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三章 路尽隐香处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钧天图最新章节!

    楚怜想了想说道:“在书院,他应该还有个名字。”

    安红豆迷惘。

    楚怜说道:“孟青书。”

    安红豆思绪如翻书,脑海中回荡着十年风雪银城洛长风提到的书院种种,终于记起这个名字,不由讶异:“是无尘道观的孟师兄?”

    楚怜点头:“他确实住在无尘道观。”

    旋即意识到什么又问:“你唤他师兄?”

    安红豆忽然怔住,不再说话。

    看着师父眉眼间藏不住的喜悦,想起那首上邪叙写的凄美故事,她终于体会到师父此时此刻的心情。于是再也不敢对视那双写满对未来美好憧憬的眼睛。

    她低下头,矛盾至极。

    楚怜察觉徒儿异样,心底衍生些许疑惑。

    这疑惑从登山时便隐隐扎根……稍显陌生与崭新的书院,忽而出现在忘情川且怀胎颇久的安红豆,无故消失的道宗等等。

    此时瞧见徒儿似有难言之隐,她开始有些不安。

    这是极为不好的感觉。

    楚怜没有继续多问。

    如同牛郎织女数十年难得一见谢安的她时间本就不多,她迫不及待。

    楚怜说道:“也罢!待为师见过你谢安师伯,来日再寻个时间把盏夜谈。”

    话声刚落,楚怜就要转身离去。

    安红豆忽然唤住:“师父。”

    楚怜顿足。

    安红豆沉吟稍许,偷偷拭去眼角泪珠儿:“还是徒儿带你去吧。”

    不安的预警让楚怜古井无波的心泛起涟漪,于是柳眉微蹙。

    ……

    无尘道观相对菩提书院开设的六字门亦或明镜台而言,算是一种鲜为人知的隐秘修行地。

    它的隐秘不仅体现在书院诸生认知里,星河下具体的位置同样难寻。

    当然对如今的安红豆来说,算不上难事。

    说难不难,说不难也难。

    她领着久别重逢的师父站在重新修建的道观院落中央,便再也无法移动脚步。

    她失了勇气,也湿了双眼。

    黑袍蔽体欲隐藏身容的楚怜前后打量着明显物是人非的院落,她仰面朝天双眼轻合感受着拂面微风,下一刹忽然睁眸,眼中剑意凌厉:“这里不是无尘观!”

    庙非当年庙,塔非当年塔。叶非当年叶,风也不似当年风。

    最重要是不见当年人!所有一切焕然皆新,哪里还是曾经的无尘观?

    楚怜心惧,因惧而怒。于是院落里风开始寒,蝉虫鸟兽开始静。

    安红豆泪水如豆,哽咽说道:“这里就是无尘观。”

    楚怜追问:“为何不见当年人?”

    安红豆颤抖的手遥指着庙前空空如也的蒲团:“师伯他就坐在那儿。十年前庙塌的时候,他就坐在那儿。”

    楚怜如遭雷击,头脑嗡鸣。

    ……

    这里的天挂着半轮弯月,那月亮透过平静且清澈湛蓝的湖映在水底。水底生长着稀稀落落的绿草,湖面稍稍探出头,凑热闹似的观赏着远近不一飘荡的湖灯。

    载满希冀的湖灯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出现于此,将它们诉于河神听的自然也不会是个男人。虽说湖畔银花树下,真的恭恭敬敬站着个男人。

    那男人背影笔直……至少那位放湖灯的女子看来,太阳无数次的朝升暮落里确实如此,否则也不会将他带在身边。

    女子坐在银花树下的湖亭,放走一盏湖灯,玉脚儿荡在水中利用水波轻轻推送,看起来颇为欢喜惬意。

    偶尔四周风微,八方香动。

    此处天涯,沁人心脾。

    如果洛长风出现在此,瞧见那女子定会觉得讶异甚至费解:“为何女子皆偏爱红衣?”

    ……

    说洛长风,洛长风就到了。

    非但是他,还有重阳,两人逃命于此。

    离开祁连关后借助三十六瓣莲不知远遁几千里,或许已是万里之遥,却还是没能摆脱帝王盟强者的纠缠。

    是的,以百花仙为首的帝王盟诸强在不净世幻灭之后顺手解决了那位青衣诡辩,又顺手捡了被箭八射出的浣花洗剑与造化混元图,终在此时此地再度包围洛长风两人。

    按照帝无泪的本意,重阳必杀,洛长风却另当别论。毕竟先诛天机再灭魔门的起因源自于十年前帝皇陵罕为人知的那一战。

    再者洛长风身份特殊,如无必要,帝无泪取走钧天残图后并不愿添此杀业。

    因为若杀不死,终究是个麻烦。当然杀洛长风并不麻烦,而是菩提书院里那些佛啊刀啊剑啊你啊我啊什么的同袍很麻烦。

    可现在不同。

    帝王盟乃至天下硕果仅存的两位圣人直接或间接陨落在灭魔一战洛长风手中,哪怕帝无泪再如何不愿招惹麻烦,也无可避免此麻烦。

    百花仙深知这点,这才认定无论白发黑袍还是黑发黑袍,明日朝阳东升前都要成为这湖面浮尸的定局。

    坐在兵魔神尖头,拎着花篮赤足的仙子闻隐香拂面而心情愉悦,想着:“这也算是天下罕有的绝佳墓地,用来海葬你二人,不算亏待。”

    亏待与否,另做两说。作为此地天涯之主,自然不能怠慢贵客。

    所以当逃亡与追杀的主角们擅闯之后,银花树下那道笔直的身影便随风而动,瞬移八百米,出现在洛长风与重阳二人身前。

    紧接着十二目皆惊。

    十二目指的是洛长风与重阳以及帝王盟四位猎捕猎物的强者,并不包括身背笔直的男子。

    因为男子对面前局面似乎早有所料。

    他当然早有所料。

    因为他是铁冷,帝王盟天刑将位列十天显圣之一的铁冷。

    ……

    银花树后,天涯渡口,芦苇荡中。

    百花仙看着铁冷,微微讶异,显然对后者的突然出现始料未及。

    反观铁冷却负手而立,面色无常地看着距离不过数步的洛长风两人。对帝王盟的诸位同道,置若一旁。

    这幅画面很是清奇……

    重阳不觉清奇。

    他面容惨白极为憔悴,半点儿提不起心思欣赏天涯渡的这幅画面,就连入鼻的隐香也没有察觉。

    他原想着,仅仅是百花仙井中月藏镜人兵魔神四强者联手的局面就已经无解。哪里料到,帝王盟在此处竟还落了一子?

    实力不输袁天罡的天刑将铁冷守株待兔,前堵后追,此时纵有通天本领也断无法破局啊!

    思虑及此,重阳极为不甘喟然长叹:“真是天亡我也!”

    便是洛长风也陷入苦笑:“除非天降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