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514章

    第1658章张昭劝曹铄

    曹铄率领大军,每天向前推进三二十里,不一日来到吴郡城外。

    陪在曹铄身旁,庞统小声问道:“公子一路缓行,难不成是要给孙权逃走的机会?”

    “即使我急行军,也不可能擒住孙权。”曹铄说道:“倒不如缓慢行进,让江东百姓知道,我大军来到秋毫无犯。这次攻破江东,我要拿下整个扬州。在我治下各地,百姓才是最重要的资源。擒杀孙权是小事,留住百姓才是大事。”

    “起先确实是有不少百姓逃离,后来见大军没有对留下的人怎样,有些人居然纷纷回头。”庞统说道:“这次公子来到江东,折损的百姓并不是很多。”

    “有了百姓,我将来就能招募大军。”曹铄说道:“无论孙权逃到什么地方,我都能把他给擒住。与其让将士们疲于奔命,倒不如缓慢行军,先把夺取的江东土地为稳固了。”

    指着就在眼前的吴郡城墙,曹铄说道:“以后扬州治所不在皖城。就选在这里。”

    “孙家经营吴郡多年,这里确实要比皖城更富庶一些。”庞统回道:“只不过历经此次大战,吴郡城内必定一片混乱。或许还会有人趁火打劫,以至于把城内毁坏的不成样子。”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曹铄说道:“传令下去,大军即刻攻破吴郡……”

    曹铄才要下令,一个卫士就来到他面前。

    卫士躬身行礼,对曹铄说道:“启禀公子,张昭求见。”

    “张昭?”曹铄诧异的问道:“他没有跟着孙权撤走?”

    “没有。”卫士回道:“他一直在此等候公子。”

    “请他过来说话。”曹铄向卫士吩咐道。

    卫士应声退下,曹铄向庞统问道:“士元认为张昭来这里是想做什么?”

    “应该是想要劝说公子退兵。”庞统回道。

    “此人也是迂腐的很。”曹铄说道:“我已攻破长江,再退回去,除了傻子才会那么干。”

    “公子说的是。”张昭回道:“然而江东多义士,像张昭这样的傻子,可不在少数。”

    微微一笑,曹铄说道:“士元这么一说,我反倒有些喜欢这个傻子了。”

    俩人说着话,卫士引领张昭来到。

    到了曹铄面前,张昭先是躬身一礼,随后居然跪了下去。

    “张公这是做什么?”曹铄吃了一惊,向张昭问道。

    “恳请五州王退兵。”张昭说道:“昔日五州王来到江东,吴侯礼数周到并无不妥,孙家还把小姐嫁给大王。可谁曾想,大王才回北岸,就即刻发兵攻略江东,让人想起来不免齿冷。”

    “并不是我想打江东,而是江东企图害我在先。”曹铄说道:“张公或许不知道,当日周公瑾摆宴,在席间企图令刀斧手杀我。幸亏我发现的早,否则谁又肯为我叫屈?”

    “周公瑾所为是他一人过错。”张昭说道:“大王要是觉着愤懑,只管把他擒住杀了就是,为什么要牵连江东?牵连孙家?”

    “张公这些话我可就听不懂了。”曹铄笑着问道:“难道张公认为没有吴侯的指示,周公瑾敢害我?”

    “我觉着吴侯不会。”虽然心底认同曹铄的说法,张昭还是嘴硬说道:“如果吴侯有害大王的意图,也不会把小姐嫁给大王。”

    “这就是吴侯的谋略。”曹铄说道:“他不把夫人嫁给我,我又怎么可能放心,又怎么可能放松警惕?当初我带着子龙和叔至俩人,吴侯也知道,杀我并不是容易,所以才会与周公瑾商议出这样的法子。”

    “或许大王说的有理。”张昭说道:“然而老夫人对大王可是半点虚假没有。”

    “那倒是。”曹铄说道:“我得到江东,岳母要是肯留在这里,我会孝敬她,为她养老送终。”

    “然而老夫人毕竟也是孙家的人。”张昭抬起头看着曹铄说道:“大王姓曹,老夫人认的是姓孙的……”

    “我的夫人姓孙。”曹铄说道:“无论生养的是儿是女,为的无非是老有所养罢了。我愿赡养岳母,难道也是不行?”

