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难舍之情

    荒野上,雾气淡淡。

    却见一道又一道人影,穿过雾气走来,有男有女,有老也有少,或肩抗锄头,或背着木柴,或蹦跳玩耍,或低头疾行,或脚步徘徊。

    竟是一群凡俗中人。

    而那老者、妇人,或壮年、孩童的衣着装扮,与卢洲相仿,分明就是一群来自卢洲的山民……

    目睹着突如其来的状况,不仅是万圣子、鬼赤,无咎也是诧异不已。

    他经历了太多的秘境幻象,也遇见无数的凶猛怪兽,却从未遇见过如此一群相貌质朴,且没有修为的凡人。

    而既为幻象,必有古怪。

    “鬼兄……”

    便于此时,万圣子在身后呼唤。

    无咎回头看去。

    万圣子安然无恙,而鬼赤却痴痴盯着前方,仿若身不由己,竟然抬脚走了过去。

    无咎诧异道:“老赤,鬼赤巫老……”

    鬼赤的脚下一顿,似乎惊醒过来,却面皮抽搐,很是痛苦的模样。

    万圣子难以置信道:“鬼兄中了幻象之惑……”

    鬼赤摆了摆手,示意无妨,而他依然看向前方,看向雾气中的一个中年妇人。

    那妇人三十出头,破衣烂衫,形容憔悴,背着行囊,拄着木棍,手中拉扯一个五、六岁的孩童。许是饥饿,孩童啼哭不已。妇人束手无策,跪在地上,伸手乞讨,却没人理会。母子相拥垂泪,情景凄惨……

    鬼赤看到此处,禁不住又抬起脚步。

    万圣子忙道:“鬼兄,幻象而已……”

    鬼赤再次止步。

    “哎呀,鬼兄乃是得道高人,怎会也被双眼蒙蔽!”

    万圣子摇头感叹。

    浅而易见,那雾气中的人影,以及乞讨的母子,均为禁制幻象所化,并非真实的存在。所幸鬼赤停下脚步,否则后果难料。不过,一位鬼族高人,素来喜怒不形于色,今日却是一反常态。

    “若是换成你老万,只怕更为的不堪!”

    无咎传音道。

    “哼,老万出身妖族,没有红尘羁绊,岂能迷失于假象之中。”

    万圣子很是不屑。

    “拭目以待。”

    “依你说来,你我亦将有所遭遇?”

    “或许难以幸免……”

    “不怕……”

    说话之间,那对母子已站起身来,随着人群远去。而她离去之时,忽然回头观望。鬼赤就站在二三十丈外,一切看得清楚。恰好四目相对,他的身子微微颤抖。而妇人一步三回头,犹自面带泪痕而依依不舍的模样。他只想抬脚追赶,却又苦苦忍耐,遂即慢慢跪下双膝,竟然伏地跪拜。

    “哎呀,幻象而已,不当真……”

    万圣子感慨不已。

    转瞬之间,母子俩随着人群消失在雾气之中。

    鬼赤缓缓起身,自言自语道:“天地幻象,难惑心神,而爹娘至亲,亦至真……”

    天大地大,不如爹娘的恩情大。纵使一位杀戮无情的鬼族高人,也忘不了他的爹娘。

    “老万不知爹娘是谁,呵呵!”

    万圣子与无咎笑了笑,笑得很轻松。他也游历过红尘,懂得人性的七情六欲。而经历的愈多,参悟境界的痛苦愈多。若是不知道爹娘的存在,岂非少了情怀的牵扯?

    “有劳两位等候!”

    鬼赤转过身来,阴森淡漠的脸色一如既往。他拱了拱手,然后默默的往前走去。

    三道人影,继续寻觅而行。

    而原本空旷的荒野,渐渐到了尽头。

    只见前方有高山耸立,林木茂盛,飞禽盘旋,野兽出没……

    “咦,此地与我万圣岛相仿!”

    万圣子抬手示意。

    一道峡谷,横穿高山而去。趋近观望,可见峡谷之中,草木青青,鸟语花香,别有一番天地。

    万圣子的两眼放光,情不自禁的加快脚步。

    却听某人道:“禁制幻象,岂能当真!”

    万圣子在峡谷的十余丈外停了下来,满不在乎道:“嗯,老万只是饱饱眼福罢了!”

    他打量着峡谷中的美景,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几分痴迷的神色。他当然知道高山峡谷均为幻象所化,却还是想着多看两眼,借机回味着万圣岛的风光,以及那斑斓的岁月。

    无咎则是左右张望,留意着远近的动静。鬼赤站在他的身旁,传音道——

    “此地的禁制,看似寻常,却别有深意,暗藏杀机……”

    “哦?”

    “三道险关的第一关,天雷滚滚,第二关,兽魂凶猛,如今这第三关,以凡俗幻象,勾动人性,稍有不慎,便将陷入其中而难以自拔啊!”

