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百六十九章 昭和真君

    傲徕峰,湖阳派最主之峰,也就是一宗掌门所在。

    宁夏当时听就觉得耳熟至极,今日听多两次,恍然间就想起来为什么会这么熟悉。这不就是西游记里孙悟空的出生地么?

    东胜神洲傲徕国花果山水帘洞。

    不过只怕这里的傲徕峰只是单纯的同名儿,并不是因为系出同源的传说。不过这还是引发宁夏对某个猴儿精的联想,心中浮起一股奇异的兴奋。就是那种……

    哇,在修真的异界还能见到跟故去有渊源的东西,让人有种奇异地怀念感。

    当站在这座山峰面前,宁夏又是另一番感觉,觉得这地方也不愧被称为“傲徕峰”,当是高耸清奇。

    如果说灵彻真君所在的的桑阳峰是有点怪,那眼前这座就是千奇百怪,各种奇石屹立顶端,云雾缭绕,大批仙鹤盘旋在周边。最令宁夏惊讶的是,这座主峰竟然呈半掌的形状,五指,五指山。

    所以说这也是巧合么?

    宁夏心中连连惊叹跟着谢石他们上了山峰。

    这个主峰跟桑阳峰又不一样,自然是更大更气派,沿路轰立着不少气派的大殿,看上去更像是古制,与当下的制式不同。大部分都紧闭着,外头笼罩着防护灵罩。

    街道冷清,偶尔走过几个都穿着宽袍大袖,修为了得的年长修士,像是来主峰办事的,出示了令牌匆匆离开了这里。

    当然,这儿也有商铺之类的地点,只不过很少,三两间,从外边看里面摆着不少看上去就很高级的法宝。应该是本峰的大能开设的铺子,看起来高大尚,事实上也高大尚。

    就连她地上踩着的砖块,宁夏低头点了点脚下被磨的光滑的砖块,也是用价值不匪的灵感材料,青金石铺设的。

    这种石块能吸纳游离灵气储蓄起来,凝炼后再一点点放出,而且十分坚硬,是修真界建造屋子难得的珍材。如今已经没有人舍得用来铺地板了,因为数量稀缺。

    傲徕峰这一大片地板还是上古时候建造的。如今成了湖阳派又一遗留宝物之一。

    他们也不怕别的宗门来攻,毕竟这里可是当年百派联手也攻不破的傲徕峰,护住了湖阳派的根本,也是他们能存留这么久的根本。

    好深的底蕴啊。宁夏再一次感叹道,这些天游遍整个湖阳派,宁夏不止一次感叹过这个。而且一次比一次令人惊异。

    这样的门派这么多年竟还屈居中等宗门?就算曾经落败了也过了这么多年了,坐拥底蕴,也不至于混成这个地步罢。怕又是一摊烂账吧……

    站到主道尽头最宏伟的一座大殿,宁夏收回了各种杂七杂八的思绪,尤其是关于湖阳派跟敌对宗门各种爱恨情仇的戏码。

    “到了你。此处为我宗郭掌门昭和真君的坐镇之处,此地禁制重重,还望诸位道友随意走动。在下这就带尔等进去。”

    这大殿外头看着气势惊人,里头竟也不逞多让,高高的拱顶,上施各种玄妙的纹路和图腾,活灵活现,内饰堂皇气派,看得出过去曾经有过的辉煌痕迹。一下子就把各位见识不多的五华派弟子镇住了。

    跟人物昌瑞,低调中带着奢华的五华派,湖阳派处处透着一种古早的恢宏大气,高调,极贵,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中等门派能有的东西。

    身为玄阳真君培育的继承人之一,林平真的关注点也与众人不一样,他是站在一个管理者博弈者的角度来看的。

    这湖阳派怕是一直在隐藏罢。一路走来他只看到他们藏不住的底蕴,也许表面的东西能抢走,势力规划会缩小,优秀弟子也死了一大批,但底蕴却还在的。

    湖阳派的实力只怕不是他表现的那样的吧。林平真忽然对接下来的事情失了信心。

    “来了……”醇厚的男声在空灵的大殿响起。

    站在大殿中心不安地四下张望,不敢随意走动的一行人感觉被一股温暖的灵力包裹住,不容置疑地被拉扯到一处地方。

    愣神的功夫,宁夏等人就置身于一个稍小些的侧室,不过还是很大。

    “本座道是怎么忽然有熟悉的气息出现在大殿,原来是五华派的小友们来了。”

    宁夏咋舌,这可真厉害,还没说话人家就猜出来他们是五华派的,怎么猜出来的?

    “见过昭和真君、灵彻真君、明度真君。”五华派众人纷纷行礼,对待外派的大能,他们就更不能失礼了。

    “掌门师伯、明度师伯、阿爹。”好吧,就你画风完全不一样,不一样的烟火。

    本来灵彻真君还十分有高人气质地颔首,结果被谢石这个不正式的称呼咽了下,没好气地蹬了谢石一眼。

    他都说过多少次了,在外要喊师尊或是父亲,怎么又喊出这个不大正式的称呼。他是挺喜欢的,可回头明度师弟这个老古板准又得“劝”他莫要溺爱子嗣云云的。

    他不想听啊。

    叫出口,谢石才发觉自己又口误了,又把平日里叫惯的称呼喊出来了。准又被明度师伯教训……谢石摸了摸鼻子,缩到不显眼处,打算等五华派的人散了再说。

    “五华派的贵客前来有失远迎。贵宗能谴人前来湖阳派参加这次问镜仪式实乃吾等之荣幸。诸位可将此处当做自己的宗门,不必拘谨。”昭和真君态度平和地跟五华派众人叙话,或者说主要跟代表林平真说话。

    两人的叙话自然又是那些又臭又长地官话,没什么心意的。什么仰慕已久、托你们的福、你好、我好之类的话,没什么阴阳,换作平时宁夏说不定已经昏昏欲睡了。

    可是今天她倒也聚精会神,绷紧神经,生怕错过一丝动静。这个机会她等待很久了,不容有失。

    同时她偷偷观察上方的昭和真君,也就是郭霓的生身父亲。很年轻,看来应该天赋不错,样貌保存得很好,不过他长得跟郭霓……没有一丝相似之处。

    她也不怕对方发现,因为一会儿还有的他惊讶的。宁夏清楚,只待郭霓被假冒的事情一出,那就是天翻地覆。

    还需要耐心等待,这儿眼睛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