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入宗

    这次宁夏出来以后没多久就迎来第二个通关者。

    这回出来的是一个年龄偏小的女孩,五岁左右,小豆丁一个,在里头能有什么考验啊?也许最大的愿望不过是多吃两颗糖或者是穿漂亮的衣服什么的。难怪这么快就出来了。

    宁夏觉得宗门想考验的或许是那些心智比较成熟的孩子,毕竟年纪小不懂事的好塑造,而懂事的大孩子就需要好好考察一下。没想到修真界还挺有一套的,大陆上一个小小的门派这么重视弟子的心性,相当可敬。

    这次跟上回的情况又大不相同,大部分的弟子都能通过这次考核,时间长短是有一些差距但都不大,一上午的功夫已经出来了近百人。

    已经通过的孩子们在集合场地里高声谈话,笑语喧哗,好不热闹!

    宁夏看着那些纯真的笑脸,心下微动,仙路艰险,修者十不存一,就是不知道在座的孩子们从此会是一番什么样的际遇。嘛,至少在这一刻是快乐的。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宁夏扯了下嘴角,对迎面走来的沈岳阳扬起一个毫无阴霾的笑容:“恭喜!”

    沈岳阳脸色有些苍白,看来在里头很是吃了一番苦头。他在幻境里回忆起某些不太好的记忆,出来的时候犹自浑身发冷,女孩软软的声音让他重新回到人间。

    “恭喜!”他如是说道。欢迎……来到充满希望和残酷的修真界,吾等已为笼中困兽,从此非生即死。

    女主自然是要万总瞩目的,不是第一个就是最后一个,王大丫在上百双眼睛的围观下走出来的,她出来以后纵天梯慢慢消失了,只剩下一条宽阔的河道。

    你是去游泳了吧?!宁夏黑人问号脸jpg,人家出来不过就是脸色苍白,再不济也只是像王晴美那样腿软的,你怎么一副泡水里的惨样。

    只见王大丫身上的粗布衣裳被水晕成深色,下摆处渗出水,满头大汗,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开玩笑,你是去泡水了吧!宁夏只记得女主因为上辈子心结问题在幻境里苦苦挣扎,是最后一个出来的。宁夏看书的时候因为没有没有爽点略过去看了,她这会却是有些好奇。

    王大丫当然不会满足大伙包括宁夏的求知欲了,她心中暗骂宗门的阴损,安排一个这样的考核,她差点就要死在里头了。

    王大丫上辈子满怀怨恨死去,重活一回满心满眼都是权势地位,痴迷力量,她忘记了自己现在是在考核,忘情地沉迷于幻境塑造的假象。

    爱,嗔,痴,贪,恋,狂……如此种种过了个遍,她的神志已然陷入疯狂,整个人入了魔般。

    其实,王大丫现在的状态如同现世里吸食了致幻剂之后的模样,欲痴欲狂——用修真界的话来说就是走火入魔。因此,她当时处于一种极其危险的状况。

    王大丫的灵宝空间因为主人的生命垂危,将还陷在幻境考核的她卷入空间内部。掉进灵泉的她因此清醒过来,突然记起自己还处于考核,来不及多想就匆匆离开空间。

    顶着众人或轻视或好奇的目光,她强忍住心中的羞辱走到白衣道人的面前。对方甚至懒得看她一眼,记录过后随手扔回给王大丫。这么一来王大丫收到了更多的异样目光。

    白衣道人并非是仗势欺人,他之所以这般不屑的样子,完全是因为他认为王大丫是个心术不正之人。

    年岁不大,心里的妄念这般重,不但心性是众人之中最差的,更是唯一被幻境强制传送出来的——也就是对方由始至终都沉溺在幻境。这样的人即便是个孩子也令他不耻。

    之前一直领着他们的仙长们都没有出现,大概考核结束他们也就完成任务了。初入仙门的小萝卜头心里有些恐慌,议论的声音不绝,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雏鸟情节。

    “肃静!”对方音量不大,可不知怎么的让他们不敢动弹。用上灵力震慑众人的白衣道人满意道:“百技峰陈思烨,等候多时。行李已经由仆役移送五华派,现下随我入宗罢。”

    刚才还因为离开领队人不安萝卜头听到要入宗了,俱是满脸振奋。一干未来栋梁内心澎湃,穿过万水千山,经受重重困难,终于得入仙门,他们仿佛已经预见自己指点山河叱咤修仙界的威势,对即将到来的修真界生活满心期待。

    孩子们,你们太天真了。修真界什么也不多,死人最多,活下去才是所有修者的最终目的。

    还有,你们真的以为考个“入学试”就万事大吉了吗?往后还有各种考核,各种大比,各种任务……欸,做修仙者真不容易,宁夏想了想以后的日子头都大了。

    “贼船”已上,姑且跟着,看看能流向何方?

    微凉的风灌进她的脖颈,耳边传来呼啸的风声,小手扒拉着仙鹤的脖子,宁夏闭上眼死活也不肯看周边。

    刚才仙鹤老兄振翅,眨眼的功夫把她带到极高的半空,骤然产生的距离感和空间的异样错位让她脆弱的神经防线全线崩溃。

    宁夏没出息地扒拉上鹤老兄修长的脖颈。她的确不怕高,但目测上千米的观光体验,就问你怕不怕?反正她是怕死了。

    宗门多么秀丽的风光她是一点也没欣赏到,倒是扯掉了鹤兄不少绒毛。

    宁夏从仙鹤的背上下来,立刻就忘记了刚才不太愉快的体验。她或者是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了,一个真真正正的“仙境”。

    大大小小的楼阁有序地座落在山脚,雕梁画柱,云雾缭绕,一副仙家盛地的模样。飘逸的道袍在半空中飘荡,这些道人或是御剑飞行,或是御器飞行,好不威风。

    他们见到这群与仙境格格不入的土包子没有丝毫意外,甚至可以说连一个眼神也没分去。每年进入宗门的修士数不胜数,有什么好注意的。

    小萝卜头们左顾右盼,恨不得多出几双眼睛看清这样的奇景。陈师兄领着几百号人施施然走过这些楼阁来到一个院子,院子里头的人等候良久了。

    宁夏一群人眼巴巴地看着刚刚熟悉没多久的陈师兄头也不回地离开院子,他们好像又被转手了。好像她们是货物一样转来转去的,宁夏囧囧有神地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