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谁会喜欢前后不分的搓衣板啊

    “宝贝,你怎么了?”

    出差回来的苏念桐听到楼上房间传来宠溺的声音,她的心顿时往下沉了。

    她不由得放轻了脚步上了楼,听到了女人的娇嗔:“你跟她朝夕相对,真的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女人的话苏念桐微怔。

    说实在的,她也很想知道那个跟她结婚两年的丈夫对她有没有一点感情。

    沈楠谦不屑的语气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她就像家里的一个家具,我怎么会对一个家具有感情呢?”

    这简单的话仿佛一把刀子,狠狠地刺向苏念桐的心。

    她原本以为,即使沈楠谦一开始不爱她,但是朝夕相对,他能对她日久生情。

    如今看来,是她把一切都想得太美好了。

    “那你和她结婚这么久了,你就没有碰过她吗?”

    “碰她?就她那前后不分的搓衣板,我还真是提不起一丁点儿兴趣。”

    站在房间外面苏念桐我只觉得他们的话好像一支支淬了毒的利箭,直直的刺向她的心。

    虽然看不到他们此刻的嘲笑与戏谑,可是,他们的话提醒了她,在这段婚姻中是多么的卑微,多么的可怜。

    愤怒与不甘席卷了她整个心房,浑身的血液都往她的脑门上冲,她不顾一切地推开了门。

    即使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看着他们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她仍旧觉得万箭穿心。

    床上的两个人似乎没有料到苏念桐会提前回来,他们瞥了她一眼,眼中满满都是不屑的光芒。

    陈若瑄低声地喊了句“亲爱的”,她有些慌乱地拉过了被子盖住了衣不蔽体的自己。

    “别理她。”沈楠谦不再看苏念桐,他亲密地搂着陈若瑄。

    苏念桐只觉得的耳朵嗡嗡作响,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理智。

    她冲上前掀开了他们的被子,歇斯底里地指着陈若瑄,厉声地呵斥:“滚出我的家!”

    她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像一个疯子,但是一个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你发什么神经?”沈楠谦拧眉不悦地看着她。

    “我发神经?”苏念桐强忍心酸,哽咽地说:“沈楠谦,你欺人太甚了!你把别的女人带回来,躺在我的床上羞辱我还好意思说我发神经?”

    “楠谦……”陈若瑄怯生生地喊了一声,那模样还真是我见犹怜啊!

    “没事。”沈楠谦轻声地安抚了陈若瑄后穿好了衣服才下床。

    “沈楠谦!”

    苏念桐努力地冷静,可是一看到床上的女人,她的气就不打一处出。

    愤怒与屈辱让她失去了理智,她握起拳头冲上前去,想要狠狠揍那女人一顿。

    察觉了苏念桐的意图,沈楠谦大喝一声“滚开”就将她推开了。

    苏念桐连连后退,背狠狠地撞上了后面的墙壁。

    她痛得差点就掉眼泪了。

    沈楠谦有片刻的愕然。

    不过,那样的愕然并没有持续太久,他下了床,将苏念桐拖到了书房。

    “你放开我!”苏念桐挣扎着,她的眼睛火辣辣的疼,眼泪也在眼眶里打滚了,“沈楠谦,你太过分了!你怎么把别的女人带回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你闹够了没?”沈楠谦一脸的不耐烦,他不客气地说:“你生气给谁看呢?我当初为什么娶你,你难道不清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