    “与其这么麻烦,倒不如……”张昭想要开口劝说曹铄退出江东。

    没等他说出口,曹铄说道:“如果张公想要劝我退回江北,还是免开尊口。此事我做不了主,即便做得了主也绝对不会去做。”

    “公子果真是要把孙家赶尽杀绝?”张昭问道。

    “张公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曹铄问道:“自从大军渡江,我杀了几个孙家的人?”

    曹军过江以后,还真没有杀过哪怕一个孙家的人。

    张昭再次被他问的哑口无言。

    “我知道张公是个忠义之人,也不忍加害你。”曹铄说道:“你走吧,去孙仲谋那里,见证我将来攻破孙家一统天下。”

    孙权先前曾对张昭说过曹铄是个爱才的人。

    他来劝说曹铄,很可能会被反过来劝降。

    出乎他意料,也超出了孙权预料的是,曹铄居然没打算把张昭留下,而是要放他走。

    愕然看着曹铄,张昭问道:“大王要放我走?”

    “你又不是我的俘虏。”曹铄笑着说道:“等哪天我擒获了你,可没有这么容易放你离开。”

    没能说服曹铄,张昭满心懊恼。

    可他也不肯留在曹铄身边做事,既然曹铄肯放他走,他也不再多说,拱手一礼说道:“我先告退,将来与大王或许只能在沙场上见了。”

    “张公可以和吴侯一道,等哪天沙场上见了,让我把你们给擒了。”曹铄先是咧嘴一笑,对张昭这么说了一句,随后向左右吩咐:“送张公。”

    旁边的一名卫士上前,对张昭说道:“张公,请!”

    目送张昭离开,庞统向曹铄问道:“张昭处理内事可是个人才,公子就这么放他走了?”

    “人在这心不在,我留他有什么用处?”曹铄说道:“他和周泰不同,周泰是沙场宿将,放回去是要杀我的人。张昭不过擅长内政,他帮着孙仲谋把地方管束的好了,将来我能够直接拿到个富庶的地界,又何乐不为?”

    第1659章大都督快走

    曹铄占领了吴郡,分派出几位将军领兵继续向前推进。

    大军一路往南,逐步蚕食着原先属于江东孙家的地盘。

    占领吴郡以后没几天,曹操也渡过了长江。

    亲自带人到江边迎接,见曹操下了船,曹铄快步迎上去:“见过父亲。”

    “打的不错。”曹操拍了下他的肩膀,对他说道:“如今江东是我们曹家的了。”

    “还没有。”曹铄说道:“江东地界比中原复杂不少,攻破这里只是开始,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必定会麻烦不断。”

    “攻破了江东,扬州可是你的地界。”曹操说道:“这里再怎么复杂,都是你承担防务,我可就不管了。”

    “我会承担起来。”曹铄应道:“必定不会让父亲因为扬州烦心。”

    “你能有这份担当我很欣慰。”曹操随后问道:“听说你把黄盖杀了?”

    “我没有杀他。”曹铄回道:“他来诈降,我只是请黄汉升将军射了几支箭,把他的船给点了,随后又下令投石车投些石头,战后也没能找到尸体,想必是死了。”

    “当年他追随孙坚讨伐董卓,我与他也有过数面之缘。”曹操叹道:“曾经一同讨贼的人,如今居然要在沙场上殊死搏杀,想来也是讽刺。”

    “乱世之中谁都想一统天下。”曹铄说道:“哪有永久的盟友或者永久的敌人?我前一天才和尚香成亲,后一天就发兵攻打江东,这才真是讽刺。”

    “背心忘义的罪名你是背定了。”曹操笑着问道:“以后想要怎么洗刷?”

    “既然要背,那就背起来好了。”曹铄咧嘴一笑:“我管天下人怎么说,只要能追随父亲成就大业,一旦曹家大事成了,还有谁敢说我半个不是?”

