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意外收获二

    张天带着于龙和于虎二人刚刚出了天外天的大门,“等……等一下!”忽的一个胖子气喘吁吁的追了出来,拦住张天一行三人,“这位兄台,不知你有何事指教啊?”

    胖子看到了张天一脸警惕之色,“哎呀!几位别误会,别误会!在下姓徐名福也是本城人士。我一见兄台就觉特别亲切,莫非我们前世就有缘,来……一起喝个有缘酒,做个兄弟!”没等张天凝神仔细观瞧。这个笑嘻嘻的家伙,伸出一只手拉住了张天的胳膊,然后一脸情深义重的说道。

    张天手被拉住刚开始一惊,但定眼观瞧后,发现胖子只是个不懂武功的普通人,张天放松了心情,随后就调侃道:“小弟我也觉得与兄台你颇有缘分,真是想和兄弟你一起吃个有缘饭,不过兄台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咳!咳!这我怎么会认错?年轻有为的张兄谁人不晓,我可是听说了,于府在你的出谋划策之下大胜梅家的事,再加上听说,张兄独辟蹊径买了那柄无人问津的大刀,这不就想到与你结识一下,顺便有些事情跟你商讨商讨,才迫不及待的追来,想和你交个朋友!”胖子的脸色微微有些泛红,搓搓手笑嘻嘻的说道。

    张天听到他竟然能知道梅家的事,也算是有几分本事,便对这个叫徐福的家伙起了一些兴趣,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他买的刀特别沉,才上前搭讪,还是别有目的,还真有些意思。看来世俗中有实力的人,才受人尊敬!

    张天想到这里问道:“不知道这位徐福兄弟为何结交于我?所为何事?不妨告知一二才是?”

    胖子徐福气喘吁吁的说道:“其实吧,这一柄刀是我自己家祖上流传之物,我这不是看今日是一年一度的拍卖会,前来看看卖出去没有!听柜台说刚刚有位少年买了,听柜台说是于府的张天,顺便告知了你的不凡之处,我想能认识这刀的人可不一般,便追了出来!”

    胖子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其实吧,我家里还有一些东西,是祖上流传下来的!张少爷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张天心中一动,看来这真正厉害的是天外天,自己的消息竟然在这里人尽可知!

    于是便说道:“徐福兄弟,我看你如此着急的样子卖东西,恐怕只是家中急用钱而已,但是你这样做,我给出的价格可能不是很高!另外靠卖祖上东西,迟早还是会坐吃山空的,自己还是要学些活计才行。”

    徐福听到张天如此说,颇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挠挠后脑勺,颇为诚恳的说道:“几位借一步说话!”,待转到无人处方才说道:“其实说实话,我的祖上是历练时,无意之中得到这柄古刀的,待传到我这一代,只因为觉得无法使用,才拿出来托付天外天给代卖的,最近吧,家母给兄弟我正准备成婚,也确实是缺少银两,这次看兄台喜欢此刀并且买下了,不如连当时一起发现之物,索性一并买走,我也可以给你个优惠价格,再说我也是用不上这些东西,大家各取所需,你看如何?”

    张天听闻徐福此话,心里暗道:此刀本就是沉重之物,如果是古物,兴许有些说道。其它的东西也许会有意外之喜,不妨看看也好。于是微笑着说道:“徐兄弟看起来资质过人,这般年纪便如此果断,实在是生意奇才,东西就是要物尽其用才对!那在下就去见识见识徐兄家中的至宝!”

    “客气了,张兄我看也并非池中之物,还请张兄发达以后,小的开了买卖,多加关照!”徐福向张天深深环抱了一礼。

    二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一行人在徐福的引领下向他家走去……

    徐福的府宅看起来只算是个大户人家,不过外面看起来颇有些年头了,明显是家道衰落了,张天坐在客厅里等了片刻,不多时徐福小心翼翼的从后房内拿出一个包裹。

    这包裹着的东西里三层外三层,于龙于虎没敢因这胖子的如此小心而有丝毫嘲笑之意,张天看着徐福一本正经的样子,也是凝神观瞧。

    包裹打开了,东西只有三样,一件是貌似六角形的锤头样的东西,一个银色铁片还有一个黑乎乎的戒指。

    “这几东西都是我家祖上之所得,无一能够用,但是这些物品在火里怎么烧都没有反应,也无人认识这些东西,也算的是十分神奇!先祖后几代也有人研究过此物,皆没有结果!到了我这一代,也只是希望能碰上个识货之人罢了!”

    “火烧不融?这东西看来并非凡物……等等,戒指……不会是修仙小说中描述过,传说中的储物空间戒指吧?我勒个去,要是这样这可就是逆天了,运气爆棚,真是做梦也会笑!”张天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却没有显露出来,张天道:“看起来你家的东西的确是古董,我也是想研究研究,你看看什么价格能够满意?”

    徐福眼睛一亮:“俗话说得好,宝物有缘者得之,你我今日颇为有缘相识,相见恨晚啊,不如这样,毕竟这几样东西也算是古董了,还无人可识,我给你个实惠的价格,你看怎么样?”

    不多时两人各怀鬼胎,哈哈大笑着拉着手走出房门。

    “哎呀,你我兄弟真是相见恨晚,真想把酒言欢,奈何我的婚事需要忙碌打点,就不招待你啦!”

    “你忙,你忙……等兄弟你大婚之日,我必然送上一份大礼。”

    于龙于虎则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想少爷莫不是脑袋烧坏了,花大价钱买几个破东西有什么用?别人买的古董多少还能摆放,这几个明显是破烂级别的!真是搞不懂。

    三个人一前两后,往回走去……

    “噢……串死噢买贝贝……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呀……”张天得意的哼起了小曲,于龙于虎二人的心……稀碎……稀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