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百六十九章 心中有愧

    “是啊,世事难料。”陈君见苦笑了一下。

    陈院长没有错过陈君见的反应,她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她细细地打量着陈君见,低声说:“君见,你还好吗?”

    陈君见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在陈院长的面前流露了太多的情绪,她笑了下,说:“我还好。院长,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说完,她举步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陈院长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地看着陈君见远去的背影。

    陈君见回到了房间里,想到最近的事情,她重重地叹息一声,唇角的苦笑久久都没有褪去。

    与此同时,医院的病房里。

    沈楠谦一直坐在病床前,寸步不离地守在苏念桐的身边。

    不知道是不是打了点滴的缘故,苏念桐开始慢慢地冒汗了,他不停地给她擦汗。

    到了后半夜,她的烧终于退了。

    始终守候在她身边的沈楠谦终于放下心来。

    他神情温柔的看着苏念桐,一时间百般柔情爬上他的头。

    没多久,沉睡中的苏念桐开始梦呓了,她浑身发抖,不停地说:“不要,不要,放开我……”

    沈楠谦一听到这样的话,他的眉头紧紧地拧了起来,他用力地握她的手。

    “别害怕,有我在你身边,没事的。”

    可是熟睡中的苏念桐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冷汗不断地从她的额头冒出来。

    她双眼紧闭,继续梦呓。

    “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沈楠谦听到她抱歉的话语想到她潜意识里对父母的愧疚,他的心头沉甸甸的。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间,他有一种等到她清醒之后,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她的冲动。

    然而,这样的想法才在他的心里浮现片刻,就被他否定了。

    他不敢冒险,他生怕她知道真相,最后会离他而去。

    心里苦涩不已的他凑上前去,在她光洁的额头印下一吻。

    “没事的,不要害怕,好好睡一觉吧,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不知道是不是沈楠谦的安抚起了作用,苏念桐渐渐地平静了,最后沉沉地睡去。

    沈楠谦始终寸步不离地守在她的身边。

    东方的天空渐渐的泛起了鱼肚白,原本安静的医院又变得喧闹起来了。

    耀眼的光线从窗外洒了进来,躺在床上的苏念桐眉心轻蹙。

    一直守在她的身边的沈楠谦看到这样的情形,不由得轻喊一声,“你醒了吗?”

    苏念桐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她慢慢地睁开眼睛,

    周围陌生的环境让她很是疑惑,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她有一种不知道身在何处的感觉。

    “感觉还好吗?要不要叫医生?”

    沈楠谦关切地询问,下一秒钟,他的手已经摸在了她的额头上。

    发现她的体温正常,他心里的担忧少了一些。

    苏念桐的视线落在了沈楠谦的身上,看到他那憔悴的模样,她更加傻眼了。

    “你……”

    才一开口,她就发现声音沙哑难听,喉咙更加火辣辣的疼,像是被火烧着一样。

    沈楠谦见状连忙拿过一旁的水杯,凑到了她的唇边,低声地说:“喝点水吧,会舒服一点。”

    苏念桐在沈楠谦的帮助下坐了起来。

    她喝了一点水,觉得喉咙舒服了一点。

    她环视周围一眼,沉声询问,“我怎么在医院里了?”

    她的脑子有些沉,里面像是装了浆糊,没有思考的能力。

    “你昨晚发高烧了,一直迷迷糊糊的,所以我带你来医院了。”

    苏念桐没有说话,脑子稍微变得清楚一点的她只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她直直地盯着沈楠谦,“你怎么会知道我发烧了?”

    “我刚好给你打电话,是陈小姐的电话,她告诉我的。”

    苏念桐正要继续说些什么,然而这个时候有一抹纤细的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了。

    “太好了念桐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啊?”

    陈君见提着一个保温壶,嘴角含笑地走了进来。

    “我没事了,谢谢。”

    “没事就好,昨晚真的吓坏我了,还好有沈先生在,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说完,她把保温壶放在了柜子上。

    “你昨晚没有吃东西,现在估计也饿了吧,我给你熬了点粥,你趁热吃吧,吃饱了身体才会好的。”

    “谢谢你。”苏念桐感激地对陈君见笑了笑,心里暖烘烘的。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能遇到这样的好朋友真的是她的荣幸了。

    “沈先生,你照顾了念桐一夜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了行了。”

    “不用了。”沈楠谦拒绝了陈君见的好意,“我不累。”

    “可是……”

    “不用可是了。”沈楠谦再次拒绝,“你如果有事情要忙就赶紧去忙吧。”

    陈君见正要继续说些什么,苏念桐就开口了:“我不想再呆在医院里了,我想出院。”

    沈楠谦瞥了苏念桐一眼,他深知苏念桐的个性,于是说:“我去问问医生。”

    随后,他站了起来,若有所思地看了陈君见一眼才转身离开了。

    等到沈楠谦离开后,陈君见才笑着对苏念桐说:“沈先生还真是关心你呢,他昨晚守了你一夜,你在他的心里一定很重要。”

    “怎么会呢。”苏念桐不自然地笑了笑。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对你有多好。”陈君见继续说,“其实,你都没有想过为什么吗?”

    苏念桐沉默了。

    她不是没有想过,而是不敢想。

    她的直觉告诉她,沈楠谦跟她的过去有关。

    可是,她的潜意思里却害怕知道以前的事情。

    “其实我很羡慕你。”陈君见感慨地说,“能遇到一个对你这么好的人,真的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我……”

    “好了君见。”苏念桐打断了陈君见的话,“什么都不要再说了,我心里有点乱。”

    陈君见盯着苏念桐片刻,最后还是把剩下的话都忍回心里了。

    苏念桐转过头去,看着窗外的风景,心头沉甸甸的,怎么都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