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交给你了

    感谢:吴_钩_客的月票支持!

    …………………

    区丁抵挡不住宝鼎的爆发之威,与众多神族弟子倒飞出去。

    他尚在半空之中,忽听毕节的呼喊。果然有一把黑色的短剑,像是无主之物,或已失去掌控,直奔他飞了过来。

    区丁看得真切,稍稍稳住身形,然后奋力往上,猛然挥袖卷向短剑。而眼看着便要得手,短剑突然消失,紧接着一道紫色剑芒呼啸而下,并随之响起一声叱呵——

    “你找死!”

    话语声与口吻,极为耳熟!

    区丁却蓦然一惊,急忙挥杖抵挡,却为时已晚,只听“咯喇”闷响,他护体法力几近崩溃。紧接着又是五色剑芒闪烁而六剑合一,他再也吃禁不住,胸口“砰”的炸开一团血光,随即“砰”的摔入乱石堆里,并发出一声惨叫——

    “毕节长老,救我……”

    “公孙无咎——”

    毕节大吼一声,便要出手相救。

    却见六色剑光消失,遂即弓弦炸响,四道烈焰箭矢破空而出,一箭射向区丁,两箭射向天穹,最后一箭直奔他怒射而来。

    他急忙挥舞铁棒抵挡,便听“轰”的一声巨响,强横的威力呼啸而至,他猛的倒飞出去。

    与之瞬间,又是连声的轰鸣。地动山摇之中,无数的巨石、寒冰崩落而下。却见三道人影闪现,继而冲天蹿起……

    毕节尚在倒飞,遭到碎石的接连撞击,他滚落在地,嘴角溢血一缕污血。而禁制破碎,法力回归。他急忙横飞而起,嘶声喊道——

    “各谷弟子,与我追击贼人……区丁长老……”

    数百个神族高手,已伤亡大半。幸存者犹在躲避着乱石轰击,自顾不暇。而区丁长老,同样没有回应,唯有污血之中,遗落着一把锡杖。

    唉,神族的长老又死一个。

    毕节飞身捡起锡杖,心神一动,抬头张望,转而逆势飞起。一点黑影,穿过乱石而来。他急忙催动法诀,伸手抓去。是个小巧的铁鼎,却入手滚烫,布满裂纹,显然已威力尽失。他心疼的收起铁鼎,咬着牙继续往上……

    与此同时。

    崩乱的碎石与寒冰之中,冲出三道人影。

    眼前的所在,正是来时的冰谷,却剧烈震动、冰屑纷飞,并发出“喀喀”的碎裂声响。

    而三人尚未远去,又身形一顿,扭头看去,异口同声——

    “玉真人……”

    冰谷的空地间,冒出一位中年男子,竟是玉真人,他似乎已等待多时,神情焦虑,却又似笑非笑,而不怀好意的模样。

    三人稍稍错愕,随即怒声叱道——

    “可恶……”

    “老万饶不了你……”

    “今日之祸,绝难罢休……”

    匆匆忙忙的三人,正是无咎、万圣子与鬼赤,各自在仙遗谷中吃尽苦头,如今突然见到玉真人,顿时如同仇人见面而分外眼红。而三人尚未联手报仇,却见对方急声道——

    “我前去仙遗谷探路,吩咐三位在此等候。而返回之时,却不见了人影。迫于无奈,唯苦苦守候。如今难得重逢,着实庆幸不已。三位却恶语相向,敢问是何道理?”

    “这个……”

    万圣子与鬼赤看向无咎。

    而无咎也始料不及,又不敢耽搁,只得抬手一挥,道:“稍后再说不迟,走……”

    ……

    又一处冰窟中。

    冰晶闪烁,四方幽暗。

    四道人影,神态各异。

    无咎坐在地上,低头不语。万圣子与鬼赤,默默的守在他的身旁。而无论彼此,皆神色郁闷。

    唯独玉真人,背着双手,在不远处来回踱步,慷慨激昂道——

    “我先行探路,未见异常啊。三位却遭致围攻,着实不敢想象。而若真如此,三位岂能安然无恙?区丁与毕节,又怎会知晓你我的下落?想必是玄鲲郡有所提防,故而设下圈套。而三位却不该擅自行事,更不该归咎于我……”

    四人再次相聚,差点翻脸动手,而最终还是结伴逃出了仙遗谷,却并未返回玄鲲境,而是在途中找了个地方躲起来。一来稍事歇息,再一个便是厘清是非、明辨真伪。

    而有的事,说不清楚。吃过的亏,也只能自认倒霉。

    不然,又能如何?

    依着玉真人的说辞,此前早已约定,由他前往仙遗谷探路,三位伙伴则是留在洞外等候。三人却擅自行事,酿成的后果与他无关。即使无咎能言善辩,万圣子老奸巨猾,鬼赤心思缜密,依旧是无从指责。

    或者说,仙遗谷之行伊始,玉真人便已想好了退路,即使诡计没有得逞,他依然不会留下任何破绽。若真如此,他也太可怕了。而他隐瞒的如此之深,究竟要干什么?

