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章 污蔑

    “策儿,你回来了!回来就好!”

    罗元站在罗家大院的高楼之上,一脸紧张的看着往来人流,随着楚天策的出现瞬间,便即飞身而下,一把将楚天策拉住。

    此时的楚天策浑身血污,衣衫七零八落,饶是此时天色尚早、街上行人不多,依旧迅速变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毕竟罗家的楚少爷在整个奎水城都大名鼎鼎,且不说自身从绝世妖孽到修行废柴已经是家喻户晓,单单是与叶岚芷的感情,就是街头巷尾闲谈的话题之一。而现在,随着叶岚芷一举觉醒血脉、旋即与紫云峰的凌慕枫少爷定下婚约,楚天策这个修行废柴更是变成了众人议论的焦点。

    罗元却是顾不得众人指指点点,目光上下打量着楚天策,眉宇间却是泛起一丝淡淡的疑惑和轻松。

    楚天策现在的形象极其狼狈,简直是不忍直视,然而一双眼瞳却是精光流转,神完气足、甚至是更胜往昔。

    “舅舅放心,我没事。这里不是说话地方,我们先进去。”

    楚天策声音沉稳,拉着罗元快速进入大门,觉醒黑暗剑王血脉,得到神秘功法,楚天策现在根本不想浪费时间,距离宗门选拔的时间已经不多,他之前耽误的太久,现在必须要争分夺秒。而在此之前,楚天策还想问问舅舅,他的父母究竟是谁、究竟去了哪里、又为何将他留在这里。

    这个问题他曾经问过舅舅罗元,不过罗元却是并没有回答他,只是说时候未到。

    随着时间流逝,楚天策对于父母的思念也渐渐变得深沉,不再追着舅舅询问。

    然而这一次,这枚母亲留下的兽牙,却是帮助他一举觉醒黑暗剑王血脉,才让他的心中又一次升腾起强烈的好奇。

    他隐约感觉,自己父母的离去,应该有一个极大的秘密,之所以不知道,是父母和舅舅为了保护他。而现在,觉醒了黑暗剑王血脉的他,已经不再是先前那个修行废柴,即便父母真的面临绝大的危险,他也有着信心,终有一天,可以成长起来去帮助父母、而不只是做一个没有任何用处、只会拖累别人的累赘。

    “对,先回家,这件事,一定不会就这么解决。”

    罗元声音之中充盈着浓烈的暴虐和煞气,一缕真元却是悄然游走楚天策的四肢百骸,眉宇间渐渐恢复了平静。

    楚天策的身躯没有受到真正的重创,甚至比之先前还要更好。

    只是让楚天策微微惊讶的却是,舅舅罗元似乎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觉醒了黑暗剑王血脉、也没有感受到自己突破了困顿已久的淬体六重极限。虽然没有真正进阶淬体七重,可是这层瓶颈的破碎,已经被困锁了超过三年的楚天策,却是极其清晰,只是此时在罗元眼中,楚天策唯一的变化,就是气质的一丝变化。

    一股沉稳而凌厉,甚至隐隐有着几分暴虐霸道的气质,若隐若现。

    “策儿,你需不需要去医馆全面检查一下?”

    罗元心中虽然极为好奇,但却忍住了立刻询问的冲动。

    在得知楚天策孤身一人前往叶家,罗元心中便即充满了紧张,尤其是之后出城,更是担忧之极。

    若非叶岚芷和楚天策约定的地方太过隐秘,根本无法找寻,罗元早就第一时间带领罗家的武者,去将楚天策找回来。现在楚天策虽然狼狈之极,但至少活着回来了,报复的事情根本不急于一时,关键在于检查有没有暗伤。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快速冲入议事厅,脸色难看之极。

    罗元回过身来,望着快步而来的中年男子,说道:“罗震,发生了什么事?”

    罗震看了一眼浑身衣衫破碎、满身血污的楚天策,低声道:“从叶家得到消息,他们似乎认定天策意图斩杀叶岚芷,夺取血脉本源,叶岚芷因为少年玩伴的情意,不曾防备,被天策暴起偷袭,受伤逃遁,两个淬体七重的侍卫被天策斩杀。现在全城都在议论此事,我想可能他们一定是看中了天策的血脉本源,为十天后的宗门选拔做最后的准备。”

    罗震是罗元的族弟,乃是突破淬体大圆满、开辟元府的大高手,在罗家地位颇高,自然知晓个中内情。

    楚天策利用本命精血,为叶岚芷点燃血脉,奎水城中知晓的人极少,只有两家高层知晓而已。

    叶飞虎一朝翻脸,甚至放出这样的话来,很显然楚天策这狼狈模样,就是拜叶家所赐,其心中的谋划和贪婪,昭然若揭。

    罗元还未来得及开口,罗家大门突然被撞开,三道人影大步走来,一股昂然的气势肆无忌惮。

    “叶飞豹,想不到你竟然敢闯我罗家大院,就凭你元府一重的水平?”

    罗元脸色陡然阴沉下去,一股浓烈之极的杀意陡然迸发,气势铺天盖地,几乎堪比叶飞豹的三倍,瞬间便即将三人的气势彻底压下。只是这种压制仅仅持续了一个瞬间,一股凌厉而狠辣的剑起突然暴起,虚空搅动,霎时间将罗元的气势斩出一道缝隙,三人大步而前,走入罗家议事大厅。

    罗元目光扫过,冷声道:“叶飞豹,叶展,区区两个元府一重,也敢来我罗家撒野,看来你们的依仗,就是此人吧!”

    在叶飞豹旁边,一道身材颀长、神态骄傲的年轻人持剑而立,气息赫然达到了元府二重巅峰!

    持剑人冷眼看着罗元,随口道:“罗元,我是凌墟,你这个外甥欺辱叶大小姐、斩杀叶家护卫,简直是罪大恶极。我好心劝你一句,区区一个奎水城罗家,有些事还是老老实实的好,不要自寻死路。我给你个机会,你亲手斩杀了这个外甥,我就当你罗家与这件事没有关系,省得毁家灭门。”

    站在旁边的罗震神色一寒,一股杀机猛然腾跃而起,目光霎时间变得阴森。

    楚天策是不是天才,究竟做了什么事情,都是罗家的人。就算是凌家亲临,罗元和罗震也绝不可能屈服,拿楚天策的命换取平安,根本不可能因为凌墟和叶飞豹就交出楚天策。

    “凌家真是好大的气派,只是不知道你这般颠倒黑白,是厚颜无耻,还是蠢笨无知。叶飞豹,叶飞虎那日给我的金阳益血丹有毒,叶岚芷引我去城外引发丹毒,想要将我彻底斩杀,甚至还派了两个淬体七重想要置我于死地,只是天无绝人之路,丹毒火焰竟然没有将我烧死,就连那个两个侍卫也不知为何身死,才让我活着回来。”

    楚天策声音清冷,浓烈的杀意却是变得冷静。

    遭逢大变,楚天策的境界虽然没有提升,但是心灵却是在短时间内变得成熟而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