

    自从衣带诏以后,他看穿了很多事情。

    原本曹操也是想着,等到天下一统,把兵权都交还给汉室,然而那件事发生之后,他察觉到,假如将来真的交还了手中的所有权势,恐怕头一天还回去,第二天他就会人头落地。

    功高震主,汉家小皇帝可不会容留他活着。

    曹操麾下幕僚、将军众多,却都是忠诚于曹操,唯独荀彧时刻想着匡复汉室雄风。

    有荀彧在身旁,曹操还真不可能做出太出格的僭越举动。

    否则仅仅衣带诏那件事,就足以让刘协死了千遍百遍……

    坐镇襄阳的曹操当着荀彧的面夸奖曹铄,曹铄此时也得到了黄盖送来的消息。

    站在江边,看着黄盖让人送来的书信,曹铄嘴角微微一撇,随手把书信撕了个稀烂。

    “公子这是做什么?”站在他身旁的司马懿问道:“怎么把黄盖写的书信给撕了?”

    “明知不是真心投效,计策将要收尾,我还留他的书信做什么?”曹铄笑着问道:“留下来缅怀吗?”

    “黄盖都说了什么,公子就认定他要实施谋划?”司马懿问道。

    “他在书信里说,原本意图举事,没想到却被周公瑾发觉。”曹铄说道:“举事不成,他要求来到曹家寻求庇护。”

    “看来他们是真的要有举动了。”司马懿点头说道。

    “也该有举动了。”曹铄抬起手臂高举过顶,感受着从手掌上掠过的风儿说道:“最近这几天刮起了南风,周公瑾等的就是南风。我们在这里驻扎的也已经够久,总攻的日子是该来到了。”

    “仲达,传令下去。”他向司马懿吩咐道:“一旦对岸有小舸或小船往这边来,立刻向我禀报。”

    “我记下了。”司马懿应道。

    此时的江东,黄盖住处。

    周泰毕恭毕敬的站在黄盖面前。

    “击破曹军的日子终于快到了。”黄盖向他问道:“大都督有没有说什么?”

    “说了。”周泰说道:“他请老将军务必珍重,等老将军返回,他会亲自奉酒表功。”

    “只要能破了曹家大军,公瑾会不会奉酒表功都是小事。”黄盖说道:“我只期盼着这一战江东能赢,江东孙家能熬过这次的危机。”

    “有大都督在,有老将军在,江东必定无虞。”周泰抱拳说道:“恭祝老将军船到功成!”

    “多谢周将军!”黄盖拱手回礼,随后招呼了一群兵士,往江边去了。

    江边上,数十艘小船上盖着麻布。

    麻布下面都是浸泡了油料的秸秆。

    只要有丁点火星,这些秸秆立刻就会燃烧起来,成为熊熊烈火。

    黄盖登上一艘小船,站在船头眺望着对岸的曹军水寨。

    曹军战船层层叠叠,一眼望去根本数不清究竟有多少。

    “将军,已经准备好了。”和他同船的兵士抱拳说道。

    向前一指,黄盖说道:“我们走。”

    黄盖率领数十艘小船往江北岸来,曹铄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他让人传令,请黄忠率领神射营赶到江边。

    指着快到江心的几十艘小船,曹铄向黄忠问道:“黄老将军,神射营从这里能不能射中正走过来的小船?”

    “有些远了。”黄忠说道:“我倒是可以,将士们恐怕不行。”

    “数十艘小船,如果黄老将军射箭,多久能全部射中?”曹铄又问道。

    “不过几个呼吸罢了。”黄忠说道。

    “那就请老将军向每一艘小船上射一支燃烧的箭矢。”曹铄说道:“不用射人,只要射中船上的麻布就好。”

    “取弓箭来!”黄忠向身后喊了一声。

    一名神射营军官双手捧着弓箭递上,令一个人则在缠裹了麻布的箭矢上点起火。

    搭箭上弦,黄忠瞄准了当先的那艘小船。

    被他瞄准的小船上,黄盖正心急如焚的期盼着船只能走的快一些。

    只要再靠近一些,他就能点燃船上的秸秆,撞向对面的曹军战船。

    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对岸飞来一支燃烧着火苗的箭矢。

    看到箭矢的瞬间,黄盖喊了一声:“不好!”

    喊声刚落,箭矢已经射中船上的麻布。

    没等士兵上前扑救,火焰瞬间蔓延开来,黄盖和那几个兵士立刻被烈火吞噬。

    紧接着,又是几支燃烧的火箭飞了过来,不偏不倚的正中几艘小船。

    虽然刮的是南风,可燃烧了的小船没有人划动,行进的是十分缓慢。

    在最后一艘船被点燃时,最先燃烧起来的那艘已经被烧漏,浸入了冰冷的江水。

    “投石车调整。”指着江心燃烧的数十艘小船,曹铄喊道:“往那里猛砸石头,一个活人都不要让他们上岸!”

    早就调整了投射距离的投石车很快就发出了弹射的轰鸣,无数箭矢呼啸着往江心飞去。

    燃烧着烈焰的地方,被巨石激起无数巨浪。

    看着这一幕,曹铄撇了撇嘴,对一旁的司马懿等人说道:“黄盖也想来骗我,他哪知道,骗我的代价会是死!”

    “如果不是公子,我军这次恐怕是要吃场大亏。”司马懿抱拳说道:“幸亏公子看穿了他们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