    “玉某带着诸位扫荡各地,斩获无算,非但没有功劳,反而惹来猜忌。”

    玉真人犹自不依不饶,喋喋不休——

    “而你无咎也是非不分,嫉贤妒能……”

    “够了!”

    无咎终于忍耐不住,出声打断道:“你玉真人如何,姑且不论,且适可而止,就此闭嘴。否则的话,你我不妨算一算往日的旧账。”

    提起往日的旧事,玉真人似有顾忌,随即不再多说,摇头笑道:“呵呵,玉某心有怨气,难免啰嗦几句。至于往日旧事,又何必再提。”

    幽暗的所在,总算是安静下来。

    无咎缓了口气,慢慢闭上双眼。

    此番外出月余,诛杀十数万神族弟子,抢得无数晶石,并除掉了区丁。神族遭至重挫,必然有所收敛。原界得以喘缓一段时日,便也多了几分生存之机。

    而仙遗谷之行,着实侥幸。倘若没有震元珠,没有魔剑,没有他的当机立断,说不定他便要葬身于那个诡异的铁鼎之中。

    无咎想到此处,袖中多了一把短剑,他伸手轻轻抚摸,心绪纷乱不休。

    在元神炉鼎之火袭来之时,他与万圣子、鬼赤躲到了魔剑之中。又孤注一掷般的祭出两、三百枚震元珠,与同归于尽也没有两样。所幸凭借强大的爆炸之威,击溃了铁鼎的杀阵,而魔剑也因加持了重重禁制,于生死关头逃脱一劫。如今回想起来,依然余悸难消。而如此种种,难道不是玉真人所赐?怎奈无凭无据,只能暂且作罢。而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终有水落石出的那日,到时候再见分晓。

    而神族的九大长老,虽然已折损过半,余下的四位长老,却更为的强大。从毕节多变的手段,便可见一斑。抵达玉神殿之前,仍要面临一场接着一场的恶战。返回玄鲲境之后,再行计较……

    ……

    玄鲲境。

    冰坡上。

    人群聚集。

    有朴采子、沐天元,有各家的天仙高人,有鬼妖二族的弟子,有万圣子、鬼赤,也有玉真人。

    众人外出狙杀归来,斩获丰厚,却毫发无损,使得原界的高人们欣喜不已。而相聚庆贺之际,不免打听详细与神族的动向。玉真人当仁不让,叙说着出征的凶险,杀戮的惨烈,以及他显赫的战绩。

    至于某位先生,稍作寒暄,离开人群,悄然而去。

    冰坡的一侧,是个洞口。

    洞内,分为三层;外层的洞室,为万圣子、鬼赤与丰亨子所有;当间的石厅,连接里层的两个洞室,乃是他与冰灵儿的居所。

    无咎背着双手,一步一踱的走入洞府。

    呼唤声传来——

    “老弟……”

    无咎的脚下一顿。

    左边的洞室,有位老者在招手。

    他抬脚走了过去,踏入洞内,撩起衣摆,就近坐下,尚未出声,又微微一怔。

    洞内的空地上,坐着一位老者,正是丰亨子,却须发银白,容颜苍老,气息紊乱。而他所呈现的修为,仅剩人仙五六层。

    “丰家主……”

    短短一个月,丰亨子的境界修为再次大跌。而他并未在意,冲着无咎细细端详,然后面带笑容,欣慰道:“一个多月来,虽未亲眼目睹,而途中的艰难与凶险,丰某是心知肚明啊!”

    此番外出扫荡神族,这位丰家主执意同行。于是无咎将他收入魔剑之后,却无暇顾及,直至返回玄鲲境,依然没有心思理会。而对方的修为跌落之快,以及平和的心境,与洞察入微的睿智,皆让他始料不及。

    丰亨子继续说道:“不贪功,不图名,虚纳海川,情系天地,唯有老弟也……”

    无咎只觉得面皮一热,急忙摆手道:“言过其实……”

    面对辱骂与诋毁,他早已坦然自若,而突如其来的褒奖之词,却让他惶恐不已。

    丰亨子微微颔首,道:“丰某糊涂了一辈子,所幸没有看错老弟!”他轻拂大袖,举起一枚纳物戒子,分说道:“凭借你的玉神九经,与抢来的雷石,再有各家高手的全力以赴,如今已炼制了数千枚震元珠,由朴采子与沐天元假我之手转呈老弟。”

    “哦……”

    无咎接过戒子。

    “老弟,交给你了!”

    丰亨子又一语双关的交代一句,然后疲惫的闭上双眼。

    无咎看着手中的纳物戒子,默然片刻,起身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