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出发

    “我的夏夏,你还这么小,就要离开我们了。”宁母拉着宁夏的手直抹眼泪。她真的没想到自己疼爱的女儿突然就要离开自己,甚至是离开大牛村到一个她永远不能抵达的未知之地。

    宁父沉默地抽着水烟,看着母女俩说些体己话,哥哥帮宁夏去捡行李了。

    宁夏对于这一世的亲人有着无法言说的愧疚,不但占据了他们女儿的身体,如今更是连孝道也不能尽。

    三年前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原身已经溺水身亡,她的母亲烧了一个据说是仙人赐予的符纸喂给已经失去气息的尸体。

    宁夏的身体神奇地渐渐温热起来,可是人还是没醒过来。三天以后,女孩睁开眼,已然是二十一世纪的宁夏了。

    “瞎说什么话!夏夏的命是仙人救回来的,果然也要走那条道。我的女儿是有仙缘的。”宁父不耐烦妇人家的眼浅,但又伤心于乖巧的小棉袄就要离开,有些烦躁打断道。

    亲爹亲娘,你们都被哪蹦出来的江湖骗子耍了。要是你们说救活她的是丹药什么的,她可能还会相信你们遇上了隐世高人。

    不过嘛,符纸水?哪来的黄巾军余孽呀!只怕是她那时候恰好入了魂,连带着宁夏的身躯活过来了。

    青衣道长不许家人去送,宁家人只好把宁夏送出门口,宁母替她整理衣领,不舍地打量自己的女儿。

    “夏夏,有空回家看看我们这两个老骨头。”宁夏闻言鼻子一酸,修真无岁月,这一别再相见恐怕已经多年了。她回应家人期待的眼神:“好,我一定会回来的。”

    宁夏可以算是比较早到的,她很有眼色地打过招呼以后站到一边。之后的孩子们陆陆续续赶过来,俱是眼眶发红的样子,宁夏不由有些感慨。

    修仙修仙,到底修的是什么?第一步先教人骨肉分离,为了无上大道可以离家千里,也怪不得那些修士都活得冷酷无情。

    “还有那个双灵根的呢?”看人来得差不多了,盘腿打坐的青衣道人问道。在座的小萝卜头相对无语,他们也只顾着跟自己的家人惜别,哪顾得上看别人怎么样啊?

    “你们派一个人催她过来。”青衣道人有些不满,这人还没开始修仙呢,就傲起来了?要不是是个天资不错的,他还不想等了。

    隐藏在人群中的王大丫面容扭曲,凭什么?那上辈子她被落下是怎么回事?就因为那个贱人的天赋好?等她得道,一定要将那些人踩在脚下。

    这时候,王晴美才姗姗来迟,大伙正想张口说几句不是,都被她脸上斗大的红巴掌惊住了。她见其他人看过来连忙低头,用脸颊边的碎发遮住红印。

    王晴美恨得牙痒痒,舅妈不知道听谁说的闲话,说是可以带上人一起去修仙,硬要她带上刁蛮的小表妹。别说仙长许不许带人,就是能,她也不可能带一个碍眼的家伙。

    舅母劝说不成干脆撕破脸皮,蛮横胡搅一番,揪住她不让走,王晴美在混乱中挨了一巴掌。还好后来外公发现了,阻止那个泼妇,她才从何家脱身出来。

    王晴美当然没有看见自己弟弟渴望的眼神,甚至没有跟自己的血亲道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何家。终有一日,她要将所有的人都踩在脚下。

    如果宁夏有读心术,一定会感慨这两个人不愧是亲姐妹,想法都一模一样。就是不知道最终谁胜谁负呢!

    青衣道长在腰间的牛皮袋掏了一下。他摊开手,手指对准掌心,在虚空中作了个手式,一连串银白色的符号像是被什么吸收似地慢慢缩小,有什么东西在他的掌心缓缓胀大。

    众人定睛一看是一只巴掌大的木舟。青衣道人将之抛起来,光芒大盛,小木舟已经变成一艘极长的船悬浮在地面半米高的地方。

    宁夏那叫一个大开眼界,什么好莱坞大片,天朝史诗仙侠巨作,跟这个比起来统统都是五毛钱特效。

    当然,这个木船稍稍简单了点,连漆也没上。宁夏觉得修真界的人们追求太过简朴——以后她去了中土世界就不会这么说了。

    小豆丁接二连三地蹦哒上木船,一脸惊叹地看着木舟飞起来,带着他们渐渐远离这个自出生起就没有离开过的大牛村。

    宁夏回过头遥望已经缩成一个黑点的大牛村,心中怅然若失。她已经有所选择,无法回头了。

    木舟飞离地面以后,一直在云层里穿梭,迷蒙蒙地看不清周边,想象中的俯瞰山水美景的画面根本没出现。飞行的时间也不短,总之就不是宁夏以为的倏地一下就能到的样子。

    他们一行人饿得前胸贴后背,青衣修士才给每个人发了一颗辟谷丹。说实话,这玩意味道不太好,宁夏咽下去喉咙里回荡着一股儿霉味。

    黄昏将至,木舟才有下降的趋势。木舟里的众人早就七荤八素地瘫倒在上面,晕的。

    宁夏是爬下木舟的,没差点哇的吐出来,这青衣小哥的技术真差。拜托,人家平日里都是风姿绰约地御剑飞行,只是带着你们这群拖后腿的,才不的不用这土到爆的飞舟。

    脚踏上土地以后,她的神志渐渐清醒过来,她们现在候在一片很大的空地上。周围有好多小萝卜头,都跟他们一样被一个道长领着,不过明显规模大很多。整个场地像菜市场一样,叽叽喳喳吵吵闹闹的。后面还陆续来了三四队人。

    一个年龄稍大,管事打扮的道人把每个领头人招呼过去。青衣道人回来后命令每个人都不许说话,整个场地很快就平静下来。

    “欢迎来到五华派,我是宗务司的长老,负责本次大家的入宗事宜。”他扫过一大片萝卜头:“大家都是有天赋的未来修者,任何一位都可能成就无上大道。但是,我们有言在先,进入门派就要遵守宗门安排。”

    他顿了下有些意味深长:“不过每年都有那么一些蠢货。记住,不要自以为是。还有就是要保持对宗门的绝对忠诚,我相信你们不会想知道我们是怎么处理叛徒的。”

    管事道人让领头人将他们带走,安排到一个临时宿舍状的居所,让她们好好休息,明日还要进行入门测试。

    临行前,青衣道人强调不许她们离开这个临时居所,让她们乖乖地呆在室内等待,就离开了。

    宁夏已经没有力气担心明天的入门测试,她一沾床就睡了,睡得死死的。至于晚上有没有蠢货作死,就不是她担心的范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