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战意升腾

    感谢各位书友的订阅与红票的支持!

    ……………………………………………………………………………………………………………

    雪原上,矗立着几座冰峰。

    其中的一座冰峰,当间洞穿,四面敞开,能够清晰看到外边的景象,却又被禁制屏蔽而难以被外人察觉。

    此时,洞内站着朴采子、沐天元、虞青子、卢宗等原界家族的高人,还有刚刚现身的玉真人、谷百玄、青田,以及无咎、万圣子、鬼赤、夫道子与龙鹊。

    “无咎老弟,万祖师,鬼赤巫老,三位请看——”

    朴采子、沐天元打了个声招呼,抬手示意道:“五百里外出现数千神族弟子,或将随时寻至此地……”

    天地间,依然风雪苍茫。

    荒凉的景象,一如既往。

    而就此凝神看去,数百里外的风雪中,竟然有人影出没,或是在雪原上疾驰,或是踏空盘旋而四处游荡。

    无咎尚未出声,便听有人说道:“趁着神族立足未稳,且当机立断,无咎兄弟……”

    洞穴仅有四五丈方圆,显得有些拥挤。玉真人站在人群中,扬声道:“

    无咎兄弟,你与万祖师、鬼赤巫老,带着夔龙卫先行出击,得手之后,就此西去,以免殃及玄鲲境。待危机解除,你我重聚不迟,途中却要小心……”

    无咎禁不住打断道:“慢着……”

    玉真人却不容置喙,正色道:“无咎兄弟,大敌当前,生死关头,岂敢畏战?”

    无咎道:“并非如此,我是说……”

    “我乃神殿使,不便与毕节长老当场翻脸,无咎兄弟出击之后,我自当暗中相助。难道你要朴家主、沐家主,亲自冒险?原界家族饱经磨难,再也损失不得。或者说你信不过我?试问,十数万惨死的神族弟子答不答应……”

    玉真人振振有词,很是正气凛然。

    无咎皱着眉头,自顾说道:“你我外出扫荡月余,致使玄鲲郡各地伤亡惨重。此时的神族应该自顾不暇,又怎会在短短的半个月之后便寻到此地呢?”

    “这个……”

    玉真人的眼光闪烁,辩解道:“神族人多势众,找到此地不难。而眼下并非怨天尤人的时候……”

    无咎摆了摆手,他看向在场的众人,不慌不忙道:“神族已获悉你我的藏身之地,尚未找到具体所在。倘若所料不差,神族的大批高手已在远处蓄势以待。今日稍有不慎,玄鲲境必将迎来覆顶之灾!”

    “如何是好?”

    众人脸色微变。

    “弃守玄鲲境,突围西去!”

    无咎话语沉着。

    “状况不明,如何突围?但有不测,悔之晚矣……”

    玉真人的话音未落,便听朴采子道:“此事非同小可,稍后计较不迟!”

    “嗯,回头计较。”

    无咎不再啰嗦,抬手一挥。而便在众人离去之时,他又意味深长道:“究竟是谁走漏风声,招来神族的围攻呢?”

    玉真人似乎没听见,只顾连连摇头,很是无奈的模样……

    ……

    离开冰峰之后,深入地下百丈,再穿过一条十余里长的

    地下峡谷,便可返回玄鲲境。

    而巨大的冰窟之中,已失去了往日的宁静。

    成群的人影,聚集在冰坡的不远处,或窃窃私语、东张西望,或来回走动而神色不安。

    冰坡之上,同样是人影晃动。

    无咎与丰亨子、朴采子、沐天元、玉真人、万圣子、鬼赤围坐一处,虞青子、卢宗等天仙高人则是聚在四周。而众人的环绕之间,摆放着一块数尺大小的玉台,不时闪烁着变幻的光芒。

    这是原界家族的一件宝物,叫作堪舆台,不仅能够打造为阵法中枢,也另有诸多的妙用。此时随着法力加持,堪舆台的光芒中呈现出虚幻的景象,竟是玉神界的舆图,山河大川极为详细,还有各地的字符标注。

    “就此往西三十万里,便可抵达白凤郡,途经玄洞山、西鲲谷、元栗谷、天宇城。再去五十万里,为赤蛟郡……”

    朴采子伸手指点,景象变幻。

    无咎盘膝端坐,沉声道:“暂且定下元栗谷与天宇城,为落脚之地。届时临机变化,以防不测。”

    玉真人幽幽道:“本该及时出击,却坐失良机。诸位,莫怪我没有提醒啊……”

    朴采子与沐天元换了个眼色,各自神色迟疑。

    始终没有吭声的丰亨子,好像置身事外,此时突然睁开双眼,缓缓说道:“何去何从,且由无咎老弟定夺!”

