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章 不枉做个男人

    胡车儿面带惭愧的说道:“回禀将军,曹铄事先得到消息,让他跑了!”

    张绣冷笑了一下:“一个半死的病夫你们都看不住,让我拿什么相信你们可以取下曹操首级?”

    胡车儿低着头没敢吭声。

    张绣接着说道:“曹铄一定没有走远,让人留在城内搜查,务必要把他的人头送到军中。”

    “末将已经安排好了。”胡车儿说道:“只要曹铄还在城里,一定可以砍下他的人头送到将军面前。”

    听着俩人对话,曹铄撇了撇嘴。

    想砍他的头?

    恐怕已经不太容易。

    让张绣和胡车儿想破脑袋,他们也不可能想得到曹铄不仅能够出城,而且还是跟在他们身后混到城外。

    城门打开,张绣一招手:“走!”

    不到一千人的队伍开出宛城,曹铄心里十分纳闷。

    现在的曹操实力虽然还没有官渡以后那么强大,手下的士兵却也不会太少。

    凭一千人就能把曹操打到落花流水?

    曹铄有点不太相信历史上对这场战斗的记载。

    然而很快,他又相信了。

    驻扎在宛城的张绣军只是一部分,曹操进城之前,张绣把大军调到了城外。

    这件事曹操知道,那时候还没穿越过来的曹铄当然不可能知道。

    越来越多的张绣军加入队伍,渐渐的,曹铄已经看不出前面到底聚集了多少人!

    跟在他身旁,两个卫士片刻不敢懈怠。

    他们警觉的观察着四周,生怕有张绣军认出曹铄,突然对他们发难。

    这么多的敌人,万一被认出来,他们和曹铄就只能落个被砍成肉酱的命运。

    再看曹铄,他不仅没有半点紧张,站在张绣军的队列后面,反倒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越来越多的张绣军聚拢过来。

    张绣挥了下手,聚集起来的将士们悄无声息的向着曹军驻扎的方向进发。

    曹铄向两名卫士使了个眼色,仨人几乎同时放慢了脚步。

    他们本来就在队伍的后面,没过多会已经落到了最后。

    所有张绣军都走到了前面,曹铄向两个卫士摆了摆手,趁着没人留意,仨人飞快的蹿进路边小沟。

    积雪很厚,藏身在雪窝里,曹铄探着脑袋向前方望了望。

    “公子,要不要赶紧告诉曹公?”一个卫士问道。

    “我们没有马,已经来不及了。”曹铄说道:“父亲身边有长兄和将军们,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们现在赶过去,大军也来不及做好准备,除了送死并没什么用。”

    “难道眼睁睁看着张绣偷袭?”另一个卫士问道。

    从后世穿越过来的曹铄当然知道宛城之战的结果。

    曹操虽然大败,却是有惊无险。

    来到这个时代,又成了曹操的儿子,他的命运已经和曹家捆绑在一起。

    张绣有了动作。

    带着两个卫士赶回曹营无非是急着跑去送死。

    曹铄才不会干那么蠢的事!

    不过他还是决定暗中做点什么,毕竟要让曹操重视他,总得做点什么才行。

    “大局已经无法改变。”曹铄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父亲,趁着张绣突袭,我们绕道过去,父亲撤离时在半道接应。”

    两个卫士相互看了一眼,都没多说什么。

    明知张绣即将发起偷袭,他们却不能提醒浑然不知的同伴,俩人心里总觉得不得劲。

    可曹铄说的并没有错。

    没有战马,等他们赶回军营,张绣已经发起进攻。

    这个时候回去,除了送死,他们什么都改变不了。

    与其冒险回到曹营,倒不如像曹铄说的那样,绕过战场在半道接应曹操。

    保着曹操撤离,功劳远远比跑回去送死大的多。

    何况这么做,他们有更大的可能活下去!

    张绣带着兵马已经走远。

    曹铄招了下手,领着两名卫士飞快的往曹营方向赶去。

    积雪很深。

    快速奔走,曹铄再一次感觉到羸弱的身体有着太多不便。

    换做以前,别说走这么点路,就算让他三天三夜不停的走,也感觉不到多累。

    可现在却不同。

    才在雪地里走了三四里路,两条腿就像是灌满铅一样,抬的高些都会肌肉酸疼。

    发觉他走的辛苦,两名卫士一左一右把他搀住。

    “公子留意脚下!”其中一人说道。

    “我自己可以!”曹铄推开了他们。

    身体羸弱并不是他依靠别人的理由!

    走路都要靠着卫士搀扶,一旦养成习惯,将来想改也都难了。

    刚推开两名卫士,曹铄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在雪地里。

    卫士要上前搀扶,他又摆了摆手。

    看着曹铄踉跄向前,两个卫士彼此对视了一眼。

    保护曹铄已经有些日子。

    他们感觉的到,现在的曹铄和前些日子相比,像是完全换了个人。

    就在几天前,曹铄下床还需要人搀扶。

    此时的他摔倒在雪地里,居然拒绝卫士的帮助。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感觉到两个卫士心底的诧异,曹铄问道。

    卫士也不隐瞒,都点了点头。

    “我的身体太弱了。”曹铄说道:“走路让人扶着还是小事,关键是这个小身板要是不练到强起来,将来会有很多事都做不成。”

    两个卫士没吭声,有了前面的那些经历,曹铄说出这样的话,他们并不感到意外。

    “你俩娶亲没有?”曹铄问道。

    “娶了!”卫士几乎同时回答。

    “没个好身板,以后在女人肚皮上使劲都撑不了多久。”曹铄说道:“身为男人,你俩知不知道我们读书、习武与天下斗,究竟为了什么?”

    两个卫士茫然相顾,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当兵只为了填饱肚子的他们甚至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

    “为了权势,为了财富,为了女人!”曹铄说道:“不为这些,我们干嘛跑到战场上和别人杀来杀去?”

    “我这人没什么大理想。”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曹铄说道:“就想将来多几个美人在身边,每天晚上都能和美人逍遥快活,也不枉这辈子做个男人!”

    曹铄说的还真是他心里想的。

    好不容易来到三国时代,不多泡几个妞,那不是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