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章 他就是曹操

    场面混乱不堪,到处都是追杀曹军的张绣军。

    曹铄带着两名卫士从乱军中穿过。

    他们穿着张绣军的衣甲,沿途并没遇见任何抵抗。

    “曹操的马死了,追上他!”正走着,曹铄听到一声喊,紧接着他看见成群的张绣军往一个方向涌去。

    向两名卫士使了个眼色,曹铄也跟在张绣军之中,追赶曹操去了。

    正走着,前面又乱了起来。

    曹铄和两名卫士放慢步伐,任由张绣军从他们身旁冲过。

    混乱并没持续太久,很快前面的人就继续前进。

    从刚才乱起来的地方走过,曹铄看到地上躺着百十具曹军尸体。

    其中一具穿着铜甲的尸体仰面朝上,眼睛不甘的圆睁着。

    曹铄穿越过来的时候,曹操已经带着邹氏住进城外军营。

    他还没见过这位便宜老爹,也没见过任何军中将领。

    然而躯体脑海中残存的记忆,却让他对曹家众人有着一些印象。

    倒在地上已经死去的小将军,正是他的兄长曹昂。

    据曹铄了解,曹昂是在把坐骑让给曹操之后战死的。

    刚才的混乱,应该就是他让出马匹之后,为曹操阻截张绣军造成的!

    从曹昂身边走过,曹铄几乎没有任何停留。

    穿越过来的他占据了曹铄的身体,灵魂和曹家不存在直接血亲,他对曹昂并没有什么感情。

    内心深处虽然有那么一点点悲痛,也是源于这具身体的本能,而不是他真实的情感。

    战场上每时每刻都在死人,他最该考虑的是怎么活下去!

    追赶曹操的张绣军渐渐放慢速度,混在成群的敌军之中,曹铄判断出此时曹操应该走远了。

    至少他已经逃出张绣军所能看见的范围。

    否则这些人绝不可能舍弃眼前的功劳。

    “分散开四处搜,不要让曹操走了!”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张绣军四散跑开。

    向前张望,曹铄也没见到曹操。

    两个卫士凑过来,其中一人小声问道:“公子,怎么办?”

    “往西北走。”曹铄说道。

    跟在一群同样往西北走的张绣军后面,曹铄等人一路疾驰。

    前面的人越来越少。

    搜索范围的扩大,促使越来越多的张绣军离开队伍,往他们认为正确的方向奔去。

    两三个时辰之后,和曹铄他们同方向的张绣军只剩下六七个人。

    带头的军官以为曹铄等人是同伴,看了他们一眼也没多问。

    又追了十多里,军官突然下令止步。

    他跳下马背,查看了一下地上的马蹄印,向曹铄等人喊道:“前面有人,坐骑已经受伤。他走不了多远!”

    军官的判断和曹铄不谋而合。

    雪地上的马蹄印十分散乱,每隔两三步就会有马蹄擦蹭地面的痕迹。

    积雪很厚,蓬松的雪地不会很滑。

    马蹄擦蹭地面,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匹马已经受伤。

    积雪上没什么血渍,由此可见,它受伤的时间已经不短,连伤口的血液都已凝固。

    军官带着曹铄等人沿着马蹄追赶。

    没过多久,前方果然出现了一个骑马的人。

    那人穿着曹军士兵的铠甲,骑着一匹高大的骏马,正艰难的前进。

    骏马身上插着几根羽箭,每走几步就会差点摔倒。

    “走!”军官喊了一声。

    跟在他身后的曹铄等人纷纷催着战马加快奔走。

    前面那人听见身后传来马蹄声,赶忙回头张望。

    见有张绣军追了上来,他吃了一惊,坐骑也在这时悲鸣一声倒了下去。

    摔倒在雪地中,那人连忙一个翻身,爬起来就想跑。

    人的双腿哪有马跑的快?

    很快曹铄和这群张绣军就追了上去。

    团团围住那个曹军,看到他的脸,曹铄心里一阵庆幸。

    追了一路,就是为了找到曹操,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

    被他们团团围住的正是曹操。

    浑身沾满雪片,就连胡须都挂上了冰渣,曹操看起来十分狼狈。

    带头的张绣军军官并不认识曹操。

    追上的只是个曹军,他心里一阵郁闷,提着长剑就策马走了上去。

    要是被他一剑给曹操杀了,曹家可就彻底完了。

    曹家完蛋,对曹铄根本没有半点好处。

    毕竟他的命运已经和曹家捆绑在了一起。

    他连忙喊道:“等一下!”

    军官回头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他不能杀!”曹铄上前,向曹操使了个眼色,对军官说道:“曹军进入宛城的时候我见过他,他就是曹操!”

    认出了曹铄,曹操刚放下心,曹铄的一句话立刻让他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知子莫若父,他这个二儿子从小就体弱多病。

    假扮张绣军,在他被擒之后暗中救出还有点可能,和这么多张绣军正面发生冲突,曹操并不认为曹铄有半点胜算!

    偏偏曹铄一句话点明了他的身份,顿时让曹操大吃一惊!

    “你确定他就是曹操?”军官不太相信的打量着曹铄。

    “千真万确。”曹铄说道:“我当时还特意多看了几眼!”

    “还以为追上个老兵,没想到竟然擒住了曹操。”军官顿时大喜,向跟他来到这里的士兵喊道:“把曹操捆了!”

    几个张绣军士兵纷纷下马,跑向曹操。

    就在他们要动手的时候,曹铄拔出长剑,趁着军官的注意力都在曹操身上,一剑砍上了他的后颈。

    人头像是一只皮球似得掉落在雪地中,突然发生的变故,让那几个张绣军愣了一下。

    他们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曹铄和两名卫士已经策马杀了上去。

    以有心对无心。

    几个张绣军甚至连兵器都没来及提起,就被砍杀在地。

    杀了这几个人,曹铄翻身下马,把曹操搀扶起来说道:“父亲,孩儿来迟,请父亲恕罪!”

    “要不是你,我这条命算是交代了!”曹操说道:“你只有功劳,哪来的罪过?”

    “贼军追赶的很紧,请父亲换上他们的衣甲,我们得尽快离开!”曹铄催促了一句。

    曹操毕竟是位枭雄。

    逃亡过程中,士兵的衣甲他能穿,敌人的当然也能穿。

    很快曹操换了衣服,曹铄搀扶着他上了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