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意外收获三

    张天领着于龙于虎二人几乎是一路小跑的往于府折返,张天兴冲冲走进于府的大门……

    “哈哈!张天!”一声清脆地女音,传进了张天耳中,张天一愣神,这才发现大门的门槛对面,竟然是一个清甜可人的花季少女。

    张天的大脑飞速旋转,冥冥记忆中立刻出现了一个儿时的身影,逐渐的和眼前之人对上了号,张天回过神来后,伸出手指着少女小声的问道:“你是舅舅于万城家的闺女——于无燕吧?”

    “是啊,你不记得我啦!我可是还记得你小时候,撒尿和泥堵树洞呢!这次我们全家都搬过于府来啦!”少女于无燕落落大方的说道。

    听得张天一脸黑线,也不用在大门处如此大声吧!他瞥了一眼于龙于虎,这两个货竟然没忍住笑出了声,张天黑着脸道:“笑什么笑!你们小时候还不如我呢!”转过身看着少女问道:“舅妈呢?”

    “哦,她和你娘一起去逛街了!”于无燕答道。

    张天点了点头,估计是于家最近实力大增,家里人丁兴旺,生意逐渐好了起来,加上婉氏需要个人陪,于老爷子,便把在乡下小镇子的于万城全家迁来,一举多得。

    “舅妈最近还好吗?”张天非常客气的问道。

    “这要看怎么说了?若是身体可是不好,这次搬家累着了,若是心情可是好的不得了!”少女温婉的抚下额前的乱发,狡黠的说道。

    一听少女如此一说,张天从怀里拿出了一张银票,“初次见面,此物便送给你了,我也不知道买点什么礼物,你就代我给你母亲买点补身子的东西吧!这样对舅妈的身体健康大有好处!”

    于无燕从容不迫轻轻的拿起了银票说道:“这是什么?咦……没想到你还是个小财主啊!”于无燕看着一千两的银票,不由得大为吃惊。

    “小小意思,见笑见笑!如今于府蒸蒸日上,这预付内外还得这舅妈帮着操劳,我这做外甥的帮不上大忙,这点银子还是出得起的!”张天微微一笑道。

    张天因为少女离他太近了,一股清雅的女儿家体香扑鼻而来,让这个前世的屌丝,心跳不由的加速起来,脸色也微微泛红。于无燕一脸喜色乖巧的望向张天说道,“那我就替母亲谢谢你了!”

    寒暄了片刻后的张天,急急的回到自己的房中,坐在桌前的张天,望着摆放在桌面上三样的东西,心头一阵火热。买来的大刀则是被放置到了一个铁木衣柜之上,张天拿起六角的锤头翻看了半天,表面之上只有隐隐的一丝丝的条纹缠绕,颠来倒去没什么眉目,于是又拿起了铁片,只见上面一只牛头清晰可见,有几个类似小篆的文字环绕,不晓得什么意思,只能放下。

    张天又缓缓地拿起黑呼呼的戒指,张天拿起了块布擦了片刻,这戒子变成了银色,看来外面只是当年被烈火灼烧的痕迹。张天仔细看去发现了戒面之上隐隐有文字浮现,却又看不清什么,戴在手上也是轻若无物。

    张天想到储物戒子有个认主的过程,于是张天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滴了几滴血上去,果然这个戒指忽的发出了一层柔和的光芒,张天将戒指戴在了手上,这个戒指立刻和自己的手指紧密套在一起,根本无法摘下,紧接着在张天的脑海中显现了一个有半个屋子大小的空间,里面堆放着一些不同种类的物品……

    “果然是传说中的储物戒指,这次发达了!看来这里真的有修仙的途径!不知道如何寻得,只能徐徐图之了!”张天的嘴早已乐的合不上了,口水止不住的流了一地!

    张天暗自道:“先看看里面有什么宝物再说!”这空间里,摆放整齐的数个大箱子,数个白色的玉瓶,还有一些书籍,和一堆堆的不知名的草药。张天心中想到要是这个瓶子能拿出来就好了,正想着,忽然感到一阵头痛欲裂,昏倒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待他慢慢醒来时,发现了自己的手里正握着一个瓶子,张天自己思前想后暗道:“这么坑爹,估计是要前世小说中说的,所谓的神马精神力吧!这只拿出一个瓶子就昏倒,看来这修仙的确不一般,自己的精神力需要提高才是,也不知怎么才能提高……”张天转念又一想,这事也不能着急,先看看眼下手里面的瓶子里有啥再说。

    他的双手小心的捧起玉瓶,前前后后的仔细观瞧,这个瓶子整体是由一只不知名的玉块整体雕琢而成,瓶身上下洁白无瑕,不过这瓶子表面上浅浅的雕刻着不知名的花果和仙鹤,望去这上面的刀法圆润流畅,一气呵成!拿在手中温润光滑非同凡响,看起来在凡人的世界绝对是价值不菲的宝物!只是不知瓶中是何宝物,张天轻轻摇晃,里面隐隐有碰撞的声音,此刻他的心中颇为有些期盼……

    瓶子口上有一个不知是何种木头的木塞严丝合缝的塞住了瓶口,张天不禁想起了前世《一千零一夜》中渔夫和魔鬼的故事,摆脱掉了这个无聊的念头后,张天小心翼翼打开瓶塞,顿时一股轻微的香气飘溢在屋中,不多时自己的房内充满了清香之气,袅袅香气感觉非同凡响,“哇,这吸上一口,仿佛也能多活十年,这绝对是传说中的灵药,这次真的赚大了!哪天这胖子大婚之时,哥哥我一定要送上一份大礼!哈哈……”屋内响起了张天的狂笑声……在屋外扫地的于龙和于虎,一脸懵比的样子。

    张天小心翼翼的倒出一颗药丸,这药丸在自己的手中看上去分外的圆润洁白,仿佛像是一颗珍珠一样,从里往外放着一丝丝的光泽。张天拿在手中仔细观赏,却也不敢轻易的服用,前世小说中乱吃丹药爆体之事,也是深深的刻印在自己的心中,于是乎张少爷忐忑的盖上玉瓶,让于龙偷偷跑去后厨弄了一只活的公鸡,拿小刀切开了丹药,拿取了四分之一的丹药塞到公鸡嘴里,蹲在一旁观察起来……

    没过多久,这只公鸡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我擦,不会吧……”张天,不由得郁闷起来……一阵子火大,于是便端起桌上一壶茶对着嘴,郁闷的大口喝了起来,“这个仙药要是吃了就废了,好险啊!哥哥我还真是个老江湖啊!这公鸡兄弟,我一定会给你好好安葬的!每逢年节会给你上一炷香滴!”

    张天刚刚想到这儿,忽然倒地的公鸡又站立起来,目光炯炯有神,头上的鸡冠红色仿佛艳丽了一些,连个头看起来也仿佛和刚才不同了……“我勒个去,这……几个意思?有戏……”张天看着威猛异常的公鸡,自己心里的喜悦不禁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