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按例打制

    张天一路小跑来到了前堂,正巧看到于老爷子愁眉苦脸坐卧不安的样子,把书故意藏到身后。“……嗯……嗯……姥爷,你为何愁眉不展啊?”

    “呦,是大孙子啊,这个你爷爷我这不是……出牛比赛的哈金不够用,正为此事发愁么!”

    “你看这是什么?”张天伸出了手,露出手里的书问道。

    “哎呀!这傻孩子,这不是出牛的皇家制例嘛……”于晓春慈爱的摸了摸张天的头。

    “姥爷,出牛比赛这事儿……依我看吧,还是有一些办法的嘛!”张天慢吞吞的说道。

    “你不知道这哈金啊,用过之后就无法再重新融入进去了!所以每年用完之后牛角基本都有裂痕,所以都被废弃。这牛角长度按制,应该长二尺五寸六分,根宽九寸,这哈金不够呢,就要掺杂寒铁来制作,这样一来,坚硬程度大大下降,哎……难办……”于晓春看了一眼张天“哎,我和你说这些干什么?你也不懂!”

    “谁说我不懂?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张天轻轻地走到于老爷子身边,附耳轻诉起来……

    于老爷子,听着听着……眼睛瞪了起来……慢慢的又眯一会儿……“你说的办法谁也没弄过,不知道啊!……那就按你说的试一试吧!来人啊!”,于管家一颠一颠的跑了进来,“这个事……嗯……你明天早上起来后,把工匠找来……按我孙子张天的吩咐去做……”族长于晓春也是不忍心打击自己外孙的积极性,心里暗道,“就先试一试张天所谓的办法,要是不成就说服张天放弃吧!这个孩子也是好心帮这个忙不是!”

    于管家疑惑的看了看张天,又看了看于晓春,暗道,“这老爷子可是真心疼爱自己的外孙,张天这么小的年龄怎么可能有好主意,族长还花钱给这小子折腾,莫不是爷俩都失心疯了?”他在门口呆了半天没动。

    于晓春看这老管家没动,心中也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了孙子他还是一瞪眼,说道:“哎,于管家你听见没有?”

    “好嘞!”于管家也知道了此事难违,于是连忙应声退下了……

    晚上,于府之内月朗星稀,此时已是深夜,三更天已过,但于府之内的书房之内的灯烛还在闪亮,此刻如果透过门缝,就能看见张天俯身执笔,还在不停的在写写画画,终于……只见他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嘴里嘟囔着,“终于完事了!大功告成!”

    清晨时分鸡鸣三声的时候,于府的管家早已经恭候在张天卧房之外,这时他看到了丫鬟小玉也已经早起在门外晾晒衣物,便低声喊道:“小玉啊!你去看看张少爷起了没有啊?”

    “哎,好的!于管家,我这就进去看看!”丫鬟小玉一边说一边轻轻的推开卧室的房门……

    “于管家,张少爷不在!好像晚上没回过卧房!”小玉退出卧室说道,一拍手到“哎……少爷会不会在书房没回来?”

    于是两人急匆匆的跑去书房……

    轻轻推开书房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黑发少年,正是张天。只见他把头埋在数桌上呼呼大睡,嘴角还流出一丝诞液,底下压着一打书,已经阴湿一片,像在做着什么美梦。

    “少爷……少爷……”小玉摇晃着少爷的胳膊,不停的呼唤着。

    不多时,张天睁开了惺忪朦胧的睡眼,猛然间想起还要有些事情要做。猛的站起身,吓了丫鬟小玉一跳,张天看到被淹湿的纸张,慌忙的收拾起来。

    张天急匆匆的走出了房门,正巧撞上了门口等候的于管家,立时一个屁墩做到了地上,“哎,谁呀!这么不开眼!”

    于管家低声上前扶起张天道:“少爷是我!”

    张天缓过神轻声说道:“那我们赶紧走吧?”

    二人来到了前堂的大厅当中,张天给早已等候多时的于老太爷问了安,便来到前院儿的空旷之处,从怀中拿出了一些纸张。分别给了于管家和等候已久的能工巧匠,不多时于府之内的院子里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夜半时分,于府的院子里依旧灯火通明,此时在院子之内早已经立起了一根粗大的铁柱,这铁柱一半埋在地下,一半露出地面,黑色的幽光闪亮,一看就知道是寒铁打造,必然是坚固异常。

    十几名于府的家丁已经准备好,面前有两只精铁打造的牛放置在院子内不远的地面上,于老爷子站在中间,张天和舅舅于万城分别站立在两旁,张天给于管家使了个眼色,于管家挺直了身体,大喝一声“准备……开始……”,于府的院子里面,这些家丁被分为了两组,被选出的这些个家丁,看起来个个孔武有力,胳膊上的肌肉高高隆起,众人齐喝一声,抬起地面上的铁牛,摆好出发的姿势,在于管家的指示下,分别开始冲向黝黑的寒铁立柱。

    “咣咣咣”的一阵撞击声之后,只见一只铁牛的双角已经断掉。另一只毫发无损,“哎呀!果然如此坚硬!”,于老爷子不由得拍手赞叹道:“大孙子,你可真是我们家的福星,少年天才呀!……好……好……这次就按你说的办!”

    舅舅于万城看得目瞪口呆……

    于晓春则是高兴的胡子一翘一翘的,捋了捋胡子,转过身看向于管家道:“于管家,按照张天少爷画的图制造,不得有误……”

    于管家应声,下去安排打造出牛的事宜。

    “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呐,这真是奇思妙想,神来之笔……”舅舅于万城拍着张天的肩膀夸奖道。

    张天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笑了笑:“这是我那天做梦梦到的办法呀,看来这是天意呀!”

    “什么做梦,你舅舅天天做梦,也没梦到这个法子……”于万城心情郁闷的瞅瞅自己的亲爹,无奈的低下了头。

    只能说时间过得飞快,张天依旧在书房内每日钻研,而牛比赛的日子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