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百六十八章 世事难料

    沈楠谦开了导航,把车子开得飞快。

    陈君见坐在后座上,紧紧地楼住苏念桐。

    不久后,他们就带当地最大的医院了。

    下了车,沈楠谦急忙抱着苏念桐走进了医院里。

    “麻烦你照看一下她,我去给她挂号。”

    他小心翼翼地把苏念桐放在了一旁的长椅上随后才去给苏念桐挂号了。

    陈君见疑惑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挂号窗口前,沈楠谦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了苏念桐的身份证,随后才把身份证递给了挂号的工作人员。

    三年前,苏念桐失踪后,他就一直把苏念桐的身份证带在身上。

    没有想到这张身份证在今天派上用场了。

    “念桐,你还好吗?”陈君见低声地对苏念桐说。

    不过,苏念桐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不久后,沈楠谦拿着挂号单回来了。

    陈君见偷偷瞥了一眼,当她看到挂号单上是苏念桐的名字,她的眼中写满了震惊。

    不过,她都还没有来得及细想,沈楠谦就抱起苏念桐去做检查了。

    医生给苏念桐做了检查,确定她是病毒感染导致的发烧。

    因为她一直高烧不退,医生就让她打点滴了。

    病房里,苏念桐仍旧双眼紧闭地躺在床上,沈楠谦则一直都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怎么都不肯松开。

    陈君见将沈楠谦的举动尽收眼底,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打破了病房里的沉默。

    “沈先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沈楠谦回过神来,他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

    “你和念桐究竟什么关系?”

    陈君见的话音刚落,沈楠谦不由得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对上沈楠谦的目光,陈君见的心微微地颤动了一下。

    她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念桐是我很好的朋友,所以我才会多问几句。”

    “嗯。”沈楠谦应了一声,看模样似乎不愿意和陈君见多说。

    陈君见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开口询问了,自然不会就这么放过这个话题。

    她继续说:“我能感觉得到你对念桐的态度很不一般,先不说你这些天来对念桐的过分关注,最重要的是你刚才是用念桐的身份证来挂号的吧?”

    没有身份证,根本没有办法在大医院挂号。

    沈楠谦笑了笑,他仍旧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去温柔地摸了摸苏念桐的脸。

    “你们……以前是情侣吗?”陈君见终于还是问出口了。

    沈楠谦并没有开口。

    就在陈君见以为他永远不会回答她的问题的时候,她听到了让她震惊的答案。

    “不,我和她不是情侣,我们是夫妻。”

    “什么?”陈君见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是,当她看到沈楠谦凝视着苏念桐时候那温柔的神情,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听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做梦都没有料到他们竟然会是夫妻。

    一时间,她似乎听到了梦想破灭的声音。

    很快的,她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盯着沈楠谦,不愿意错过她丝毫的反应。

    她说:“你们竟然是夫妻?”

    “嗯。”

    沈楠谦应了一声,他的视线一直都落在苏念桐的身上没有离开。

    “这,这真的太让人意外,太突然了。”陈君见的脑子乱糟糟的,即使如此,她也还是努力地让自己保持个往常无异,“既然你们是夫妻,为什么念桐这么多天都没有说呢。”

    她自认为是苏念桐这些年来最交心的朋友了,没有想到苏念桐却瞒了她这么重要的事情。

    顿时间,她的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她暂时还不知道我和她之间的真实关系,也是希望你不要告诉她。”

    “为什么?”陈君见不可思议地盯着沈楠谦。

    “我有我的顾虑,有我的想法,希望你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沈楠谦盯着陈君见,沉声叮嘱。

    陈君见愣住了,她并没有开口说话。

    “今天谢谢你陪我们来医院,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照顾她就可以了。”

    “我留下来陪你吧。”陈君见不假思索地说,“念桐是我很重要的朋友,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谢谢你对她的关心,这里有我就可以了,你回去吧。”

    “可是……”

    “陈小姐,我让助理来送你回去吧。”

    沈楠谦的逐客令已经下的这么明显了,陈君见知道自己再呆在这里也是自讨没趣。

    于是她只好笑了笑,说:“不用麻烦了,时间都这么晚了,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了,我明天再过来看看念桐。”

    沈楠谦应了一声。

    陈君见看了看病房里的两个人,最后还是转身离开了。

    白天喧闹的医院,此刻已经变得安静了。

    陈君见走在医院里,想到刚才沈楠谦跟他她说的那些话,她的心乱糟糟的。

    从沈楠谦出现的那一天,她就能感觉到沈楠谦对苏念桐的态度很不一般,只是她做梦都没有料到他们两个竟然会是夫妻关系。

    回孤儿院的路上,她一直都是魂不守舍的。

    “君见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陈君见才刚走进过院的院子里,就听到了陈院长那慈祥的声音。

    她回过神来,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陈院长,她扯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她低声地说:“念桐不舒服,我送她去医院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发烧了,吃了退烧药也没能退烧,所以送她去医院了。”

    “怎么会这样?我过去看看。”陈院长说完就不放心地往外走了。

    “不用了院长,沈先生在那里照顾了。”

    “沈先生?”陈院长的眉头拧了起来,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陈君见直直地凝视着陈院长,她总觉得有满肚子的话要和陈院长说,“院长您知道吗?沈先生竟然是念桐的丈夫。”

    “什么?丈夫?”陈院长一脸震惊,不过消化了陈君见的话之后,她心里也是恍然大悟了。

    她之前一直不明白沈楠谦帮助他们的动机,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但是,如果沈楠谦是苏念桐的丈夫,一切就有了完美的解释。

    “院长你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吗?”陈君见目不转睛地盯着陈院长。

    “我怎么知道呢?”陈院长摇头笑了笑,感慨地说,“真是世事难料啊!”

    谁能想到当初她从海边捡回来的失忆女子竟然是大财团的总裁夫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