    这位丰家主虽然修为大跌,却威望尚在,他的话语像是一锤定音,使得在场的各家高人纷纷点头称是。

    无咎也不谦让,继续说道:“虞青子、卢宗两位家主,担当戒备重任;朴家主、沐家主与各位高人,协助龙鹊、夫道子,与各家分派战车,整装待发,随时应变。”他言简意赅的交代几句,然后拂袖起身。

    “无咎兄弟……”

    丰亨子出声呼唤。

    无咎伸手将他扶起,两人并肩而行。

    万圣子看向鬼赤,也起身离去。

    在场的各家高人与弟子们,则是忙碌起来。

    龙鹊的大嗓门,更是响彻四方——

    “诸位听着,战车为我所有,各家听我吩咐……”

    玉真人依旧坐在原地,似乎有些郁闷。忙碌至今,也算是战功显赫,却因丰亨子的缘故,他依然未能取代某人。而盯着堪舆台所闪烁的虚幻光芒,他的脸上又露出一抹笑意……

    冰坡的尽头,便是敞开的洞口。

    无咎陪着丰亨子走入洞内。

    而丰亨子却挣脱他的搀扶,趁势递过来一个纳物戒子,分说道:“我原界的炼器高手,已熟能生巧,这半个月来,又炼制了数千枚震元珠。只可惜神族侵扰,只能就此作罢。”

    “够用了!”

    无咎接过戒子。

    “小老弟,放手而为!”

    丰亨子的话语,像是宽慰,或勉励,又像是嘱托。此时他的须发根根银白,眼角、嘴角多了细密的皱纹,再无曾经的高人威势,却显得更加的慈祥和蔼。不过,他深邃的眸子,依然洞彻人心。他与无咎点了点头,转身走向自己的洞府。

    无咎默然片刻,继续往前。

    穿过石厅,便是他与冰灵儿的洞室。他没有去看望他的仙子,而

    是直接返回住处。

    幽暗的洞内,扔了一地的酒坛子。

    无咎走到褥子上,盘膝坐下,禁不住便想饮酒,却又摇头作罢而眼光深沉。

    仅仅歇息了半个月,神族便蜂拥而来。要知道玄鲲境地处隐秘,极难找寻。若说没人走漏风声,谁肯相信?

    却依旧是无凭无据,唯有暗自猜疑。

    而大祸降临,唯有设法应对。

    先行出击?

    且不说玉真人如何,神族必然是有备而来,倘若贸然出击,最终只能抛弃玄鲲境内的原界弟子。

    而以静待变,会否错失良机?

    不知道。

    而他却知道如今的原界家族,再也经受不起任何意外。敌情未明之前,他不敢轻举妄动。否则便将辜负丰亨子所托,也辜负了他多年来的执着。而但有决断,他将全力以赴,哪怕是刀山火海,他亦义无反顾……

    无咎想到此处,只觉得心绪纷乱,随即舒展双袖,手中多了一物。

    一块折叠的布,被他缓缓摊开,只见污迹斑斑,破损陈旧,仅剩下丈余长,却依然能够看到上面的烈焰纹饰,与织绣的两个大字,破阵。

    这是一面战旗!

    有熊国,破阵营的战旗。上面的污迹,乃是将士的血。破阵二字,凝聚着万千战魂。

    无咎伸手抚摸着战旗,眉梢耸动、眼光闪烁。

    恍惚刹那,他好像回到了边关的战场,带着他的八百兄弟,在千军万马中浴血拼杀。铁蹄声、号角声、呼号呐喊声中,一面旗帜屹立不倒而猎猎迎风……

    嘿,从凡俗边关,至灵山仙门,从神洲九国,再至玉神界。纵使风云变幻几多回,不变的依然还是血腥的杀戮!

    而战旗不倒,战意不灭…

    ……

    冰峰上。

    三人借助洞穴与禁制的遮掩,凝神看向远方。

    风雪如旧,四方空旷。

    而茫茫的雪原上,已聚集着成群的人影、兽影。就此往东、往南、往北,同样是人影混乱,却彼此首尾相接,环绕着数百里方圆。便如平地筑起壁垒,煞是壮观而又阵势惊人。

    “我二人察觉有变,不敢隐瞒,无先生请看——”

    “仅仅过了半日,神族便已聚集了数十万众……”

    “而更多的神族高手,源源不断赶来……”

    “神族早已知晓玄鲲境的具体所在,之所以尚未逼近,无非想要困住你我……”

    无先生,便是无咎。与他说话的两人,乃是虞青子、卢宗。

    “明日此时,神族或将聚集百万之众……”

    “强攻之下,玄鲲境不堪一击……”

    “我原界危矣……”

    “无先生……”

    “明日此时,启程西行!”

    “明日此时?”

    “嗯,是生是死,且待明日此时……”

    虞青子与卢宗面面相觑。

    无咎不再多说,转身遁入地下……

    无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