    “我有那么多儿子,没想到你的性情最像我。”曹操问道:“夺取扬州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估计孙权会退到交州一带。”曹铄说道:“那里多半是蛮荒之地,一年两年恐怕打不下来。我打算先稳固扬州,然后退兵返回寿春。让将士们休养一些日子,再率军去打三韩和辽东。”

    “还惦记着三韩和辽东。”曹操说道:“辽东公孙家如今可是乖巧的很,你并没理由去打他们。”

    “只要我想打,只要父亲允许我打,就没有找不到理由的。”曹铄回道:“哪怕我找给为袁显甫和袁显奕报仇的名头,也能把辽东给拿下了。”

    “由着你去。”曹操问道:“吴郡怎样?”

    “起先有不少百姓逃离,大军进城之后秋毫无犯,百姓见不会有性命之忧,居然不少人自己回来了。”曹铄说道:“这次讨伐江东,我们擒获不少俘虏,我想恳请父亲,把这些俘虏都留给我处置。”

    由曹铄陪同向前走着,曹操问道:“子文这一战表现怎样?”

    “一如既往的勇猛。”曹铄回道:“斩杀了二三十名敌军。”

    “以后就让他跟着你好了。”曹操说道:“在你身边,他也能多学些本事。”

    “父亲放心,我必定会多教他一些实用的东西。”曹铄应道。

    “子桓那里你也不用记恨。”曹操说道:“我把他留在邺城,以后也不会和你捣乱。兄弟之间,高一点低一点,抬抬手也就过去了。”

    “我明白了。”曹铄应了。

    可他心里却根本没这么想。

    曹丕为了权势曾企图谋害他,这件事他绝对不会忘记。

    假如将来曹丕真的不再和他捣乱,他倒是不介意抬抬手,然而绝对不会重用。

    倘若曹丕还是不死心,那就不能怪做长兄的手下不留情了。

    曹铄满脸诚恳,曹操并没看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攻破长江以后,曹军兵分三路追赶江东溃兵。

    每一路追兵,曹铄都安排了一位足以决胜千里的谋士。

    其中一路由司马懿统领三万兵马,颜良、文丑、高览、韩猛为副将。

    这路人马追赶的正是周瑜。

    逃了一路,还跟在周瑜身边的江东军不过千人。

    除此之外,留在他身旁的将军将军也只有凌统一人。

    正往前飞奔,周瑜望见前方出现了一支人马。

    他连忙勒住坐骑。

    刚打算下令绕路,一旁的卫士喊道:“大都督,来的好想是陆校尉。”

    听说来的是陆逊,周瑜松了口气。

    “迎上去看看。”他向身后的江东军喊道。

    前方来的是自家人,已经完全没了士气的江东军将士顿时又生龙活虎起来。

    他们跟在周瑜身后,加快了行进的速度。

    周瑜望见陆逊的时候,陆逊也看见了他们。

    虽然看不清来的是谁,陆逊却知道必定是溃逃的江东军。

    大军溃散,能召集多少是多少,只有召集了足够的兵马,才能有阻挡曹军进一步前进的实力。

    迎着周瑜过来,陆逊见居然是他,连忙翻身下马。

    飞跑到周瑜面前,陆逊行礼问道:“大都督怎么现在才来?”

    跟在陆逊身旁的正是猛将甘宁。

    曹军渡江之后,他也随着大军撤走,路上遇见陆逊才回头寻找被打散了的溃兵。

    “路上到处都是曹军,又被司马懿追赶了一路。”周瑜说道:“我们绕了些路途,所以晚了。”

    看向陆逊身后,周瑜问道:“伯言,你带来多少人马?”

    “回禀大都督,我带来的人马只有三百,一路上召集了不少溃兵,如今倒是有五千多人。”陆逊回道。

    “司马懿率领三万曹军,凭着这点人马还是无法与他们交战。”周瑜说道:“伯言不如随我先走,找到吴侯再说。”

    “既然司马懿追赶的紧,我就更不能先走。”陆逊说道:“大都督先去寻找吴侯,我留在这里断后。”

    “我愿与伯言一同断后。”凌统抱拳对周瑜说道。

    “末将也愿留下。”甘宁也说道:“我等能多抵挡一时,大都督就能走远一些。”

    周瑜有些迟疑,还在犹豫该不该走。

    陆逊说道:“大都督千万不能再迟疑了,迟则生变,还请快走!”

    “既然如此,那我先走,只是司马懿不是个好相与的。”周瑜提醒道:“伯言可得千万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