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二章 青衣落,书院客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钧天图最新章节!

    天地之道,博厚高明悠且久。

    博代表广袤无边,厚代表坚不可破,高明代表玄之又玄妙不可言,悠久代表时限长远。

    同时兼备这四般神性的手段,在青衣诡辩袁天罡修行的言出法随之内唯有一种。

    它叫不净世。

    ……

    洛长风与重阳精准地落入悬空的三十六字莲内,紧随而至的是一只巨手。

    相比二人体型,这手掌着实怖恐。

    宛如乌云遮挡的阴影盖过头顶,莲花圣洁的神辉照耀中,掌心的纹路更似苍穹裂痕清晰可见,威势及压迫感遍袭而来。

    莲字诀内,重阳忽然极为害怕。

    尤其当袁天罡将他丢出而又无反抗之力的那刻,心底惧意如泉喷涌无可断绝。那惧意提醒着,他将失去眼前人。

    他要失去他了。

    魔门覆灭后,亲手将自己与师兄拯救并且抚养的青衣。

    袁天罡,他的师叔。

    纵使数十年里,他从未唤过这声师叔。可在他心里,已无可替代。甚至比起半生寥寥数见的师尊,还要无可替代。

    重阳心急如焚,于是变得愈发暴戾。

    望着临头而落的巨掌,重阳忍着元神损痛,不过小成修为的魔惩天功暗自运转,双目猩红的他拳袖缭绕着黑色魔气愤然轰出。

    这一拳仿佛击打在无底洞,没有任何声响,也没有任何威浪。在无数莲花流溢的圣辉里,他离那兵魔神的巨掌愈来愈远。

    原来是三十六字莲向远方遁去,速度极快,快到魔惩天功所凝聚的黑色魔气一刹那耗散而尽。

    于是重阳见到巨掌抓空,渐而被无色的界吞没。

    那是袁天罡的不净世。

    类似洛长风的十里剑禁,却又大不相同。

    十里剑禁是一种剑气与剑势的凝域,结界之内是剑的规则。而不净世暗合天地大道,可以说尽是规则而又毫无规则。

    无规则意味着无破绽。无破绽意味着即便圣人入此不净世,也枉是徒劳。

    最终结局,井中月藏镜人百花仙兵魔神连同青衣袁天罡,目送莲花消失天边尽头。

    那一瞬,青衣诡辩展露笑容。

    下一瞬,鲜血飞溅眼帘,那笑容凝固。

    ……

    阳光穿透灰暗的云层,也终于穿透祁连关城空的结界。

    不净世消散弥留的那刻,有道青色光影从空坠落,砸到某家花楼屋瓦之上,砸出一个天窗,瓦砾碎落烟尘四起。

    四周百姓纷纷围拢而来。

    木兰拉着女儿,神色慌张地拨开人群挤上前去,瞧见废墟里浑身鲜血淋淋已无气息的身影,惊吓之余连忙捂住女儿眼睛。

    她忽然意识到他可能遭遇危难,这才没有与自己相认,心急之中便拉着女儿冲到街道,茫然四顾,又看了看依旧如故的天,哪里还有身影?

    ……

    日落黄昏。

    山风不知从何处拂来乱花与红叶,在斜阳里漫天飞舞着,别有一番景致。

    山脚下的黑衣人影伸出纤纤素手漫不经心地捏住半片飞花,怔怔看了许久,不忍轻声叹息:“一别二十载,没曾想连花也变了颜色!”

    山自然是菩提山。

    黑衣人自然站在菩提山脚。

    虽看不清面色容颜,可据音色与指尖也足以断定这是个女人,而且是很美的女人。

    菩提书院来了位美人。

    轻车熟路。

    从山脚到书院,从六字门到明镜台,这位美人犹如鬼魅,以至偌大的书院无人察觉。

    是的,她成功避过所有耳目。哪怕境界高深如院长李星云,感知敏锐似天刀断千劫和离落,也依然不知书院此时有不速之客拜访而来。

    由此可见,这非但是个美人,而且还是很可怕的美人。

    天下美人极多,修为可怕的却寥寥可数。南海百花岛百花仙算是一位,然而很明显,黑衣人并非百花仙。

    因为百花仙在追杀洛长风与重阳,绝无可能出现于此。那么眼前这位对书院一花一草似乎了若指掌的不速之客是谁?

    ……

    黑衣美人出现在紫竹林,竹林后的那片湖旁停着竹筏,倒是与往常无数年里无甚区别。

    为此,她还算满意。想着总算还有些旧物,否则真要以为寻错了地方。

    黑衣美人解开竹筏,顺流而去。

    她知道一线天后是冰与雪的世界。她同样知道那片世界叫做忘情川,是菩提书院诸多禁地之一。川里住着无相老道,一个让人讨厌却又无法不见的老头。

    她正是去见那老头,虽心底千万不愿。

    踏足冰川雪地,瞧见三两院落屋舍。没做多想,她冒着风雪朝屋舍走去。

    院落门前,她拂去衣帽露出侧颜。

    过往许多年,每当抬脚迈入门槛的那刻,屋内都会传来一道苍老声音,在说:“既然不愿见,大可不必见。”

    必须要见的人,最终可以不必见。听着似乎有些矛盾,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此话中意,所以一直很期待。

    有些意外,这次她并没有听到期待的声音。

    任何声音也没有。

    心底生出些许疑问,于是放肆大胆走了进去。

    许多年里,忘情川踏足过无数次,却是真正第一次闯进这房舍。不知是否是这缘故,对于房舍里的桌椅杯盏乃至一切,她都感觉崭新无比。

    是换过不久,还是故物如新?

    她想不通。

    想不通便不去想,反正由始至终,无相道宗这老头儿非她所见。绕道于此,不过是出乎礼数打声招呼,省得又被那迂腐顽固的家伙数落。

    想到那迂腐顽固的家伙,她唇角微露笑意:“二十年未见,你还好么?”

    她迫不及待转身离去。

    谁知转身的刹那,竟遇见了人。

    昔年细柳军主将骆冰王,而今书院之祖母安红豆。

    她柳眉微蹙打量着面前红衣,而后诧异!

    ……

    安红豆同样诧异。

    她岂止诧异。

    看到那张容颜的瞬间,不解错愕惊讶以及喜悦,各种复杂情感一涌而出,让她瞬间红了双眼。

    她忽而双膝跪地,声泪俱下:“师父。”

    ……

    黑衣美人思绪有些混乱。

    饶是她有通天手眼,也断然始料未及这幅画面。

    数十年后的某天,居然会在菩提书院忘情川里遇到当年戏台吟唱上邪的女娃,后来传授相思赋的徒儿。

    这究竟是冥冥之中注定,还是缘分使然?

    不管怎样,相逢是喜,自不必忧。

    黑衣美人伸手将徒儿扶起,打量数眼,目光便落在安红豆小腹之上,惊奇而又喜悦。

    安红豆羞赧,轻轻低首:“师父您,怎会找到这儿?”

    黑衣美人揉了揉安红豆脑袋微笑说道:“我来找人。”

    安红豆听闻,满脸希冀问道:“是谢安师伯?”

    黑衣美人点了点头。

    她叫楚怜,是那首《上邪》故事里的女主人翁楚怜。

    楚怜来此,自是为了寻找谢安。

    谢安是《上邪》的作者。

    菩提书院没有谢安,只有一个名唤孟青书的人。

    孟青书曾写过一篇赋,名为《相思赋》。

    他也曾谱过一首曲,同唤《上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