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阵法总略

    “师叔,非常感谢您的指导。我已经换到想要的东西了。这是今天您借我的一块灵石。其他东西师叔大概也用不上,只有这袋灵米还算看得过去,黄师叔不嫌弃的话还请收下。”宁夏羞赧道。

    她心知要是其他东西对方肯定也看不上,灵米就不一样了。灵米是修真者鲜少购买的东西,送给对方打打牙祭好了,礼轻情义重嘛。

    果然黄师叔笑眯眯地收下这袋灵米,还和颜悦色地让宁夏有问题再来找他。

    宁夏离开了主殿回到自己的房间,院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出来走动,这些人应该都在努力地引气入体。她感到有些浮浮躁躁,好像心着不了地。

    今天她倒是有不一样的感触。上辈子的小说电视里,主角强大以后打脸的剧情多的是,大伙看着还挺爽的。

    可是宁夏今天所看到的却是倒过来的事情,这件事的主角是一个已经拥有实力足以打脸五华派大部分人的强者。

    她也想成为那样的人!

    如果今天摊主是她,一个小小的练气二层女修,那么无论她怎么做都不可能得了好下场。宁夏她不是女主也绝不可能像王大丫一样每次都死里逃生。

    只有变得更强,依靠自己的力量一步一脚印地在修真界走下去。这,才是她宁夏追求的生活。

    宁夏没有发现在她魔怔一般想着今天的事时,灵气争相涌进她的体内。每一寸肌肤都在贪婪地吸取更多的灵气,她的气海内又填充不少颜色混杂的灵力。

    只是今天晚上的小小思考让还没有修习功法的宁夏进入练气三层。可以说修仙有时修的真的就是是运道,宁夏显然是个运气不错的家伙。

    醒过来的她发觉自己好似又升了一级,总觉得自己的人生朝着玄幻的方向奔腾一发不可收拾,还没有正式修炼就连蹦三级。心有点慌,肿么办?

    她稍稍纠结了一会,又把这事丢在脑后,掏出昨天换到的东西。真灵丹她还不知道怎么用,现在手头上有用的东西只有两样。

    宁夏趴在床上打开那张旧旧的地图,尽管她已经知道了女主所处的这个大陆大概的分布,不过在这个真实的世界最好认真地研究下。

    毕竟寥寥几百万字不可能完全描述出一个道法完整的世界。她如今生活在这个真实的修真界,如果自以为是地凭借一本书的内容闯荡,哪天就是死在哪个旮旯也没人收尸。

    从地图上看中土几乎占了四分三,东南边陲,南疆,海外岛屿,北境……都只是边边角角一小块。他们东南边陲是被挑剩的吧?是吧!

    不得不说宁夏真相了。很久很久以前大陆宗门林立,东南边陲曾经也是一方巨擘——神落宗的属地。因为一些意外,当时神落宗内乱,弟子或零落或被斩杀殆尽,道统湮灭。

    叛徒在东南边陲大肆掳掠,将无主的领地占为己有,而灵气匮乏的边角地带被弃之不用。

    可以说如今偏居东南边陲的修真门派大多是当年的幸存者。所以的确可以说是被挑剩的边边角角。

    宁夏摆弄了好一会地图,想东想西,最后才把地图收进包袱里。另外一样大陆异闻录倒是很合她的意,她心痒痒想看很久了。

    与她交换引灵丹的师姐说,这是高级的玉简,能够元神读取。

    宁夏爱不释手地摩挲玉简,不知道是不是心里错觉,总觉得这个玉简触之温润隐隐有灵气外泄。总之就是宁夏格外喜欢的那种“高级货”,没错,她就是这么一个俗人!

    将玉简抵在额头,她聚集元神,接受玉简内部刻录的信息。

    宁夏这一入定,整整两天也没醒过来,直到第三天下午的时候,手上的玉简啪叽得摔下来碎了一地,碎片慢慢化作尘埃。

    某个充当僵尸已久的人像是得到指令一样浑身颤抖,脸色白得像鬼,大口大口的喘气。

    “呼呼……呼,疼死老娘啦。”宁夏瘫倒在床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本来以为是小清新的书籍,哪知道是死亡笔记,宁夏的心情大概就是这样。

    哪位大能给的机缘,差点就把她玩死了?她的元神一接触玉简就被吸住了,掰不下来。

    这个该死的玉简原想把她带到内部空间,宁夏哪里肯啊。拼死抵抗,一去二来玉简里的残留意识退而求其次换了个方法,它直接把内容凶残地灌进宁夏的元神。

    生在和平年代的宁夏哪受过这样的苦啊,几乎等同于灵魂凌迟的痛楚,死又死不去,真真的受了大罪!

    宁夏轻抚自己脸脸傻笑,过程坑爹啊,但是这样的好事来多几个就好啦。上古阵法总略,虽然只有上册,但里头好多东西看得她眼馋。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会把玉简卖给她的。她应该不知道……吧。

    水秀峰

    “宁如,你今个跟明华在清虚峰起矛盾了?”文慧真君刚才听了小弟子一顿告状,忍不住把三弟子叫过来问上一问。

    明华那孩子最肖她,她是疼她多些,可这宁如也是她看好的弟子,决不能委屈了。

    ‘死丫头,竟然敢恶人先告状。’宁如紧攥着手暗骂道,她仿若无事地回道:“这怪我,明华师妹看中我的一个物件,我舍不得给她,惹得她发怒。还把旁边一位金丹真人牵连了。”

    “什么金丹真人?”文慧真君惊异道,明华完全没有提到。宁如把事情的起因结果详细地复述一遍。

    “胡闹!百技峰的炼丹师岂是她能得罪的人物?还是一个金丹真人!估计是那些个长老精心培养的小辈。你师妹好生糊涂!”尽管文慧真人年纪轻轻就成为元婴高手,可她并非能纵横天下。

    不说她,炼丹师是大伙都不愿意得罪的人,因为说不定哪一天就求药求到对方处。

    “罢了,为师还是有一两分薄面的。本座表态的话,对方也不会揪着。这样吧,就罚明华禁闭五年,你安排下,别让你师妹受委屈了。”

    文慧真君很不舍得这个娇俏的小弟子,但对方要敢放话来此处寻她谈谈,必是有恃无恐。恐怕是那些老家伙培养的小辈,就是她也不敢轻易得罪。

    “诺。”宁如垂头应是,不经意道:“师尊,今年的新人就要分配到各峰了。我听一位师兄说这次好像有一位单水灵根的女孩,现在还在春霖院里头修炼。”

    果然文慧真君抛开了所有的不快:“你说的可是真的?!”

    宁如按耐下心里的得意笑着恭喜自己的师尊得偿所愿。萧明华,别怪我狠心,你自己太嚣张连天也看不过眼,我不过是早一些让你认清事实。

    等你从幽闭里回到人间,发现一个比你有天赋的小师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宁如缓缓退出房间,脸上浮起莫名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