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百六十七章 去医院

    不知道是不是那天在山里淋了雨,苏念桐觉得头重脚轻,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她一连打了几个喷嚏。

    恰好从她的房间前经过的陈君见关切地敲敲门,说:“念桐,你还好吗?我一直听到你打喷嚏。”

    苏念桐笑着摇摇头,她吸了吸鼻子,说:“有点难受。”

    “该不会是感冒了吧?”陈君见说着走了过来,她伸出手去摸了摸苏念桐的头,“老天你发烧了?赶快躺下好好休息。”

    “我发烧了吗?”苏念桐的模样看起来有些迷糊。

    “你呀,我真的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了,竟然连自己发烧都不知道,赶紧躺下来吧。”陈君见佯装生气地瞪了她一眼。

    苏念桐听话地躺在床上,她自嘲地笑道:“怪不得觉得浑身都不对劲呢。”

    “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了,我吃点退烧药,睡一觉就好了。”

    “那你先躺着,我去给你找退烧药。”陈君见说完,又转身离开了苏念桐的房间。

    躺在床上的苏念桐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

    她的身体一阵冷一阵热,感受到的一切似乎都不真切了。

    她的喉咙也像是被火烧着一样,火辣辣地疼。

    没片刻,陈君见就拿着药,端着热水走了进来。

    她叮嘱地说:“快吃点药吧。”

    苏念桐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她接过水,吃了药,觉得干燥疼痛的嗓子稍微好了一些。

    “赶紧好好休息,我就在隔壁,你有什么事情叫我就行。”

    苏念桐感激地笑了笑。

    这一刻,她只觉得眼皮似乎有千斤重,怎么都睁不开了。

    她闭上了眼睛,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陈君见见状,帮她拉了拉身上的被子,才转身离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念桐的手机响起了。

    然而,昏睡中的她似乎没有听到手机铃声。

    隔壁的陈君见听到手机铃声,她连忙走进了苏念桐的房间里。

    她生怕手机铃声会吵醒苏念桐,于是,她没有多想就接起了电话。

    “在做什么呢?要不要出来喝点东西?”

    陈君见听到沈楠谦的声音,听到他那宠溺的语气,她的心仿佛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着,有些难受。

    “怎么不说话呢?该不会是接到我的电话,激动的得都说不出来了吧?”

    陈君见回过神来,感受到沈楠谦语气中的亲密,她苦笑了一下,低声说:“你好,沈先生,我是陈君见。”

    沈楠谦怎么就没有料到是陈君见接的电话,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打错电话了。

    不过他很快地调整了思绪,“陈小姐,你好,我找念桐,请问她在吗?”

    陈君见瞥了一眼还在昏睡中的苏念桐,她在心里叹息一声,低声地说:“她在,不过她有些不舒服。”

    “怎么了?”原本坐在沙发上的沈楠谦不由得挺直了腰,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担忧的感觉席卷了他整个心房。

    “她发烧了,刚刚吃药躺下了。”

    “发烧了?好,我知道了,谢谢。”

    沈楠谦说完没等陈君见说话就挂掉了电话。

    陈君见握着苏念桐的手机,心头沉甸甸的。

    她望向了苏念桐,也不知道把苏念桐不舒服这件事情告诉沈楠谦是不是对的。

    沈楠谦挂掉电话后就起车钥匙就往外走。

    刚走进电梯里就遇到了程凌浩。

    “这么晚了要去哪里啊?”程凌浩好奇地询问,“该不会是要去约会吧?”

    “念桐发烧了,我放心不下,过去看看。”

    “发烧了?”程凌浩的眉头拧了起来,“怎么发烧了?要不要我也过去看看?”

    “可能是之前淋雨感冒了。你就不用过去了,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就行。”

    “好。”程凌浩点点头,目送着沈楠谦离开。

    沈楠谦很快地来到了孤儿院。

    “沈先生,你来了!”

    陈君见猜到沈楠谦会来,所以她一直都在院子里等着。

    “嗯。”沈楠谦点点头,“念桐的房间在哪里?麻烦你带我去。”

    陈君见应了一声,随后才带沈楠谦到苏念桐的房间里去了。

    沈楠谦一走进去就大步地走到了床边。

    他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烧还没有退,他沉声问:“她吃了退烧药多久了?”

    陈君见将沈楠谦的举动尽收眼底,她一时间都愣住了。

    “陈小姐?”没有得到回应的沈楠谦抬起头看了陈君见一眼。

    陈君见回过神来,满怀歉意地笑了笑,“抱歉,我刚才在想别的事情,你说了什么?”

    “我说她吃了退烧药多久了?”

    “有快一个小时了。”

    “一个小时?”沈楠谦的眉头拧了起来。

    一个小时都还没有退烧他实在有些放心不下。

    他担忧地伸出手去拍了拍苏念桐的脸,低声说:“念桐,念桐。”

    躺在床上的苏念桐昏昏沉沉的。

    她知道有人在她的房间里,也听到有人在喊她,可是,她就是没有办法睁开眼睛。

    更要命的是她的手脚仿佛不属于自己的,动都动不了。

    沈楠谦又叫她几声,仍旧没有得到回应后,他说:“得去医院了。”

    “去医院?”陈君见错愕地看着沈楠谦,“念桐不喜欢去医院,她……”

    “不喜欢去也要去。”沈楠谦说着就要弯腰抱起苏念桐。

    “可是念桐没有身份证,不能去大医院。”

    沈楠谦一听到这样的话,他的脸色就沉了下来了。

    陈君见看着沈楠谦那阴沉的脸色,她顿时有些胆怯,她细声说:“她吃了退烧药,估计很快就能退烧了,实在不行,我们这附近有一家诊所,我……”

    “别说了。”沈楠谦打断了陈君见的话,他把苏念桐拦腰抱起,“她烧得这么严重,吃药都没有退烧,必须要去医院。”

    陈君见看到沈楠谦那坚定的神色,她只好让步了。

    沈楠谦抱着苏念桐走出了房间。

    陈君见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后,她跟上了沈楠谦的步伐。

    等到沈楠谦把苏念桐放在车子的后座,她说:“我和你们一起去医院吧。”

    沈楠谦看了陈君见一眼,并没有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