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 抢夺

    三月三上巳节,水边饮宴、郊外游春的节日。

    宁夏没想到这个不知道过了多少万年的异世界也会有着跟她原世界相同的节日,不过她所在的现世是工业化时代,很多传统节日已经隐没了。上巳节也只在宁夏的语文课本里出现过,还是选修的那种。

    当然,身为纯正的农村娃当然不会这么诗意地觥筹交错,邻水踏青。

    她们这些女孩子因着这个“女儿节”被大人们赶出来采摘野生蒿子制作蒿子粑粑,据说吃了这个可以安全度过阴气较重的三月三。

    回想味道鲜美的蒿子粑粑,宁夏舔了舔下唇,来到这个物质匮乏的古代世界她也就这么点追求了。

    当然,宁夏可没忘今天是重生女主和女配的交锋大戏,尽管她不是故意来看热闹的,可是能现场观战想想还挺带劲的。低调低调,宁夏,别送上门当炮灰。

    导火线可不是简单的东西,那就是即便在修仙界也难得一求的剔灵草。何谓之剔灵草,即是可以剔除灵根的灵草。

    对,就是这么暴力,吃一根剔除一条灵根的神器,就是不知道单灵根吃了能不能彻底“返璞归真”啦。

    宁夏混在姑娘堆里,一路欢声笑语到达长满蒿子的旷野。姑娘们三三两两分散在广阔的空地上,胆大的还自得地带起了歌。好一副怡然自得的乡趣图。

    这剧本不对啊,女主女配怎么分两拨呀!不管了,美味的蒿子粑粑比较重要。

    她是挺想要这个神物的,就是已经知道了剔灵草的女主更危险一些。

    都怪嘴碎碎的王晴美,你杀人就杀人,还念叨自己得了什么宝物又抢了对方什么金手指,典型的死于话多的反派。

    “哎呦!”娇滴滴地呻吟,王晴美也确实称得上人美声靓。嘛,看来王晴美的人缘不怎么好,周围的女孩像是看不到似的没人伸手去扶。

    王晴美觉得难堪极了。自父亲杀了母亲以后,他们两姐弟成了寄人篱下的累赘,舅母对她也没有以前那么和颜悦色了。她再也不能穿漂亮的衣服,也不能拿着母亲做的珠花炫耀。

    今天看到那个被她们欺负的王大丫像换了一个人,不但穿着焕然一新,整个人漂亮极了。她心中产生了无缘由的怨恨,这个贱种怎么敢过得比她好,她不是应该脏兮兮地缩在角落看着她们吃饭才对吗?

    那个死丫头见到妹妹也不知道打一声招呼吗?她愤愤不平地看着对方身影,一路上心不在焉地胡乱采摘一番。

    那株棵草好像有点不一样,她的心神被吸引了,不受控制地一步步靠近那里。

    不留神啪叽一下摔倒在地,她睁开眼,那株好似泛着紫色流光的野草就在她眼前,只要摘下来……把它摘下来。

    时刻关注着那边动静的宁夏发现女主像是闻到油的耗子瞬间就到达王晴美的专场。

    就是这一刻,王晴美发现剔灵草的时候。女主这个时候去抢,也不怕抢不到?大概是想气死对方吧,宁夏观察了下王晴美被截胡以后涨成猪肝色的脸猜测到。

    王晴美就要够到那棵带给她奇异感觉的草了,一只纤细的手在她碰到之前摘走了那株草。她心中突然生出一种恍然若失的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她生命中永远缺失了。

    “王大丫!”她咬牙切齿看着站在她面前俯视的女孩。她从地上爬起来怒视对方:“你凭什么抢我的东西。这是我先看到的。”

    王大丫神情愉悦:“可这是我先摘到的。妹妹若是缺这么一株野草,大可去别处再找一株。难道离开了亲娘,这般穷,连一株野草也不舍得。”

    王晴美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整个人愤怒地颤抖起来,又奈何不了对方,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宁夏发现女主还逗留在那块地上好一会,她猜测应该是检查有没有漏网之鱼。

    想到这个宁夏有点想吐槽,你以为宝物是扎堆的,有一个给你就不错了。当然,宁夏她是不一样的,因为她有上帝视角。

    女主放弃搜寻那块地以后,宁夏悄咪咪观察其他人的流动情况,数到第三个大队进驻过那块地以后,她假装从容不迫地踏上那片土地。

    宁夏也不着急,一路采摘野生蒿子,慢腾腾摘到王晴美摔倒的位置,一片鹅黄色的小花,不扎眼,跟田野里的野花没什么两样。

    宁夏会告诉你区别大了去了,它们可是长在剔灵草周边的花耶……咳咳……其实是宁夏记得书里有提到一个情节。

    某个修真巨擘的天才的灵根驳杂,虽是单灵根但修为进境极慢,他的长辈悬赏天下希望能得到净灵花,而这个净灵花就是剔灵草的伴生花。鹅黄色,五瓣花,剔灵草隔壁……没错,就是这个。

    合法捡漏的宁夏一点也不愧疚地把它们扒拉光,藏在蒿子底部。宁夏觉得不太妥当,她还冒险地躲在一边,借着一位背对她的大块头妹子的天然遮掩把净灵花弄进小黑屋。

    果然,女主笑眯眯地站在一边等她,一副搭讪的样子。那你还往篮子里瞄?

    她露出自己的笑容——被母亲称做傻姑一般的笑容,对女主说:“大丫,你是摘的蒿子不够吗?我这还有呢。”满意地看到对方有些僵硬的嘴角,就知道你不喜欢王大丫这个名字。

    王大丫虽然不喜欢这个名字,但也不想跟傻兮兮的乡姑计较。刚才去了那块田地的几拨人她都看过了,没有人带走除蒿子以外的东西,她才松了口气。

    等王大丫以后走上修仙路就会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当然,她永远也不会知道谁得了这个好处。

    这么遥远的事宁夏可不会考虑到,她早就把多疑的女主抛到脑后。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好吃蒿子粑粑跟净灵花的滋味。

    美美吃上一顿蒿子粑粑以后,被允许早早休息的宁夏坐在浴盆里掏出那些净灵花。

    她拿了一个放进嘴里,什么也没有,好像化作一股气流消失了。她不敢置信地把手里的黄色小花塞进去,还是什么都没有。

    就这样结束了,还以为会更玄幻一些的灵草呢。她趴在浴桶边缘有些无语。

    第二天,肤如凝脂,眼似秋水,身姿绰约……宁夏还是一个也没有,倒是闹肚子闹了一整宿。

    她觉得自己这是没有女主光环还去送菜,说不准还自作聪明吃了毒花毒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