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入门测试(一)

    “咱们出去瞧瞧吧,大家看怎么样?”

    “不好吧!仙长明言不许我们离开这里。”

    “怕什么?我可是双灵根的天才,宗门是不会放弃我的。”

    “这……。”

    夜色正浓,有什么事情在黑夜里酝酿。

    第二天,宁夏她们被带到昨天的那个集合场地。她一进场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走到前面才发现队伍前方有十几个孩子被绑起来,嘴里咬着布团呜呜直叫。

    她们被仙长带着从这些孩子身边走过然后再回到昨日的位子。整个场地噤若寒蝉,只有那些被公开处刑的人发出痛苦的呻吟。

    管事道长待所有的队伍俱经过前面的孩子以后才从容不迫地走上前去。

    “在场的各位俱是我们五华派未来的顶梁柱,只要入我们五华派,宗门是极愿意下功夫培养的。无论天资好坏总能在五华得到一席之地,只要你们足够努力。”

    他语锋一转,轻蔑地看向跪坐在地上的那些孩子们:“当然,我所说的不包括你们。宗门绝对容不下自作主张的讨债鬼。还没有进我们五华派,就这般狂妄,宗门可要不起啊。”

    管事道人示意旁人将这些碍眼的家伙拉下去。“我们五华派绝不会糟践人命,不过,这些小家伙已然窥见仙踪。按律应当断其仙途,遣送回乡。”

    宁夏闻言打了个寒颤,断仙途诶,听起来好像没什么。但是让一个已经见识过奇妙世界的人失去求仙问道的机会,这不是折磨嘛!而且遣送回乡是要被人耻笑一辈子的。

    真狠啊,不过想想也是,大陆这么大,天赋高的一抓一大把。弄回去一群不听话的,也不见宗门有什么好处。

    “在此,我先恭喜各位通过入门测试的第一关。接下来,就是你们真正的入门测试。”管事道人见大伙严阵以待,严肃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不用太紧张。师叔也是这么过来的,你们还没踏入仙途,不会让你们上阵杀敌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测试。”

    刚才被严酷的仙长吓到的小萝卜头忐忑不安的心有那么一点点着地。

    他给每个人发了一个空白玉牌,光滑无暇,整块玉通透至极,上好的玉石。就是生于富贵的孩子也啧啧生奇,更何况是宁夏这样的在现代只见过赝品的土包子。

    宁夏还在对着玉牌流口水的时候,管事道人很负责任地解释了这个玉牌的用处。

    宁夏半信半疑地依言地将额头抵在玉牌上,默念自己的名字,古朴地篆字凭空出现在玉牌上。很好,完全看不懂!她欣赏了下手上的艺术品满足的揣进怀里,要是在现代卖出去,准发达。

    接下来是再一次验证灵根。宁夏观察了下前方那个看起来很厉害的大家伙严肃地想道,跟这个比起来那个小石盘的确是有些简陋。据说石盘有兆分之一的可能出差错,因此入门前需要再次检验。

    还好宁夏没有中了那万亿分之一的邪,顺利地往自己的玉牌汇入三种灵力,她倒是没想到修仙门派还懂得印象派画风,颜色还混得挺好看的。

    不过,她严重怀疑这环节是专门抓那些冒名顶替的吧!这不,又扯出一个没灵根的,那人还在拼命辩解自己之前是有的。老兄,兆分之一诶,在古代也就是万亿分之一的几率,你要真的被测错,这气运也是无敌了。

    这么一下队伍又减少了一小半,乖乖,这么多顶替的?宁夏见道长们俱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看来也是习惯了,难怪需要再次检验。

    “我的天啊,说好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测试呢?这是怎么回事!”宁夏举目望去,一片烟雾弥漫的森林,没有人,连一只昆虫也不见。一起来的小伙伴呢?这让她怎么走出去啊!

    就在一刻钟之前,宁夏一群人跟着管事道长到了一面莹白的高墙面前,墙体润泽透亮,光线照射下毫无瑕疵,怕是用上一整块玉炼成的。

    这个大概就是女主遇到的问心门,宁夏记得书里详细叙述女主在第二关的纵天梯上的心路历程,反而第一关的问心门上着墨过少。所以,宁夏并不知道这一关考的是什么。

    这不,就被坑进来了。这里到底怎么出去啊?虽然算不上伸手不见五指,但是三米之内不分人树也够糟糕了。她默默收回刚刚以为见到难友伸出去的手,哦,又是一棵树。

    她胡乱走了一圈,还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就是能让她发现自己原地兜圈也好过现在这样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到底怎么出去啊!她挺想进内门的,她的天赋虽然达不到直接入选内门的资格,但只要通过两关选拔她就可以成为内门弟子。

    宁夏绝对不想在外门跟女主对上。女主初始虽然是杂役弟子,但人家的主角光环和金手指可不是摆设,宁夏也是有求仙问道的野心地,万一碍了她的眼肿么办?

    进入内门,她的环境就要安稳许多。资源丰厚不说,等女主上来了,她宁夏也已经站稳了。到时候内门里厉害的人这么多,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她怎么着也不可能惹上王大丫。

    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也没用,她得通过这关才行。宁夏记得管事的说过太阳落山前走出问心门就算是及格,当然她这里是看不见的,指的应该是现实世界的时间。

    等等……问心门?不会是她想的那个吧!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闭上眼径自往前走,瞎黑着眼一直向前走。果然,那些树都是假的,不去看不去想就不会撞上。

    那么,就这么一直走下去吧。宁夏没有单机多久,闭眼走了几分钟她感觉自己穿过一张膜,来到一个有风的地方。

    宁夏睁开双眼,面前站着不少道人,俱是惊讶地看着她。管事道人挑眉问道:“小丫头,这才过去一柱香的功夫呢!风光可是看够?”

    给小孩子出这种题目难道就不心虚?还好她宁夏可是受过大天朝政治课的教育,唯心主义什么的还是懂一点的。

    “仙长不是说这问心门的路只有一条么。”宁夏假装高深莫测地道。反正闭上眼瞎走能出来,跟着森林的弯路走也可以出来,当然是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啦。

    这位仙长不知道怎么地竟然跟宁夏搭上脑电波了,哈哈大笑:“好聪明的小丫头。敢情其他人都走了弯路。”

    “好吧,我亲自给你上个印记,莫要骄傲。继续努力。”管事道长打了个印记到宁夏的玉牌,她把牌子揣进怀里美滋滋地笑起来,还差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