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阴谋(二)

    宁夏利索地从厨房里拿出碗筷,然后回房叫醒还在睡的父亲与哥哥,他们下地忙农活,她跟母亲一向心疼他们,早上都尽量让他们多睡会。

    她回到厨房以后,宁母见她过来让开一个位置给她帮厨,手下动作不停,却是念叨起村里的八卦来。

    “昨个王屠夫家又闹事了,听说动静还挺大的。早上还听到王屠夫的惨叫声呢。这乡民没一个愿意去劝,上回去的那个还不是被淘汰得狠回来的。”宁母的语气不屑,看来这一家子都不怎么受欢迎。

    亲娘,那不是普通的闹啊,王屠夫是一大早发现自己老婆的尸体才惨叫的吧。因为人缘差没被发现谋杀的事,该说什么好呢。

    “我看啊,说不准是报应。王大嫂子多好一人,他还去偷人,寻了这么一个泼妇。前妻还不过头五就巴巴把那寡妇娶回来,现在好受吧。”听了一耳朵女主的家庭八卦,宁夏有点慌。

    原来还有这么一出,怪不得,女主跟女配还有这样的宿怨。

    哦,她差点忘了,女主同父异母的妹妹王晴美也是个棘手的家伙。她重生前可是抢走女主一切的最后赢家,重生后也是活到最后一集的奇迹人物,当之无愧的第一女配。

    不过,奇了怪了,怎么心狠手辣的女主怎么没把小的一起杀了。

    “宁家大嫂,出大事了。王屠夫家出人命啦。”隔壁的李婶子跑进来怪叫道,然后冲出去,大概去别家报信了。

    宁母连忙叫醒宁父他们,匆匆吃了几口往王屠夫家赶过去。

    其实,宁夏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别人家出人命了,他们这么积极跑过去做什么。看热闹不嫌事大啊?这个时候不是更应该第一时间报官才对吗?

    一大波人跑到王屠夫家围观,她也是醉了。

    王屠夫的脸色苍白,似是受惊过度,站在他对面的是一对神色悲愤的老夫妇,应该是那位继母的父母,还有周围一大家子的叔叔婶婶。

    “畜生!”老公公颤抖地指着对面的王屠夫,似是喘不过气来。他们原先以为的乘龙快婿最终成为杀死自己女儿的凶手。

    如果不是晴美把他们带过来,指不定自己可怜的女儿今晚半夜的时候就无知无觉地被埋尸山野。到时这个杀人犯只要一问三不知就可以逍遥法外了,他们可怜的女儿啊。

    “你说!我们晓晓哪里对不起你了,让你一刀子去了她的命?我的女儿,你死得好惨。”老妇人扑在地上哀嚎,周边的乡民看了心生不忍,连忙让他们家的小辈把她搀起来。

    “阿父,你相信我。我也不知怎么地。我没动手啊!今个从被窝起来就摸到满手血,晓晓就倒在旁边。一定是有人陷害我。”王屠夫平日里再怎么残暴也是万万做不出杀人的勾当,他什么也没做呀!

    “你还狡辩,不是你,今早你藏什么劲?晴美他们今天敲门你还死活不肯出来,要不是我们这把老骨头来了,你怕是不肯认账罢了。”何老痛心疾首指责这个狼心狗肺的男人。

    他们何家三代都是书塾先生,在村里德高望重,唯独最疼这个小女儿,不想精心挑选的女婿一个是短命鬼一个是杀人犯,真是作孽呀!

    王屠夫哑口无言,还欲再辩驳,斜眼看到自己的大女儿直直的眼神,充满仇恨与怨念,还有隐隐的快意。他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是她!是那个不孝女杀死晓晓的,不是我。”

    说完以后他也愣住了,他怎么会?旁边沉默的乡民也忍不住了。“王老瘪,你别信口雌黄。大丫才多大啊,难不成会杀人?她平常任劳任怨还不肯说你一句,临了临了你拿她来当挡箭牌。”

    王家隔壁的李婶子叫得最大声:“今个大丫打水的时候,我见到她头上的伤,还问她咧。她不肯说,后来她弟弟偷偷跟我说昨个你把她踢飞,昏过去一整晚。她怎么去杀你的婆娘?”众人看向王大丫,她额头果然有一个创口,看起来结痂没多久。

    “什么人啊,冤枉一个孩子。”“虎毒不食子,心狠呐!”大伙七嘴八舌地责骂这个不知悔改的人渣。

    王大丫低垂着头,看起来十足一个饱受父母欺压的小可怜,惹的乡亲们心里更添怜惜。

    醒醒吧,就是这个看起来很可怜的孩子一刀砍死了她的继母还嫁祸给父亲。混在乡亲里观战的宁夏心里头呐喊,那个小眼神,她可看见了,勾得王屠夫冤枉她再博取同情。

    最后,王屠夫被闻风而来的县衙锁走了,这个替死鬼的下场怎么样宁夏也不知道。死得好冤啊!宁夏打了个寒颤,女主什么的离远点好了。

    娘,不要啊,她可不想要一个女主妹妹!宁夏听到乡亲们积极地邀请女主两姐弟去他们家住不由急了,最重要的是宁母也是其中一员啊。

    就算为了王家的大院子也不用这么积极呀,女主的东西可不好拿,要双倍偿还的。

    王大丫的脑子可没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她可清楚这些乡亲心里的弯弯绕绕,不就想着她家三进的大院子嘛。虽然她跟弟弟将来是要走修仙路的,但也不想便宜这些豺狼。

    喂,女主你是不是忘了刚才谁帮你说话的?也太愤世嫉俗了吧!

    王晴美两姐弟被接走了,何家富裕,不在乎一间土胚房,也不在乎多两双筷子。不过,王屠夫那个王八犊子的两个种别想他们何家来养,吃自己好了。

    临行的时候,王晴美跟王大丫来了个眼神厮杀,怎么大伙都像瞎了似的,这俩小丫头怎么看都不是善类。

    等着瞧吧,王晴美。你曾经夺走了我的一切,总有一日我要你尝尽苦楚。我要你站得有多高,就摔得有多惨。到时候我会踩着你的尸骨一步步登上高峰。王大丫看着那个离开的身影眼里流露出彻骨的恨意。

    一场大戏就这么落幕了。

    大牛村的生活回复了平静。宁夏当晚坐在炕上盘腿思考,女主的仙缘拉开了序幕,也就是还有一个月五华派的人就会来大牛村招人了。

    届时将是她们所有人命运的转折点。

    好烦啊,她到底有没有灵根啊!有女主的、危险的、神奇的修仙世界和无聊的、和平的、温馨的种田生活,哪个都不是很理想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