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集市

    宁夏她们所在的春霖院处于清虚峰的外门领地。

    清虚峰是五华派的六大主峰之一,宗务司,宗门大比,新弟子启蒙,集市……都在聚集这里。可以说此峰是五华派的轴,也就是信息交汇处。

    宁夏走出春霖院才发现,那天看到的“仙人”其实不过是很普通的练气修士。她这个练气二层走在街上一点也不违和,嗯,也许有一点,格格不入的粗布衣服。

    她现在全副身家只有二十几颗引灵丹和从黄师叔那里讨到的一块灵石。宁夏也没想换到什么好东西,毕竟入门以后可以去练功阁挑选功法,外面换到的未必好。

    宁夏强装镇定,假装自己是已经入门好一段日子的修士向集市管理处缴纳了一块灵石,一切都很顺利。

    进入集市以后,宁夏才见识到黄师叔口中所谓的小集市。这哪里小了?!成千上万的小摊,琳琅满目的商品,摆摊的人有老有少,一些人看起来就道行不浅,也有些人比宁夏还差劲。

    刚才还在忐忑不安的宁夏放下心来,这样“百花齐放”的热闹场面莫名让她想起来自己在学校时参加过的大学生创业活动。

    她挑了一个相对宽敞的位置,待问过周边的摊主,确定其是无主的,入驻进去。

    “小姑娘,第一次来?”旁边一位看起来道行颇深的玄衫男人问道,他的摊上摆的都是些丹药瓶,大概是炼丹师之类的人物。

    “回师叔,弟子是第一次来。”宁夏观察他的语气神态,又从他身上感受到和黄师叔一般的气场或者是说有过之无不及的,约莫是是个筑基修士,恭敬回道。

    “那好生努力。”玄衫男子不再言语闭目养神地打坐。

    宁夏拿出一张花纹挺好看的布,把五瓶引灵丹放在上面。排列得整整齐齐的,还把事先准备好的牌子竖起来,上书“引灵丹,随意换”。

    “师妹,哪有你这样卖东西的?要是遇到黑心的岂不是亏了。”另一边的小哥好笑道。刚才他见这个小姑娘丁点大就已经是练气二层还心生嫉妒,但一看她的做法,忍不住出声提醒。

    “谢谢师兄提醒,我就想碰碰运气,这引灵丹我用不上了,就想卖出去腾位置。”宁夏也没说谎,这引灵丹对她就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随意换一些什么东西也比闲置要好。

    而且根据消费心理,让客人定价自然要比自己定价更能吸引顾客,这就是所谓的榨取消费者剩余。宁夏表示来她的经济学学得还不错,老师是这样教的,就是不知道这理论经不经得起考验。

    是否经得起考验宁夏是不知道了,反正她的第一个客人来了。于是宁夏得到了一份大陆地图,她暗自安慰自己,来到新世界怎么能没地图呢?

    隔壁的小哥摇摇头不再关注,大概以为宁夏这些引灵丹都要冻过水了。

    宁夏也不泄气再战。一个早上,她斩获了一瓶真灵丹,二十块下品灵石甚至还有一袋灵米。旁边的小哥咋舌道:“你这运气也太好了,除了第一个有点坑,别的都十分不错。”

    宁夏愉快地翻看灵石道:“引灵丹对我而言是弃置之物,于对方而已是需求之物,用来交换的极可能是我需要的,我又不亏。反正来这逛的没有凡人,换来的定是仙家之物。”

    “啊哈哈,师妹猴精的。师兄也是受教了!下回也学学师妹,说不得也能换些好用的物件。”这位小哥被宁夏稍稍市侩但又不失灵气的解释逗笑了,对这位师妹有了不错的感观。

    不过啊,宁夏最后一瓶引灵丹卖得不怎么顺利。直到午后,旁边的小哥收摊了也没卖出去。小集市渐渐走了不少人,宁夏周边空旷起来。

    “我用大陆异闻录的玉简跟你换引灵丹,可以?”身着绿色罗裙的女人对着发呆的宁夏道。

    宁夏登地一下回过神忙到:“行行行,都可以。”她现在顾不得换什么了,只要把最后一瓶处理掉就好。

    全部卖完,收摊!

    “这瓶回气丹我要了。”红衣的少女语气跋扈,一副天上地下老子最大的模样,也不怕踢到铁板。在离事故发生地两个摊位的地方挑选物品的宁夏心里疯狂吐槽。

    她收摊以后本来应该回去的,不过宁夏眼馋对面那家小铺子的物件很久了,就跑到对面看物品。

    不想立刻就出事了,刚才她旁边的那位师叔摊上,两个人闹起来了。

    一位是中途截胡的红衣少女,另一位是……刚才在她摊上换引灵丹的道友。

    “明华师妹!这是我先买下的,我已经和这位道友约定好了。”绿衣女人涵养很好,虽然有些气愤但还是忍住没发作。

    “宁如师姐没听过价高者得吗?”红衣少女虽是口称师姐可语气中一点恭敬的意思也没有。她居高临下地对着闭目打坐的男人道:“你开个价吧!师姐出多少,我就出两倍的价格买下。”

    wow!这是找茬,宁夏假装挑选物品竖起耳朵听八卦。当然,对面的老板也不逞多让,头都快伸长了。

    “我这回春丹只能用凝血草来换。且不说你能不能开出双倍乃至于三倍的凝血草,我与这位道友先行达成协议,还请回吧。”玄衣男人面不改色道,他甚至没有改变打坐的姿势。

    红衣少女涨红脸,即便文慧真人再怎么宠爱她也不可能给她这么多的凝血草。凝血草可是能够炼制护脉丹的珍贵灵草。

    恼羞成怒的红衣少女脑子一热挥鞭甩到玄衫男子身上,宁夏顾不得伪装,心脏狂跳。啊,那位师叔千万不要受伤。

    跋扈的红衣少女秀眼圆睁,惊恐得看着抓住鞭子玄衫男人,这种灵压,是金丹修士。

    “改日我会寻文慧师叔好好谈谈,这般莽撞,本座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糟,这样称呼师傅的,定是金丹道人无疑,红衣少女察觉到自己闯下弥天大祸。

    激爽打脸的金丹真人挥袖而去,踢到铁板的小傻瓜失魂落魄,曾经的受害者走上去好言安慰一番却被推到在地。

    宁如被明华推倒,望着她跑开的身影,脸色阴鹜,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了这么一出打脸大戏,宁夏也没心情多待,拿着今天的战利品回春霖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