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240章 步步凶险 新

    随手在桌子上拍下一方灵石,楚天策长身而起,身形闪烁,骤然降临在长街之上。

    然而仅仅下一个刹那,楚天策几乎尚未站稳、一道凌厉霸烈的血煞雷霆、轰然劈落。

    明明早已抵达长街尽头的血手雷魔,高大的身躯愈发雄健,法袍犹如烈血翻腾,浩浩汤汤,血色长刀、刹那间撕裂虚空、激荡着肆意奔腾的恐怖威压,猛然间将楚天策吞噬。

    剧烈的爆鸣声瞬间炸开,长街上刻画着繁复法阵的大青石、瞬间破碎。

    两侧虚空撕裂,烟尘呼啸,暴虐凶戾的杀伐真意、如同狂风龙卷、直贯霄穹!

    “竟然直接出手了!”

    楚天策双眉一跳,扑面而来的浓烈刀意、赫然将杀戮刀魂与雷霆刀魂、同时修炼到了第四境!

    威压雄浑暴虐,激荡着深沉厚重的恐怖气劲,远远胜过冰海瑶数倍之多!

    铮的一声脆响!

    长剑横斩,第四境极限的死亡剑魂骤然催动,一股犹如九幽冥狱般的深沉厚重,陡然降临。

    刀剑狠狠碰撞,震耳欲聋的爆鸣声响彻虚空,气劲如同惊雷炸裂,方圆虚空、尽数化作虚无。

    浩荡的气劲狠狠砸落,楚天策只感觉浑身一颤、猛然间爆退数十步,方才勉强稳住身形。

    “快退!这是血手雷魔!”

    “长街搏杀,这个神火境后期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挡得住血手雷魔一刀?”

    “必然是隐藏境界,想要来暗杀血手雷魔的。只是挡住一刀,最终还是要死在血手雷魔刀下,最近几年、已经有不下四五个琉璃金身巅峰,试图斩杀血手雷魔,可惜尽数成了刀下亡魂、囊中宝物。”

    “血手雷魔恐怕距离真正晋升不死境已经不远了,城主都不太分心管束了。”

    充满惊恐的议论声不断响起,一道道身形,迅速向着四面爆退。

    长街两侧的店铺,毫不犹豫、第一时间将防御法阵开启到极致。

    城中禁止战斗杀戮。

    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血手雷魔这等顶尖的琉璃金身巅峰,除非不死境城主亲自出手、否则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将之镇压。

    是以血手雷魔只要不是在城中大肆屠戮低阶武者、或者强行攻破商铺票号、大肆掠夺,城中执法队根本不会出手。与其送上去惹怒血手雷魔、化作刀下碎屑,还不如加紧疏散左近人群、协助防御。

    “生面孔?能够接住我一刀,还真有点手段。”

    血手雷魔目光阴森,凝望着楚天策、眼底杀机四溢。

    “果然不愧是纵横无敌、杀戮无尽的顶级琉璃金身巅峰,这一瞬间的爆发、恐怕冰海瑶就要死。”

    楚天策指尖拂过剑锋,死亡剑魂深处、隐隐升腾起一丝火焰与毁灭的神韵。

    “城主有令、城中禁止战斗,无论两位有何仇怨,还请立刻离开通爻石窟。”

    一道森然浩荡的声音,突兀响起。

    四面法阵轰鸣,声音犹如春雷滚滚、恍惚之间、几乎长街每一寸虚空,都开始共鸣。

    血手雷魔双眉微蹙,目光扫过楚天策、旋即遥遥望向长街边缘、虚空尽头。

    下一霎,突然身形闪烁着、倏然向着远方疯狂飞掠。

    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和迟疑,刹那间之间、血手雷魔身形已经出现在长街尽头、直接冲向城门。

    然而楚天策脚步一踏、正要飞掠追击,四面八方、突然数十柄短刀猝然爆发,虚空撕裂、刀芒有若天罗地网,刹那间将楚天策锁在核心。每一道刀芒、都堪比琉璃金身巅峰一击,瞬息之间,足足数十道攻击、交织层叠,虚空刹那间化作一片混沌。

    几乎是同时,一道通体赤红、雄壮矫健的身影、自大地深处直冲而出。

    长刀激荡出无穷血色雷霆,呼啸着惨厉无比的杀机,狠狠劈落!

    狰狞的面庞,闪烁着暴虐的狞笑,突兀之间、中宫直入。

    “这埋伏?真是好手段!”

    楚天策左瞳火焰猛然腾跃而起,戮血剑瞬间催动到极致。

    气息霍然升腾,长剑划出一道半弧,深沉厚重的死亡剑气、骤然勃发。

    天地之间,鬼气森森、冤魂嘶鸣,大成之境的天裂千杀、犹如天河倒灌、逆卷而出。

    铮!铮!铮!铮!铮!铮!

    剑锋如幕,一瞬间,无穷剑气、好似万箭攒射,数十道血色刀芒同时破碎。

    左手闪烁着莹玉般的光辉,雷火纵横交织、神拳骤然勃发,迎着刀锋、怒龙般直贯而出!

    只是迎接楚天策的、却是一道雄山般深沉霸道的血色掌影。

    血手雷魔,蜕凡武技,烈血大手印!

    一切声音、一切光影、一切虚空气劲的波动,瞬息凝滞。

    恍惚之间,无数观战者眼中,只剩下了这一道横压雄山浩海的无上掌影!

    眼底狰狞的笑意愈发暴虐,血手雷魔通体精血如沸、赫然将力量催动到最极致。

    砰地一声钝响!

    双掌碰撞。

    天地陡然一肃,无尽虚空,同时寂灭。

    足足一个刹那,震耳欲聋的爆鸣声、终于霍然炸开,气劲余波四面激荡、疯狂席卷,无数灵阵纷纷破碎,厚重坚实的长街砖石,彻底化作片片齑粉烟尘,只剩下一个百余丈方圆的巨大深坑,惨厉之极。

    在深坑之中,仅仅剩下一片干涸的赭色。

    曾经是飞溅的鲜血,只不过或许是雷霆劈斫、已经彻底枯竭,连一丝灵韵都不曾遗留。

    两道身影,却是彻底消失无形,连一丝痕迹、都不曾遗留。

    “同归于尽了?”

    “不可能,估计是血手雷魔惨胜,迅速逃遁,他仇家极多、若不及时遁走,后患无穷。”

    “血手雷魔杀戮无尽、穷凶极恶,当真受伤、就算是护城守军都不会允许他轻易离开。”

    “可惜了,这剑修若是能够再强两三分,或许就有可能斩杀血手雷魔了……只是百尺竿头,这两三分的战力,想要提升,谈何容易,有朝一日血手雷魔晋升不死境,才真是肆无忌惮……”

    一道道目光望着空荡荡的深坑,无奈的遗憾与叹息,跃然脸上。

    通爻石窟之外、群山间一座洞府,水晶中、赫然是长街搏杀的画面。

    一尊不死境初期的大能,嘴角突然扬起一丝淡淡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