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大会开始

    朝霞漫天,辉煌的光辉照耀着奎水城,位于奎水城西南的叶家演武场,此时正是车水马龙。

    今天是三大宗门齐聚,选拔新人的日子,三年一度的选拔,对于整个奎水城而言,几乎是鱼跃龙门的最好机会。只要能够被宗门选中,进入宗门之中修行,不仅自己前途无量,整个家族都会得到极大的利益,几乎从半夜开始,便有各大家族的武者,来到这演武场,静候选拔大会。

    而选拔大会的位置,竟然定在叶家的演武场,而不是往日的奎水广场,个中内情,却是足以让各大势力玩味。

    在演武场旁边的高台之上,叶飞虎大马金刀的坐在主座之上,俯视着演武场上密密麻麻的武者、川流不息的车马,眼底充盈着一股无法形容的兴奋。以他叶飞虎自己的能耐,显然不可能将选拔大会的位置定在自家演武场,这一切,都源自他的女儿、叶岚芷觉醒四品血脉、进而得到凌慕枫少爷的青睐。

    “可惜了,若是能够炼化楚天策那小子的血脉本源,岚芷必然能够更进一步。不过现在也不晚,今日之后,我就亲自前往罗家将那个楚天策擒下,再炼化也不迟,最多一两年,岚芷就可以将罗家彻底屠灭,罗家的资源、还有那卷奔雷拳,都是囊中之物。”

    叶飞虎眼中弥散着淡淡的杀机,遥遥望向罗家的方向。

    在他旁边,叶飞豹和叶展肃然而立,叶飞豹脸庞稍稍有些苍白、眼中刻满了仇恨和怨毒,显然是伤势还没有痊愈。

    就在此时,远处人声熙攘,两大群人快步而来,赫然是四大家族之中的黄家和陆家。

    “就看这黄家和陆家是不是识趣了,否则最多一两年,他们就会和罗家一样,化作灰烬。”

    叶飞豹声音阴沉,在叶家人心中,罗家已经画上了必死的符号,即便罗元选择臣服,叶飞虎也会想办法将他斩杀,谋取财富和武技。

    至于这黄家和陆家,虽然叶飞虎兄弟最希望的结局,同样是满门屠尽,全数夺取其财富。

    只是这奎水城毕竟是三宗选拔弟子的地方,若没有正当理由,叶家也不敢太过分。

    尤其是叶岚芷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

    长身而起,叶飞虎眼中的杀意深深掩藏,大笑着走向陆家和黄家的队伍,朗声道:“陆兄,黄兄,几年不见,风采更胜往昔!”

    “叶兄客气了,令爱一举觉醒四品血脉,天才横溢,我们以后可是要唯叶兄马首是瞻啊!”

    “叶大小姐前途无量,也是我们整个奎水城的光辉,今日宗门大选,我们可是等着观赏叶大小姐的绝世风姿!”

    陆家和黄家的家族语气颇为客气,甚至隐隐带了一丝恭谨,只是在两人眼瞳最深处,却是同时掠过一抹无人察觉的压抑。在他们身后,一些天才横溢的年轻子弟,却是隐隐有些压制不住心中的不忿,四大家族鼎力、是奎水城一贯的规矩,然而现在,叶飞虎虽然话语客气,但是眉宇之间,却是已经有了一抹明显的漠然和俯视。

    就在此时,远方突然响起了一阵骏马嘶鸣的声音,八匹神骏之极的高头大马拉着两辆华贵之极的马车,急速而来。

    八匹骏马之上,四尊年轻人神色傲然,在其后,左侧的马车通体深青色,上面勾勒着一道道亮白的雷霆光芒,而右侧的马车却是晶光灿灿,下方勾勒着细密的水纹,两辆马车外形华美之极,更重要的是,只要稍稍体会,便能够感受到一股凛然的威势凝而不散,莫说是普通人,即便是四大家族的家主、元府境的武者,恐怕都不可能擅自靠近。

    风雷谷!

    晶溟宗!

    所有武者,几乎是立刻停下了议论,躬身行了一礼,神态之间恭谨之极、甚至还有着明显的畏惧。

    两尊中年男子身着长袍,迈步走出马车,一股昂然无匹的气势陡然爆发,一霎之间,即便是三大家族的家主,都感到呼吸滞涩、心旌神摇,好似猪羊见到虎豹,几乎忍不住要跪拜下去。只是这种威压只是一闪而没,便即悄然消散,两尊中年男子便如同没有修炼的普通人一样,再没有任何威压。

    “三位家主客气了,老夫风雷谷钟嘉,这位是晶溟宗的牧鑫牧长老。这几个都是宗门晚辈,来帮忙做些杂活。”

    风雷谷钟嘉微微一笑,目光遥遥望向四周,看着不断汇聚而来的大小家族,眼中泛起一抹欢喜。

    他们作为宗门派出招收弟子的执事,自然希望来的人越多越好。

    基数越大,出现天才弟子的可能性才越高。

    “钟长劳,牧长老,罗元来迟一步,还请两位长老和四位俊杰恕罪。”

    就在此时,罗元大步而来,至于罗家其他弟子,包括楚天策在内,都由罗震率领,前往演武场中罗家的区域。三宗选拔不仅关乎这些年轻人的未来,更关乎整个家族的兴衰起落,在选拔的时候,必须要保证最好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将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种闲谈客套之中。

    只是随着罗元的出现,原本寂静的演武场,又一次充满了低低的议论。

    “听闻罗家已经和叶家闹得水火不容,前段时间听闻楚天策斩杀了叶家两个淬体七重的侍卫,之后叶飞豹打上罗家,反而被罗元重创。前些天两家几乎是要结成儿女亲家,没想到转瞬之间竟然是势同水火,若非宗门选拔大会,恐怕两家已经打起来了。”

    “叶大小姐一举觉醒四品血脉,楚天策只是个淬体六重、前途无望的废物,怎么可能真约为婚姻?”

    “听闻凌家的凌慕枫少爷看上了叶家大小姐,那可是方圆十万里内最顶尖的家族,更何况凌少爷便是紫云峰弟子,莫说楚天策是个废物,就算是还有先前的天赋,也不可能争得过凌慕枫。这一次宗门选拔,叶家恐怕是要借凌家的势力,直接压制罗家,罗家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无数议论纷纷而起,一道道目光在罗元和叶飞虎身上不断游走。

    风雷谷和晶溟宗的长老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叶飞虎皮笑肉不笑的拱手还了一礼,正要开口,一道尖厉的雕鸣声突然响起。

    远空中,一只巨大铁羽雕振翼而来,在铁羽雕脊背之上,四五道人影或站或坐,一股凛然的威势,隔着万丈长空,扑面而来!

    “紫云峰!凌中天!”

    风雷谷的钟嘉双瞳一寒,眼底隐隐泛起一丝凝重,一时之间,在场所有的武者,眼神中都充满了或说惊骇、或是向往,只有叶飞虎眼底掠过一抹凌厉的杀意,一道细细的声音直接在罗元耳畔响起:“罗元,恐怕今天,就是你们罗家和楚天策最后一次见到这奎水城的太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