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章 逼退

    “凌中天,你还真是不要脸到极点了!”

    丁正清持剑而立,挡在楚天策身前,目光凌厉。

    “丁正清,你不过是一个元府九重,你敢得罪凌家、敢得罪凌鬼雨?你现在将这个小子交给我,我还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件事,就当你丁正清从来没有出现过。”

    凌中天语气阴森,杀机毫不掩饰。

    他凌中天,丁正清根本不用在意,但是凌家这个庞然大物、还有凌慕枫那个妖孽之极的兄长、无量城凌鬼雨,莫说是丁正清一个元府九重,即便是玄丹境强者,都不敢招惹凌鬼雨和他背后的凌家。

    丁正清闻言,却是没有丝毫迟疑,冷笑道:“今日之事,众目睽睽,若是你凌家不服,大可以到擎天宫来讨个说法!”

    凌中天神色霎时间变得阴沉,凌家的威名可以压制丁正清,却不可能压制擎天宫,丁正清此言一出,凌中天便即明白,在丁正清的守护下,今日已经不可能斩杀楚天策。

    深深望了楚天策一眼,凌中天不再开口,一把抓住目瞪口呆、浑身颤抖的叶岚芷,直接离开了高台。

    高台之下,看着凌中天直接离开,叶飞虎急火攻心、陡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竟然直接昏了过去。

    楚天策淡淡看了一眼一片大乱、如丧考妣的叶家,双目微闭,缓缓盘坐。

    丁正清一愣,旋即低声自语道:“五品血脉的神通,果然是非同小可,一瞬间竟然能够爆发三倍之力。不过正常情况下……方才我出剑稍慢,凌中天还有差不多四成成力道攻向此子,足可以将普通的元府四重轰碎,却没想到让这个小家伙正面扛了下来,甚至根本没有伤及本源,这样的绝世妖孽,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小地方……”

    足足两个时辰,楚天策方才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眼。

    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意流淌在血脉之中,这一次全力爆发,让楚天策终于真正掌握了血脉的力量。

    不仅仅是大战之中对于力量的掌控,更重要的是,楚天策心灵深处那种沸腾的毁灭与杀戮意志,无敌的威严与信念,暗暗与黑暗剑王血脉相契合。

    逆天而行,杀伐万古,若没有无敌的意志和心灵,根本不可能真正掌握黑暗剑王血脉,根本不可能真正体悟到天妖真经的玄妙与神异。

    深吸一口气,楚天策整理了一下衣衫,向着丁正清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语气真诚之极:“多谢前辈!”

    丁正清却是摆了摆手,笑道:“叫我丁长老即可,今日之事,你不必谢我,要谢就谢你的天赋,我是替擎天宫选拔弟子,也是替擎天宫守护弟子。至于未来,你想要守护住你罗家,想要抵挡住凌家的攻击和报复,最好的办法,就是努力修行,不断进步,只有这样,你才有自保之力,宗门才愿意在你身上倾注资源、甚至帮你压制凌家,拖延时间。”

    丁正清语气平淡,言辞坦坦荡荡,毫不居功。

    楚天策听闻此言,心中对于丁正清的感激之余,更增添了几分敬佩。

    “宗门培养子弟,自然不会做无用功,这一点天策明白。至于凌家,今日之事已经结下了不解的冤仇,那就索性不死不休!”

    一股决然的杀意和昂扬的自信喷薄而出,在楚天策的身上,根本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后悔和恐惧。

    “你放心,在斩杀你之前,凌家几乎不可能来奎水城找罗家的麻烦,至少不会有无敌强者前来碾压奎水城,这是宗门家族之间的潜规则,凌家不敢得罪擎天宫,便会遵守。你回去收拾一下,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三日之后,我会来此地接你。此去经年,天高路远,若无特殊的原因,短时间之内是没有机会回返了。”

    丁正清惊诧于楚天策的态度和心境,愈发满意自己这一次突然的决断,拍着楚天策的肩膀笑了笑,大步离开,脚步急促,似乎有什么急事。

    楚天策看着丁正清转瞬之间便即从视野中消,收回目光、环顾四周,却是发现高台上已经只剩下自己和远远等候的族人。

    “舅舅,这是……其他人呢?”

    罗元此时却是满脸抑制不住的欢喜之色,笑道:“方才你休养了两个时辰,宗门选拔已经结束,凌中天带走了叶岚芷,风雷谷和晶溟宗很快就结束了选拔,你罗羽和罗浩两位族兄,都被选入了风雷谷。钟嘉长老不愿多做停留,今夜就会连夜离开,他们两个已经提前回去收拾东西,和亲人告别了。”

    楚天策微微点头,钟嘉这一次为了自己,可是得罪了凌中天,加之今日之事变化迭起,甚至有擎天宫插手,回返宗门讨论对策,当然越快越好。至于选中罗羽和罗浩,其中必然有着一部分楚天策的缘故,只是这件事大家心知肚明,却是谁都没有说出来。

    楚天策虽然不姓罗,但却从没有觉得自己是外族人。

    罗家上上下下、即便是在楚天策潜力枯竭之后,对他仍旧是极好,罗羽和罗浩能够有机会进入风雷谷,楚天策自然是无比开心。而且擎天宫颇为遥远,自己往返不便,罗羽和罗浩若是能够成长起来,对于罗家也是极大的帮助和提升。

    “今日之事,实在是痛快之极,族中已经置办酒宴,今日要一醉方休!”

    罗元哈哈大笑,语气痛快之极,十天来愤怒、痛苦、压抑、恐惧、种种负面情绪一扫而空,终于是豁然开朗。

    此夜,叶家家门紧闭,罗家欢声雷动。

    黄家和陆家却只是送上了一份贺礼,并没有参与罗家的欢庆。

    楚天策斩杀了凌慕枫,此事已经完全无法调解,凌家的愤怒,紫云峰的力量,如剑高悬,不到胜负分明的时候,他们根本不愿、也不敢轻易站队。

    奎水城四大家族,现在已经是名不副实,随着叶岚芷和楚天策的出现,这个平衡已经被彻底打破了。

    罗元自然知晓其中原因,倒也并没有在意,分别回赠了一笔丰厚的回礼,便即作罢。

    酒宴通宵达旦,罗家十日来的压抑,彻底释放了出来,酒宴上吆五喝六、喧闹之极。

    而此时的楚天策和罗元,却是悄然离开了酒宴。

    静室之中,楚天策指尖轻轻抚摸着胸口挂着的兽牙吊坠,缓声道:“舅舅,如今我觉醒血脉,成为擎天宫的弟子,也算是有了一些自保之力,三日之后我便会离开奎水城,父母的事情,还请舅舅相告。若是父母确实深陷危难之中,我这个做儿子的,终究不能袖手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