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出牛比赛二

    梅长青知道这于家的族长于晓春,几十年的为于家定计,早已经让他两鬓苍然如雪,可今日看到之时可是不同于往日啊!看上去仿佛年青了二十岁,这让梅长青很是不爽……

    原来这是张天的主意,这小子说要想战胜敌人,自己首先要精神。族长于晓春问张天:“乖孙啊!你看我这个样子,头发都白了啦,人家都是年轻人才会收拾装扮一番,我弄的太年轻,简直就是瞎闹!”张天连忙安慰道:“姥爷,您也别太悲观了!您一天到晚忙于家族的大事,又不爱修边幅。常言道人靠衣服马靠鞍,远逛衣裳近逛人。您先在家里天天洗个澡,泡泡脚,立刻年轻十岁,瞅瞅,哎呀您一看也就四十多岁!您再剪剪头,刮刮脸,立码就成了三十多岁!您要是再换上几件新衣服,哎呦喂,姥爷要是说您是我舅舅的弟弟都有人信!您……”

    族长于晓春瞪着眼说道:“你给我出去!没大没小的……再呆会儿,你快把我说没了!”结果晚上这于晓春立刻就洗了澡,泡了脚……

    习习微风之下,这于晓春手中拿出了一把写着“心想事成”四个大字的扇子,悠哉游哉的扇了起来,看起来飘飘然,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早已经不爽的梅家族长——梅长青斜着眼不屑的问道:“老家伙,你就这么肯定你们今年能行?有本事手底下见真章!”

    “嘿嘿,这回我们家的出牛打制的比去年结实,用不着猜这次我们于家赢定了!”于家的族长于晓春颇为自傲的说道。

    梅长青狐疑的看着这个花白胡子的老对头,心中暗想难道他们于府最近买到了大量的哈金了?不可能啊!要是有信手下早就跑来告诉我了!于是打定主意——老家伙,既然你要死,我让你死个痛快!

    “既然如此,打赌这事——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张家代表张航见两位家主面红耳赤不甘示弱的情形,自己的主意已定,喊道“来人,写下文书凭证!”,不多时,有下人呈上写好的文书,梅家于家两大家主走上前分别仔细看过文书,见没有什么问题,分别上前坐下签字画押。

    “呵呵……还有哪些家主要捧场啊?”张航大有深意的笑着问道。

    这时,他的附近传来各族众人窃窃私语之声……

    “哎……我可听说梅家今年提前买到了九斤哈金,更是请到了李铁匠,那可是一锤定音的高手,打制的手法一流……”

    “这也不好说,这于家这么有底气,看来兴许买到更多哈金,才敢如此应战吧……”

    “其实,我可听说于家就只买到五斤的哈金,还是花大价钱呢!”

    “我妹子听于家家丁说,这次牛角设计和往常有些不一样了……”

    “我三哥可是听说,梅家的巧匠打制的特别精心……”

    台下的各家族声音纷纭,意见纷乱。

    不过既然这赌局开了,自然就不会只有两家下注,一片熙熙攘攘的声音过了之后,张家的张航身前的桌案上,在梅、于两家的牌位上,分别有各族人上前,开始押注金票银票,其中又以梅、于两家人下注的最多。

    “哈哈,既然送钱来了,自然没有不要的道理,我押一万两黄金……”,张航大笑着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金票,稳稳的押在梅家之上。

    “一……一万两黄金,我勒个去!”台下众人的脸色变了,顿时轰动起来了,一万两啊,这一万两黄金能在最繁华的中街,置办上一套店面,要知道,原来张天的汜水小秀筑的房产在大街不起眼的最边上,房间又少又小才值三万两白银,一两金二十两银。这可是十万两白银啊!

    全场上下顿时火热的目光聚集到一万两金票上来,这张航可是张家的代表,大家都知道他来自四大家族的张家,平时的爱好是赌博,这手笔可不一般!

    不过愿赌服输,听说这个人的赌品还是不错!张家人的引领作用下,没过多久的时间,又有更多人上来押梅家赢,桌案上的金票、银票散碎银两堆积如山。

    在双方公证人张航公证之下,两家的族长上前签完赌局的输赢赔率,梅长青将手中的毛笔狠狠掼在地上,冷冷的看向于晓春,如同看向一个死人,“哼哼!以后就没有于家了!”。

    “嘿嘿,这次你未必如愿!”于家族长于晓春毫不示弱的说道。

    两个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

    “各位族长,吉时已到……”,主持比赛的一个白发老者高声喊道,六家的队伍中出现了六位家丁,分别抬着各自家族打造的出牛,缓缓的步入了比赛场地正中央。

    高大的南语头树蔚然耸立于乱石之中,巨大的根系牢牢的扎入大地,张天抬头仰望,发现高处分别生长出一些细细的枝杈,每个枝杈的尽头生长着寥寥数个果实,这树如此之高真的是难以攀爬,这些细枝人也无法上去采摘……

    头树附近的不远处划了一条白线,各家的家丁抬着出牛停在了线外等候……

    “各位家主,上前抽取排位……”白发老者慢悠悠的喊道。

    这时,六家的族长分别站起身走上前,从铁制签桶里分别抽取了一支黝黑绽亮的铁签,然后分别递给老者,这白发的老者将铁签递给公证的张航,张航看了一眼之后,喊道:“出场次序是——第一位梅家,第二位雷家,第三位唐家,第四位于家,第五位关家,最后一位是潘家!”

    听到了比赛的排位,这梅家家主和家族弟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后面几名排位的家族弟子眼中露出羡慕的目光,只要这次南语果的数量超过于家,就有一倍银子到手,这样的好事,怎么轮不到他们呢,没有带太多银两的几名梅家弟子心中更是极为后悔,摇了摇头,羡慕之意流露无疑。

    潘家家主听到了这个消息,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次家族的收益又要大大缩水了。

    要知道这出牛比赛开始的次序很是重要的,因为先出场的选手在同样的哈金打造的出牛条件下,自然撞击掉落的南语果几率远远大于最后出场的家族。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十几个身着盔甲的皇家卫士,开始大力的把牛皮大鼓敲响,“呜……呜……呜……呜……”号角也开始响起。

    激荡的鼓点声音让在场的各个家族的众人,心渐渐的开始紧张期盼起来,这也预示着出牛比赛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