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阴谋(一)

    今夜的小牛村跟以往的每一个平凡的夜晚都别无二样。

    村民早已收拾好农具回到炕上跟家人工序天伦,农耕的动物们也已经进入了休憩,就是那只总是乱报时的大公鸡也安安静静地趴在草垛上睡觉。

    整个村庄都陷入了睡眠。

    当然也有例外,王屠夫家好像还是很热闹的样子。

    村民们也见怪不怪,这一家子的戾气重的很,夫妻两人天天打架,王屠夫仗着自己赚到一两个小钱老是虐打老婆孩子。可是这后来的老婆哪是省油的灯啊,对骂扭打毫不落下风。

    这新媳妇的一对儿女有亲妈护着过得也不算差,看他们那白白胖胖的样子就知道了。可已故的王大嫂子那一对儿女,可怜见的呦,衣不蔽体,瘦骨嶙峋的,都不知道有没有吃上一顿饱饭。

    隔壁的李大娘还说过这王屠夫的新媳妇经常拿两个孩子撒气,不给吃喝什么的还算温和,更多的是动辄打骂。

    这不,这么大的声响,肯定是又打起来了。乡亲们摇摇头,不去理会。

    王大丫搂着弟弟一脸麻木地看着两个冤家厮打,这两个都不是人,这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打起来,一会和解了一定会转而拿他们俩撒气。继母亲生的儿女这会定是坐在隔壁的屋子里吃饱喝足已经歇下了吧。

    “你这个死鬼,就知道喝酒吃肉。我妹妹家都住上了宽敞明亮的瓦砖房了,我还窝囊地缩在这个土胚房里。我是瞎了眼才跟了你这个窝囊废了。”身材丰满的妇人如同泼妇骂街一般噼里啪啦就是一通好骂。

    男人喝得醉醺醺的,满身酒味,意识清醒了些,含含糊糊地回道:“你们这些小娘皮,吃老子的用老子的,还唧唧歪歪。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女人也不害怕,一副豁出去样子一把掀开桌子:“我怕你做什?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你以为我是以前那个吱都不会吱一声的黄脸婆,不出这笔钱的话我的爹娘可不会罢休。”

    王屠夫闻言有些忌惮,这婆娘的爹娘兄弟都很疼她。之前她做了寡妇还能被兄弟接回去供养,还给带回去一堆嫁妆,听说她原夫家的人因为这事被打地不轻。

    “总之,这钱你出也得出,不出也得出。我弟弟娶媳妇礼钱可不能少。我看大丫头她妈留下的那支簪子不错,配我的弟媳也算过得去。”

    男人不再言语,这话是不再从他那抠钱的意思。反正是秀娘留给大丫的,都是一家人,拿去也没关系。

    王大丫攥紧衣角,身子发颤,眼里透出泪光,可还是咬唇没出声。

    妇人满意地点头,不再看那个没出息的死鬼,对大丫道:“还愣着做什?赶紧去伺候你爹。”大丫战战兢兢地迎上王屠夫,果不其然还没走到他跟前被一脚踢飞,整个人像脱线的风筝摔倒撞到桌角上,晕过去了。

    女人像是没看到对方的暴行似的,扭着丰满的身姿离开了屋子。只剩下额头流血的王大丫,缩在一边的二儿子以及已经呼呼大睡的王屠夫。

    夜半时刻,一个瘦小的身影鬼鬼祟祟地走在王家的院子里,她的脚步很轻,只有地上的蟾蜍被惊地跳起来。

    主屋里的王屠夫两夫妇睡得正熟。丝毫没有发现不速之客的到访。

    黑影先是在梳妆镜的地方停留了一下,好像在拿什么。然后蹑手蹑脚地挪到炕边,确认两人都已经熟睡,她用一张布捂住女人的脸,对方挣扎了几下,慢慢地不再动弹。

    黑影顿了一下好像在犹豫什么,好一会,举起手上的钝器,手起刀落,粘稠的液体四下溅起,散落到屠夫脸上。

    然后她颤抖的手摸了下女人的脉搏,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把刀塞进男人手里,再将一把血抹到男人的手上。这般大动作,王屠夫仍然呼呼大睡,完全不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

    黑影逃一样跑出房间,回自己的地,弟弟还在睡,她迅速拿了一套破破烂烂的衣服逃似地冲出王家。

    她跑到村庄附近的一条小溪边,放下手上的破烂衣物,一把跳进水里,用颤抖的手冲洗身子。

    “谁?”王大丫警惕地抬起头,眼神凌厉地望向草丛,她匆匆套上衣物跑过去扒开,什么也没有。那后面一片旷野,连个鬼影也没有。

    王大丫放下心,回到小溪冲洗血迹。

    躲在小黑盒里的宁夏把自己扑通狂跳的心放回胸腔,往黑盒子里缩了缩,屏住呼吸。

    吓死人了,有木有。她不就是晚上睡不着嘛,出来溜达溜达。不想刚好碰上刚刚杀完人出来消灭证据的女主。不要这么对她呀!

    宁夏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年了,原来的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工薪族。她自小在孤儿院长大,勉勉强强读了一个普通二本,又勉勉强强留在了一个大公司赚一点基本工资。穿越之前已经供了一套房子,只要再还三十五年就可以还清贷款,成为人生赢家了。

    不想,扑通一下跑到了一个落后的世界,过来的时候她的新身体还蹲在地上玩泥巴。她迷迷糊糊地被不认识的,声称是她娘的大妈叫回去了。一片混沌地活了好些日子,她才弄清楚了这里是大牛村,自己成了宁家的小女儿宁夏。

    某天听了一耳朵的王屠夫家的八卦,心里直骂我了个大槽,穿什么不好,来了个有主的世界,还是杀人不偿命的修仙世界。

    王屠夫家原配的大女儿王大丫就是女主,她将来可是要重生虐渣打脸荡平修真界的女强人啊。不过现在还没重生的她,只是一个窝窝囊囊地被继母虐待的小可怜。

    宁夏是不记得女主重生的日子啦,无所谓地过了一段悠闲的日子,反正跟她没关系,她可是比炮灰还不如的路人甲。不过,安全,她喜欢。

    不曾想今天失眠溜达回来就撞上女主心狠手辣杀人后毁灭证据的现场。

    还被发现了,幸好她有金手指,小黑箱,躲进去没人可以发现,真是保命的利器啊。要被心狠手辣的女主发现还不得死翘翘!

    宁夏这会还悠闲地围观起女主沐浴。该说女主不愧是能迷倒一大片修真天才的强人啊,怎么同是农村小丫头,她的皮肤怎么就那么好呢,那叫一个白皙如玉。

    宁夏再看一下自己黄黄的皮子,幽怨地叹了口气,有女主光环就是不一样。

    那个应该是女主的金手指,仙姝玉簪,前世被继母夺走,落到同父异母的妹妹手里的金手指。

    认主了,认主了,整个人都不见了。好羡慕哦,怎么办?人家是有女主光环的,盼不来的。不过转念一想后来那个针对五灵诀的大宗派,她觉得这个福还不是寻常人能消受的。

    嘛,想到哪里了啊。她还不知道自己这个书里名字也没有出现的路人甲是否有灵根。

    回去喽,多想无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