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 觉醒!黑暗剑王血脉

    楚天策心中霎时间明白,叶飞虎和叶岚芷这一对父女,早已经在谋划自己的血脉本源,之所以迟迟不动手,恐怕是不愿竭泽而渔,想要等到真正觉醒血脉。直接炼化血脉本源,自然比一滴一滴精血的力量要浓烈得多,可是叶岚芷未曾点燃血脉,一方面未必能够承受血脉本源的冲击,另一方面则未必能够一举觉醒。

    于是才有了三年求亲,一朝翻脸的事情。

    即便是一日之前,叶岚芷几乎已经即将觉醒血脉,依旧提亲、赠丹,做足了姿态。

    然而一朝觉醒,立刻便将自己抛弃,然后夺取血脉本源、更进一步。

    叶岚芷看着浑身浴火,气息逐渐湮灭的楚天策,眼中没有任何怜悯,反而升腾起一抹明显的贪婪和渴望。

    “将你引到这里来,可不是和你有什么往日余情未了,而是这个地方距离罗家甚远,你那个舅舅根本不可能第一时间为你压制毒性。更重要的是,金阳益血丹之中的丹毒乃是我父亲花大价钱求来,足以将你身躯焚灭,但却完整保留下你的血脉本源,甚至彻底激发你血脉最深处的力量,汇聚到血脉本源之中,成为我完美根基的最后助力。”

    “你知不知道,我父亲曾经打探到,我只有花费三品血脉,才有可能点燃本源、觉醒血脉,可是你竟然做到了!更难以置信的是,你竟然让我的血脉提升到四品!”

    “这根本就是违背常理,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你的血脉品质,恐怕同样达到了四品,甚至还是四品巅峰,只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才无法觉醒。而现在,我得到了你的血脉本源,一举融合你的血脉力量,我甚至有可能直接提升到五品血脉!”

    “凝聚你最后的力量,让我更进一步吧,作为你愚蠢生命的终结,这可能是最好的结局了!”

    叶岚芷声音中交织着火热的渴望和冰冷的鄙夷,大步离开了这片丛林。

    收集血脉本源,并不难,但却很麻烦,而且耗时颇久,这些事情,叶岚芷可不会自己做。

    更重要的是,她要回返家族,第一时间调整好状态,才能够将楚天策的血脉本源效果提升到极致。

    至于楚天策,金阳益血丹是她父亲叶飞虎花费重金,从外城收购而来,就连罗元都看不穿其中的暗招,品质之高可想而知。这样一枚丹药,即便是罗元、叶飞虎这种元府境强者,都几乎不可能承受得住,楚天策不过是一个淬体六重的少年人罢了,根本没有丝毫生还的可能性。

    楚天策已经没有力气去看叶岚芷离开的背影,不断燃烧的火焰,几乎已经彻底将他吞噬。

    剧烈的痛楚,弥散在楚天策四肢百骸、周身窍穴,每一滴血液,都充盈着酷烈之极的烧灼焚灭之痛。

    “叶岚芷,你真是好狠毒,我楚天策不灭你叶家一族,我誓不为人!”

    楚天策心中狂怒,剧烈的疼痛和愤怒直冲脑海,甚至连灵魂都开始了战栗,至于身躯,更是在丹毒火焰的折磨下,已经逐渐开始了崩溃。

    在楚天策的心中,充满了无穷的狂怒,既有对于叶岚芷背叛和暗算的愤怒,更有对于自己愚昧和无知的愤怒,从小受到舅舅罗元照顾的楚天策,第一次感受到了人性的残忍和恶毒。

    十二岁前,是无敌的天才妖孽。

    十二岁后虽然天赋枯竭,但是舅舅罗元一如既往、甚至对他愈发珍视。

    这种深入骨髓和灵魂的恶毒与残忍,第一次让楚天策知晓了修行世界的惨酷。

    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没有实力,就只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暴虐的怒火和无尽的痛苦,焚烧着楚天策的灵魂,而丹毒火焰却是点燃了楚天策每一滴鲜血,不断吞噬着他的身躯。两种力量熊熊烈烈,在火焰之中的楚天策,已经渐渐失却了神智,只是心中一股浓烈的不甘和愤怒,时刻噬咬着他的心灵,化作疯狂的毁灭和杀戮之心,让他一直没有昏厥,更没有身死魂灭,反而如同浴火的恶魔妖鬼,在不断的嘶吼着。

    “杀戮!毁灭!”

    “我不能就这么死,我要报仇!”

    “我要彻底击溃叶岚芷,叶飞虎,我要彻底毁灭叶家一族!我要将他们统统杀光!”

    “我还没有见到父母,我一定不能就这么死!”

    楚天策疯狂的咆哮着,浑身血脉如沸,灵魂疯狂战栗着。

    以楚天策淬体六重的境界,根本不可能引动血脉和灵魂,然而此时在楚天策疯狂的怒火和挣扎中、在丹毒火焰肆意的焚烧中,楚天策却是以一种无法自控的方式,彻底引动了灵魂和血脉的力量,每一丝每一缕的灵魂力量、血脉力量,都被浓烈的毁灭之意和杀戮之心所充斥。

    突然,胸口如同被滚烫的铜浆烧灼,楚天策胸前苍白色的兽牙轻轻颤抖,一股高贵而威严的威压缓缓溢出。

    下一刻,一滴金灿灿的血珠从兽牙之中溢出,落在楚天策胸口。

    仅仅一瞬间,血珠便即彻底融入了楚天策的身躯。

    恍惚之间,楚天策似乎看到这一滴血珠如同流星一般,划破血脉的禁锢和滞涩,落入血脉最深处。下一霎,无穷烈焰虚空凝聚,猛然从楚天策的血脉最深处腾跃而起,霎时间将他的身躯完全包裹,熊熊燃烧的丹毒火焰在接触到这团火焰的瞬间,便好似沸水泼雪,瞬息之间湮灭于无形。

    “血脉,这竟然是血脉之力!母亲留下的这枚兽牙之中,竟然有着我觉醒血脉的关键!”

    楚天策猛然一惊,却是根本顾不得去思索太多,勉强控制着身躯摆出五心朝天的姿势,随着血脉的烧灼,一种莫可名状的快意渐渐充盈在每一寸筋骨、每一滴血液之中。

    渐渐地,一股强绝无比的力量,逐渐从楚天策血脉最深处弥散开来,所过之处,楚天策只感觉筋骨皮膜、经络血脉都在以一种堪称恐怖的速度,疯狂提升着。

    轰隆一声!

    清朗的天空突然变得阴沉,无数惊雷疯狂劈落,一道道雷霆如同横贯长空的巨龙,照耀苍穹寰宇。

    在雷霆的照耀下,楚天策俊朗的脸庞上更增添了几分妖异的凌厉,似乎从无尽苍茫之中走出的妖魔,要毁灭一切、杀戮一切、吞噬一切。

    就在此时,胸口的兽牙突然浮现出一道濛濛的血色光辉,将楚天策的身躯悄然覆盖,与源自本源核心的神火内外交攻,楚天策突然一口紫黑色的鲜血狂喷而出,双瞳却是陡然变得清明而凌厉,一种从未有过的昂然战意,充溢在灵魂和血脉之中。

    “黑暗剑王血脉,叶岚芷,叶飞虎,你们恐怕千想万想,都不可能想得到,我楚天策根本没有死!”

    低沉的声音响起,夹杂着刻骨的仇恨和愤怒,昂扬着不屈的斗志和骄傲,充盈着疯狂的杀戮和毁灭,楚天策双瞳如剑,冷冷望着奎水城叶家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