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转世重生

    寂静的心独自去追寻缥缈的美景,打开天窗的夜晚就能看见最美的流星,倾听着婉转的银河的倾诉,心灵问我世界怎会如此的安宁,天地之间命运翻转,细雨润物悄然无声。

    人生的轮回匆匆,当迷茫逐渐消逝而去……张天天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脑中一片混乱。

    一段段记忆信息像潮水般涌入脑海,反反复复充斥在脑中,造成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张天天双手抽搐,猛力抓住头发,似乎这样会减少一些疼痛。

    半晌,疼痛感慢慢退去,张天天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洁白的床帐,透过床帐,屋顶卯榫大梁隐约可见,这是哪?

    纳尼,卖糕得,神马情况?

    张天天苦笑不已,想不到自己堂堂一个教师,也会发生这狗血般的剧情——穿越,小月月……这实在是讽刺至极。

    张天天是一名教师,假期时外出旅行散心,一路手机无现金消费,这一天自由行来到了棋盘山景点向阳寺,这看起来很不起眼的一处古刹,位于棋盘山的山坳之中。

    向阳寺为明代古刹,始建于公元一五七五年,属于显宗佛教派系,在辽沈地方史上很有名气。

    相传清太祖入关前,曾在向阳寺与老方丈谈天说地感悟人生,由此而一举夺取天下,建立大清王朝。

    向阳寺占地面积数百亩,殿门匾额高悬,刻有“双峰翠水“四字。寺内建筑面积九千九百九十九平方米。

    占地以“九“为数则取吉祥尊贵的寓意。

    寺内主要有大雄宝殿、观音殿、天王殿、钟鼓楼和牌楼门等建筑。其中大雄宝殿最为雄伟壮观,它占据了全寺的最高点,俯瞰全局,气势磅礴。另外还有念佛堂、向阳泉等景观。整个寺院古木葱郁,庄严肃穆,布局依山势自然起伏,错落有致。

    历经多年的世事变迁,向阳寺竟渐渐衰落下来,尤其最近由于向阳寺香客少的缘故,一些僧侣忍受不住清苦,跑下山去自觅生计。张天天按导航地图的指示来到向阳寺观景。

    向阳寺是他来到沈阳寻访满清历史的最后一站,由于离市区过远,到这里时已是下午,溜达了整个景区后天色将黑,这时,忽然遇上了天气变化。

    忽地,乌云快速笼罩山间,荒郊野外他只能黑灯瞎火地在山路中乱闯,压抑的乌云层层叠叠的停留在天空中。不多时,一道闪电划破长空,轰隆隆的雷声响起,佛在耳边响起炸雷,张天天慌不择路的乱跑起来,打算寻觅一个躲雨之处,山中的天气说变就变,没有多一会儿,劲雨立停,真是不可琢磨。

    按常理说不该有的天气情况出现了,他脚下的山间小道竟然漫起大雾,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哎嘛……失足就坠下山崖,不停地下坠、旋转,这就是他最后的记忆了。

    屋里角落的桌子上摆放着两盆不知名的花,伴随着花香,空气是那么清新,那么令人心旷神怡。吱……房间门应声而开,一个四十岁许的妇人,端着药碗走了进来,一看到张天醒来,欣喜地说道:“天儿,你醒了啊。”

    一阵凉风吹来,张天的额头一凉,脑中痛感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一些本来已经模糊的往事,却全部清晰地浮现在了脑中。融合了这具身体记忆的张天天,看着面前的妇人担心的神色,以及刚哭过通红的眼眶,结合融合记忆之后得到的答案,勉为其难的不太熟练的叫了一声:“母亲大人”

    婉氏端着药碗说道:“醒了就好,先把药喝了,免得我担心!”

    张天天接过药碗,一口气喝完,眉头都没皱一下。婉氏轻轻用毛巾帮张天天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药渣说道:“傻孩子,怎么会这样呢?。”

    张天天融合记忆后的身份是南庭大陆中南朝附属国南郡汜水国的一个小小的世家子弟。不过这些都是六年前的事了,自从十年前父亲离开家族外出做生意杳无音讯之后,张天天和母亲就被张氏家族贬为平民,不再是世家子弟。好在念在香火情分上,张家氏族把父亲自己打拼留下来的一点产业,汜水小筑也就是一个小旅馆,留给了他们母子二人,维持着二人的生活,不算富裕,俗话说就是撑不着但也饿不死。

    听到婉氏的问话,张天天迅速在记忆中搜索到了受伤的原因。这个世界中,他占据的这个身体的主人叫张天,比他前世的名字里少个天字,和他发生矛盾的是个大家族叫商胜的家伙,这是张天受伤的罪魁祸首。

    商胜是汜水国四大家族之一商家的公子哥,为人嚣张跋扈,不可一世。商胜自诩为汜水国内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年纪轻轻的他师从于宇文大将军,对外域的多次战争当中立下不少战功,可谓不凡。按常理说,汜水国的将军之才和张天这个只有武徒境界的武道废物应该没有太多瓜葛才是,可是世事难料,用四个字概括:红颜祸水。

    商家的大少爷商胜倾慕李家二小姐李飞飞,而李飞飞却是对商胜屡次拒绝,从不正眼瞧过他,可是商胜可能是单相思中毒太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死缠烂打,软磨硬泡。李飞飞不胜其烦之下,在几天儿前告诉了商胜一件无法置信的事情。

    张天是李飞飞的娃娃亲时未婚夫,早已有了媒妁之言的婚约。

    事实是婚约早在六年前,母子二人被贬为平民后,李家就已经派人对婉氏软硬兼施,于是婉氏在李家的逼迫下退了这段婚约。李飞飞借用这道婚约还未被外人知晓的情况下,借用有心人之口传到商胜耳中。这可是无妄之灾,商胜年纪尚轻,被李飞飞拒绝之后怒火上升,把一切的根由都怪在了张天身上,三天前在街上带着家奴堵住张天一顿暴揍,打得张天奄奄一息......

    当张天被人抬回家中之时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半死不活了,当再醒来就是鸠占鹊巢了。

    婉氏见张天不回答自己问题,本来想发火教训一下张天,可一看张天的伤势,却又是一声长叹,说道:“天儿,母亲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和人打架。你就是不听......”

    张天天见婉氏说着话的功夫,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儿,又快要掉下来,急忙说道:“母亲大人,我头痛的很,想休息会,这药效有点大。”

    婉氏无奈的离开房间之后,张天天开始整理起这个身体的今生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