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八章 自讨没趣的女人

    沈楠谦没有说话,吃过一顿食不知味的晚餐后,他送了陈若瑄回家了。

    “楠谦。”陈若瑄小心翼翼地望着他,“你还好吗?我很担心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父母的感情出问题让他觉得烦恼了,他的人虽然在她的身边,可是,她却明显感觉到他的心不在她的身上。

    “下车吧,你到家了。”

    沈楠谦慢慢地停下了车子,并没有看陈若瑄。

    他的反应让陈若瑄很是不安。

    她解开了安全带,不顾他阴沉的脸色,她凑了过去,伸出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她吐气如兰一般地说:“我不喜欢你闷闷不乐的样子。我知道你最近不开心,看到你不开心我也很难受。”

    沈楠谦看着近在咫尺的陈若瑄,他的心情并没有好转。

    “亲爱的……”

    陈若瑄轻声呢喃,她的唇距离他的唇只有几公分了,甚至,她说话的时候,她嫣红的唇瓣擦过他的薄唇。

    “亲爱的,我在呢,我在你身边呢。”

    她闭上了眼睛,凑过去要吻沈楠谦。

    然而,沈楠谦却别过头,避开了她的亲吻。

    那一瞬间,陈若瑄的脸上满满都是难堪的神色,他的举动让她觉得被人打了几巴掌都还要难受。

    她恨不得面前能出现一个地洞,让她钻下去。

    “时间不早了,回去吧。”沈楠谦仿佛没有看到陈若瑄的难堪,他轻轻地推开了她。

    即使心里难受,陈若瑄也还是佯装坚强,她直直地盯着沈楠谦,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沈楠谦愣了一下,说:“没有的事情,你别乱想。”

    “真的是我乱想吗?”陈若瑄自嘲地笑着,她的眼睛慢慢地变红了,“或许连你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你最近对我有多么冷漠。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你和苏念桐离婚之后就变了呢?”

    “苏念桐”这三个字犹如一个开关,开启了沈楠谦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他那好看的眉毛几乎都打结了,他说:“能不能不要提她?”

    他和苏念桐离婚了,是没有关系的两个人了。

    “为什么不能提她?”陈若瑄咄咄逼人地说,“我觉得你就是因为她才冷落我的。”

    沈楠谦盯着陈若瑄,沉默片刻后才说:“我不想因为不重要的人和你争吵。你也累了,回家去吧。”

    陈若瑄本来还想和沈楠谦好好地争辩一番的,可是,看到他这样的态度,她顿时觉得自己仿佛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怎么都不痛快。

    最后,她负气地下了车,并且狠狠地摔上了车门。

    她原本以为沈楠谦会跟以往一样好好地哄哄她的,谁知道他却开车扬长而去。

    这一刻,她的脸色阴沉得可以媲美暴风雨前的天空了。

    沈楠谦把车子开得很快,然而,车速再快,他心里的苦闷也还是没有消失。

    想到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不愉快,他苦笑了一下,他最近还是流年不利啊!

    不过不管怎样,他都会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好的。

    没几天,程凌浩就摸清楚了周明媚的底细了。

    “我让人查到了周明媚的资料了,先发给你了。”

    “知道了。”沈楠谦挂掉了电话后一秒钟都没有耽误地开车来到了周明媚的住处。

    站在门外,想到父亲竟然把周明媚安排在距离他们家不远的地方,他只觉得嘲讽不已。

    如果不是周明媚不甘心躲在暗处,私自跑到爷爷的寿宴上闹事,说不定他和母亲永远都不会知道父亲出轨的事情吧?

    闭上眼睛,将凌乱的思绪赶走,他才按下了门铃。

    “大叔,你怎么来……”

    前来开门的周明媚看到站在门外的人竟然是沈楠谦,她明显一怔。

    回过神来后,她连忙关上了门。

    沈楠谦早就察觉了周明媚的意图,他不理会她的抗拒,用力地推开了门,随即扬长而入。

    “你怎么回事啊?干嘛跑进我家里来?我不欢迎你,你赶紧走!”

    沈楠谦站在客厅里,冷笑着望着对他下逐客令的周明媚,说:“我想你需要和我谈谈。”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谈的。”

    周明媚毫不客气地朝沈楠谦翻了个白眼,随后,她走到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坐下。

    她细细地端详着刚做的指甲,丝毫没有将沈楠谦放在眼里。

    沈楠谦并没有拐弯抹角,他开门见山地说:“你要多少钱才肯离开我爸,开的价吧。”

    “切。”周明媚不屑地冷笑,“你开口闭口都是钱,满身铜臭味,跟你说话真没劲。跟你这种人说话就是浪费时间,你最快快点滚,不然我要叫保安了。”

    “这里没有外人,你在我爸面前那一套就不用在我面前装了。”沈楠谦毫不客气地说,“惹怒了我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趁我还有耐心,你就开个价,不然我多的是办法对付你。”

    “你这是在威胁我?”周明媚似笑非笑地望着沈楠谦,似乎根本不把沈楠谦的话放在眼里。

    “像你这样的小角色根本不值得我威胁。”沈楠谦冷声道。

    周明媚跟他都不是一个层次的,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的关系,他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和周明媚有任何的交集。

    “你……”周明媚被沈楠谦的话气到了,她恨恨地瞪了沈楠谦一眼,呵斥地说:“你真讨厌。”

    “少废话,要多少钱?”

    “呵呵。”周明媚的态度没有任何的改变,她说,“你来这里跟我说这些,你爸爸知道吗?”

    沈楠谦没有回答。

    周明媚又说:“我知道你想什么,也知道你是怎么看我的。在你的心里,我无非就是看上你爸爸的钱,然后不要脸的凑上来了。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感情,我和你爸爸是真心相爱的。”

    “真心相爱?”沈楠谦冷笑,“如果我爸不是沈氏集团的前任总裁,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薪族,你会爱他?”

    “当然!”周明媚挺起了腰,她直直地对上沈楠谦的眼睛,说:“我和你爸的感情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你也别想着用钱来拆散我和你爸了,你更不要想着伤害我肚子里的孩子,不然我会跟你拼命的。”

    周明媚才一说完,沈楠谦的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