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出牛比赛

    舅舅于万城和张天在大门口寒暄了片刻,于万城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还没有说,于是转过身,面向老太爷于晓春说道:“父亲大人,我刚刚得到消息!这次是因为皇城的关系,我们汜水城的出牛比赛提前了!目前关家、梅家、唐家已经提前得知消息,头三日就开始下手准备了!只有潘家、雷家和我们于家得到消息晚了!”于万城一边抹着头上的汗水,一边急切的等待着老太爷的吩咐。

    “什么?这次出牛比赛怎么提前的这么早?”于府族长于晓春老爷子平时波澜不惊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急切的神色,他轻咳了一声后,徐徐说道:“我看是不是他们与张家的人暗里有了联系,才会提前得到了消息……嗯,定是如此!”于老爷子捋了捋花白的胡子,眉头凝成了一个川字,心中暗道,“如果要不是婉氏被贬黜出张氏的家族,今天这个事情,也许根本不会发生!即使发生我们也能早知道,能早一些准备!”想到这里,于老爷子看了一眼脸色急切的于万城,稳了稳自己的情绪说道:“这样吧,你赶紧派人准备采买材料,这次哈金的数量一定要够量,附近的能工巧匠,你能找几个就找几个,弄不好都叫那几家弄走了,往年和我们合作的工匠肯定还有,人数不够的话……尽量找些手巧的,你赶紧去吧!”

    “出牛比赛?”一旁的张天听得不是很明白,疑惑的自语道。

    于老爷子松开了紧锁的眉头,看着自己的外孙,淡淡一笑解释道:“大孙子!也不怪你不知道,城里的人知道此事的也不是很多!出牛比赛的地点,是在城外的皇族之地,比赛的用具就是仿自于我们耕地的牛,按照皇族规定标准大小制作做的铁牛,不过牛头是低下双角朝前,下面由六个下人抬着,撞击城外南语山间的南语果树的头树,以撞击落下的果实多少,来确定今年山上收获份额大小。”

    老爷子顿了顿继续道:“南语果是南郡汜水国特有的一种稀有的果实,果树高达三十余丈,高大坚挺,生长在崎岖山岩之间,刀剑难伤,南语果结在此树的高处细枝之上,寻常人根本无法攀爬,即使爬上高处,也是山风激荡,无法摘取果实,只能以撞击方法击落。结过果实的旧枝慢慢脱落,每年再生新枝结出果实。这个果实可是进贡皇家的水果,果皮坚硬,刨开里面金色果肉,其味道无比鲜美,一颗都是千金难求啊!”

    “另外,山上果树的数量固定,不知为何难有新树生长,只有一次一颗树毁于天雷之下,才又长出一颗新的树,所以树木的数量不变,总共一百零八颗。这些树被圈围起来,由大都下辖的皇室派兵看守,只有击落的果实才可拾取。没有落下的果实会慢慢被果树吸收,给来年结果提供养分。头树是最大一颗,树木比铁还硬上三分,每次由钦定的农家——关家、梅家、唐家、潘家、雷家和于家抽签决定次序,每家撞击三次,以落下多少决定采摘其它果树的比例。另外这哈金的多少决定牛角的坚硬程度,往年都有牛角被撞击而折的家族,这样的家族采摘份额自然就少了……”

    “原来如此啊!”张天点了点头。

    “来……来……赶快进屋!”于老爷子让两人去大堂落座,接着又让下人安排两个人的住处去了……

    没过多久的时间,于府的大门口传来了喧嚣的声音,原来是舅舅于万城和于管家领着雇来的工匠到了门口,这下子于府里里外外忙碌了起来……

    张天的舅舅于万城此时一阵小跑进来汇报:“启禀父亲,哈金就买到五斤还是我加价抢的,城内跑遍了,听说比我后去的雷家,就抢到三斤,其它的材料都不缺了!”

    这时候于管家也一路小跑进来了,“禀告老太爷,工匠们已经安排妥当了!明天开始干活,比赛的家丁还是去年的那几个,这几天就给他们吃饭加菜了!”

    “嗯,知道了,你下去吧!”于晓春满意的点点头。

    “是!”于管家转身走了出去。

    张天的眼珠一转,偷偷的跟着于管家走了出去,一路小跑追上了于管家。“等一下……于管事,去年的比赛用的出牛在哪啊?”

    “啊,在后院左厢房后的仓房里,门没锁,你自己去吧,张少爷。”于管家客气的说道。

    张天兴匆匆的跑了去,自然也是年轻人的心性,喜欢看热闹,他想看看所谓的出牛,到底是个啥样子。

    张天很快就跑到了仓房,轻轻的打开仓房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好大一头牛,简直肥胖得像只象。这个出牛下腹中空,四蹄连接两根铁柱,估计是抬着用的。全身上下闪烁着黝黑的金属光芒光滑映人,仿佛一走路,它身上的肉就抖动,而且仿佛每一块筋肉都包着一股力气。唯一的缺憾是两只角处早已断裂,只剩下小半截。在附近地下的角落处扔着两只已经弯曲断裂的牛角残骸,可见当时撞击的力量绝对是非常猛烈。

    张天走上前,伸手拾起了两只断裂的牛角,拿到手中颠了几下,看起来此物颇为沉重。张天转过身,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慢慢悠悠的走出仓房,往书房方向走去。

    不久,从书房之中响起了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之声,“莫不是少爷的头痛病没有好?又发起了神经?”正在房外扫地的丫鬟小玉,不由得心中暗想一会跑去和后房的婉夫人汇报一下。

    书房的门被“咣当”一声推开,丫鬟小玉瞪大了双眼,只见少爷张天的手中拿了一本书,哈哈大笑迈着八字步,走向了前堂大厅,“咕咚”一声,丫鬟小玉被吓得坐在地上,小手不停的轻拍胸口,长出一口气:“少爷莫不是失心疯了...吓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