    “天、地、人……”

    “嗯,便是天地人三关,换作常人,早已葬身于天雷与凶兽的狂攻之下,纵有侥幸者,精疲力竭之时,又陷入幻象诱惑,结果可想而知。”

    “你我并非常人。”

    “是啊,区丁与毕节失算了。不过,赤某修行至今,境界尚有不足,奈何……”

    “为人者,谁没有难舍之情、难言之痛呢。”

    “莫非你也忘不了爹娘?”

    “岂止爹娘……”

    无咎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从前初踏仙道的时候,听到的是存天理、灭人欲的告诫。他嗤之以鼻,我行我素,数十年过去,竟也修至天仙。而遇到的一群伙伴,亦同为性情中人。可见境界的修成,在于参悟天道,超脱自我,而非灭绝人性,故而,他始终以俗人自居。他忘不了灵霞山,忘不了红尘谷,忘不了他曾经的梦想,还有那满城的星雨落花……

    “万兄——”

    无咎收敛心绪,循声看去。

    只见前方峡谷的峭壁上,突然风声大作、烟尘弥漫。紧接着冒出一头蛟龙与一头白猿,相互缠斗。而白猿虽然凶猛,却体力不支,稍有不慎,滚落山崖。蛟龙猛扑过去,便要结果它的性命。不料又一头白猿出现在峭壁上,随即飞跃而起,抓住蛟龙的脖颈便用力撕咬,随即双双挣脱不开,一同坠下半空……

    “不——”

    便于此时,有人惨呼一声。竟是万圣子,火烧火燎般的冲向峡谷。

    鬼赤阻拦不及,忙道:“无咎……”

    无咎也是错愕不已,而他无暇多想,急忙离地蹿起,飞身追赶。

    这个老万,明知幻象虚假,偏偏添乱,一旦峡谷中藏着陷阱,他无异于自投罗网。

    而万圣子跑的飞快。

    转瞬之间,无咎与鬼赤跟着他冲入峡谷。

    而两头白猿与蛟龙,皆已消失无踪。

    万圣子适时惊醒,收住脚步,犹自左右张望,失魂落魄的模样。

    无咎与鬼赤随后赶到,便要催促他原路撤回,却不见了来时的谷口,也没了天光明媚与鸟语花香,只有一道荒凉的峡谷通往前方的幽暗深处。

    浅而易见,峡谷为禁制之地。如今已闯入其中,顿时多了几分凶险。

    “老万……”

    无咎走到万圣子的身旁。

    峡谷宽达百丈,两侧的峭壁直插天穹。如今已别无他途,只有往前的一条路。

    “啊……”

    万圣子如梦初醒,回过头来。

    “你二人跟来作甚?”

    他已恢复常态,唯有两眼中的血色未褪。

    无咎的嘴角含笑,调侃道:“老万啊,想不到你老人家也有一段伤情的往事。”

    鬼赤随后分说道:“我二人怕你遇险,故而跟来……”

    “唉,那是我自幼的玩伴,为了救我,惨死在青蛟的利爪之下。之后我苦修千年,诛杀了那头恶蛟,从而成为万圣岛之主!”

    万圣子的神情有些低落,而不过瞬间,又瞪起双眼,叱问道:“却不知你深陷幻象其中,又将如何?”

    “这个……谁知道呢。”

    无咎实话实说,却被万圣子当成挑衅。

    “哼,我老万也拭目以待。”

    “咦,老万记仇呢!”

    “那是当然……”

    “两位……”

    三人循着峡谷,继续往前。

    而万圣子遭遇了一场虚惊之后,似乎是难以忘怀,时不时的回头观望,却再也找不回曾经的景象,哪怕是虚幻、或是诱惑……

    不知不觉,半个时辰过去。

    峡谷依然幽暗,没有尽头。

    “哎呀,这般行走,何时方能脱困?”

    万圣子焦躁起来,嚷嚷道:“无先生,何不施展你的神弓,射它个十箭八箭,或许破了禁制也未可知!”

    无咎没有理会。

    万圣子无可奈何,又无处发泄,恰见有碎石挡路,他飞起一脚踢了出去。

    鬼赤急忙提醒道:“万兄,不可莽撞……”

    峡谷之中,遍布禁制,稍有不慎,便会惹来麻烦。

    而碎石已飞出数十丈远,“砰”的击中峡谷的峭壁。

    万圣子摊开双手,示意无妨。

    谁料转瞬之间,峡谷中平地卷来一阵雾气。紧接着雾气之中走出两道人影,竟是两位老者,一个相貌清癯,大袖飘飘,一个神态威严,步履生风……

    万圣子微微错愕,又不以为然道:“禁制幻象而已,只要视而不见、置之不理,便没有大碍,咦……”

    他话音未落,有人往前走去。

    “小子,你干什么……”

    而无咎没有回头,连连招手示意——

    “老道……”

    两位老者竟也直直走了过来,并举手出声——

    “无咎……”

    明明是幻象啊,而幻象怎会说话?

    万圣子瞠目难耐,扭头看向鬼赤。

    而鬼赤同样的诧然不已,急忙喊道:“无咎,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