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身体异变

    张天一个人悠哉游哉的躺在自己的房内,二郎腿悠然自得的翘了起来,从于管家拿来的盒子里,伸手摸出了一颗刚刚送到的南语果,心里暗自道:“我平时每次就吃上一颗南语果,这一次哥来试试吃两颗,看看效果如何!”

    南语果即使是在皇宫之内也是非常的珍贵,恐怕没多少人在一个月内,就能如此奢侈的连续吃数十颗,有这个待遇的恐怕是只有张天了,他美滋滋的拿起两颗南语果,轻巧的捏开了南语果坚硬的外壳,将里面淡黄色的果肉塞入自己口中,美,这滋味……入口感觉到极其绵软鲜美……仿佛是戒酒多日的酒鬼,美美的喝上了一口茅台,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享受。

    张天刚刚放下二郎腿要好好睡个大觉,忽的一下,感觉到自己的腹中隐约有一股灼热之气,盘旋在小腹之中……质变达到量变,多日连续累积的果实精华平时分散在体内,这时由于张天食用数量过多产生了变异,张天的身上灼热之气越来越多,身体也感觉越来越热,张天起身顺手拿起桌上的茶壶“咚咚咚……”地一口气喝了下去,可是依然没有任何效果,张天忽然灵机一动,忽的想到些什么。

    “咣当”张天猛地推开门,一路跑向演武场,在门口侍立的家丁和丫鬟被他的动作猛地吓了一跳,“哎,少爷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失心疯...又犯病了...”

    “这确实有点像……”

    丫鬟赶紧一路小跑去婉氏那里汇报。

    然而此时在演武场上,一套通背拳被打得劲风呼啸,虎虎生风……张天一遍遍不停地打着,不多时他竟从劲力一层突破到劲力二层。

    打铁要趁热,张天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不断的催动南语果质变所产生的炽热之气,通背拳是武者最普通,也是最没有问题的拳法,因为大道至简。

    张天感觉自己的体内热流越来越强,在不停的对身上的丹田、肌肉、筋骨进行烧灼,武学上讲究的叫内外兼修,内是来自丹田之内力,外则是人体的筋骨皮。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张天的疯狂的练拳中,肉身在一点点的变强,这是一种质变。身体里的热让张天停不下来,他全力施展拳法沉浸在释放热力的快感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天的头顶隐隐出现了丝丝的白汽......劲力三层。

    每进一层,张天感觉拳法中的劲气强了几分,热流流淌的速度就越快......劲力四层......劲力五层......直到张天终于忍不住长啸一声,一拳猛击在铁木人偶之上时,热力方才消逝殆尽。

    张天缓缓收起拳势,口中吐出了一口浊气,方才感到自己通体舒畅,他一抬头观,皎洁的月光下,人偶的头上竟然不知何时,被自己被击打出一个肉眼可见的大洞,劲气六层的体现,张天顿时感到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这……真尼玛逆天了,我怎么也成武林高手了?...苍天啊,大地啊,是哪位天使姐姐给我的机遇啊......”张天还有点不相信,再次运气猛地击出一拳,“咚”的一声,人偶再次被击出一个大洞,张天不相信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难道自己穿越后真的是妖孽化身?南庭大陆的记载之中,从没有过年纪这么小的六级劲力武师,要知道被称为汜水城武学天才的商胜,也仅仅才劲力三层,岁数却比张天大了四岁。

    举着火到处寻觅的家丁终于听到了张天的啸声,于是领着婉氏跟下人急匆匆的来到了演武场,婉氏担心的看到张天没事,提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儿子你这半夜三更的,闹什么啊!吓死我了!”婉氏心疼的拉着张天说道。

    “母亲大人,我没事,我就是感悟到些许拳法的变化,跑出来练习练习,这是下人多事了。”张天看着慈爱的母亲说道“我的头痛早就好了,以后你不要担心我了!”

    “儿子,那你就赶紧早点休息吧...”婉氏伸手拿出手帕,心疼的给张天把额头上的汗水擦了下去。

    “好的!母亲大人,晚安。”张天躬身施礼说道。

    回到房中张天,这下子辗转反侧起来,看来南语果的神奇作用在于快吃多吃才是,因为珍贵很多人可能只吃一颗,才让自己的武艺不能快速进境。张天毫不犹豫把盒子内剩下的南语果,囫囵吞枣,一个个吃了下去,一直吃得嗓子眼都快顶出来了……张天最后挺着貌似三月怀胎的肚子躺下,蒙头呼呼大睡起来。

    次日清晨张天来到演武场,神清气爽,明显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的骨骼仿佛变得更加坚韧,肌肉也变的愈发的紧密起来,连自己的个头似乎也长高了一些,张天伸手就拿起一根铁棍,啪啪的在自己身上拍打起来......

    “啪啪……”一阵敲打过后,张天自己看着身上的皮肤,只是略有微红,很不满意的自语道“这么用力了,身上怎么也没啥反应啊,是不是这棍子是木头的啊!”,顺手将铁棍扔在了地上,转身走出院子,院子里的两个家于龙和于虎,看着刚才演武场上的少爷的行为很是好奇,于龙也捡起来棍子学着张天的样子在自己身上轻轻的敲打了两下,疼的龇牙咧嘴,于虎不服气的说道:“看你那熊样!少爷使劲的敲都没事,你自己才两下就喊痛,真没出息!”

    于虎一把抢过了铁棍,“看我的!好好跟我学着点吧!”猛劲朝着自己的身体连续几下,“哎呀妈呀!疼死我了!”疼的自己直哆嗦。

    于龙笑道:“该!叫你逞能!”

    这时两个兄弟才知道,刚才少爷拿着这铁棍咚咚的自虐,这一下下敲打的劲恐怕是不小!想到这儿,这要是惹得少爷一个不高兴,随便一下敲到自己的身上的结果?全身冷汗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