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五章 你看到光明,因为有人身在黑暗

    芦苇断头,红衣女毫不介意。可银花树震落的漫天飞花,就由不得人云淡风轻了。

    红衣女微微动怒。

    天刑将铁冷心想完了,后果有些严重。

    果不其然!

    红衣女倩影原地消失。

    天涯渡口均是化劫境修为的大能,此刻却没有任何人看清她是如何消失的。等到真正看清的时候,红衣女已经出现在兵魔神额头。

    这憾世大凶形体如山,那曼妙身影即使站其额头之上,也仍显得极为娇小。相衬之下,不由让洛长风为之感到担忧。

    因此他看了铁冷一眼,心想那可是你主人,你不打算帮忙?

    天刑将铁冷仿佛领悟他心通,与洛长风对视,似乎在说关你什么事……

    洛长风叹息,屠刀收于无形,周身煞气渐散。然后,他便瞧见红衣女霸道而果断的挥出一拳。

    朴实无华,简单直接。

    那拳轰出,兵魔神飞了,三百丈外。

    但他并没有着地。

    此处天涯渡风景如此优美,红衣女既然出手便不允破坏一花一草。所以在兵魔神将落未落时,她又鬼魅般出现在其下方。

    这次没有出拳,而是朝天蹬了一脚。

    还是朴实无华简单直接。于是兵魔神又飞,三百丈高空。

    红衣女更快。

    似乎每次出手都对兵魔神的落点了若指掌,再加上她身法之快实属罕见,才能完成这一气呵成的三连击。

    高空之上,一记膝击,正中头颅。

    暴力之下,兵魔神砸落。

    芦苇荡里静静观战的众人此刻反应出奇地一致,眼见如山大物与空气摩擦而产生无数花火似陨石急速坠落,他们纷纷展开身法四下散开。

    洛长风后退千米之外。脚尖刚刚触地,耳畔传来爆碎声响。原来是那兵魔神坠地之前猛然炸开,星火四溢刹那亮如白昼。

    ……

    重阳咳了数声,挥袖扇了扇飘落的尘烟与花火,眯着眼睛望去,四周哪里还有兵魔神残躯,可谓碎如烟尘连渣都不剩。

    红衣女呢?重阳下意识想着。

    洛长风四顾相寻,最后转过头望向湖畔风亭。那里,他见红衣放河灯……方才一战,恍如隔世!

    他不

    禁惊叹。

    若所料无差,兵魔神的实力足可媲美化劫境大修行者。结合其强横无伤的魔体,即便天刑将铁冷这般级别的强者应付也会倍感吃力。谁曾想在红衣女手底,竟只撑三回合便落得个死无葬身的凄惨下场。

    “她究竟修为几何?”

    百花仙子以及黑袍藏镜人也在思考这个问题。瞧二人半晌纹丝不动,想来答案过于惊人。

    事至此刻,局势开明。孰强孰劣,已无需点破。

    红衣女修为莫测手段霸道。百花仙估算,即使与藏镜人井中月联手应敌,也不过六成胜券。

    更重要的,还有天刑将铁冷虎视眈眈。至此,六成去其三。

    战已不可战。

    那便退。

    红衣女雷霆手段抹杀兵魔神后选择回到湖亭放灯,没有继续针锋相对,意思很明显,显然后者并不愿与帝王盟彻底刀剑相向。

    无论出于怎样的理由,至少目前看来,这是一件幸事。

    至于洛长风与重阳两人……百花仙想着而今魔门覆灭又得两部天图,虽说陨二圣代价惨烈,却也算不辱使命。

    因为他们的目的,本就不是为了杀人。

    百花仙美眸流转,无喜无忧镇定自如地远远看了红衣背影一眼,而后转身步步生涟漪离去。

    从兵魔将臣化作星花火绽放至此,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

    随之消失的,自然还有黑袍藏镜人以及鬼知道藏在何处的井中月……

    洛长风和重阳紧绷的神经终于舒缓。他二人接着盘膝而坐,开始调理元神损伤。

    渡口风细,暗香隐隐。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两人陆续醒来。

    元神之伤难以轻易痊愈,但短暂的休整让两人面色至少看来无恙许多,在铁冷邀请之下,他们入座湖畔风亭。

    天刑将沏茶。

    洛长风起身,拱手朝着铁冷及亭边放灯的红衣背影谢道:“多谢两位前辈施以援手。来日若有用得着的地方,长风义不容辞。”

    怎料红衣女说道:“用不着。”

    洛长风尴尬顿了顿。

    天刑将铁冷再度请洛长风入座说道:“主人的意思是用不着等来日。眼下便有一件事,需要拜托两位。”

    铁冷目不转睛看着洛长风继续说道:“事

    实上,是拜托洛城主。”

    洛长风与重阳对视,有些不解。

    铁冷又道:“我知二位此时心中诸多疑问,但请相信,我与主人在此恭候绝无恶意,我们不是敌人。”

    重阳冷声说道:“那便是朋友了?”

    铁冷笑道:“自然也算不得朋友。实不相瞒,主人有样东西赠予洛城主。”

    “赠?”

    “东西?”

    重阳与洛长风同时开口。还不待追问质疑,便被眼前一幕震惊得无以复加。

    原是红衣女掌心飞神纹,举手揽星河。满天星辰坠落千颗,如雨打湖面万点珠,燃烧河灯无数。

    那耀世场面被她随手扯入掌间化作一幅卷,名唤神录图。

    ……

    天空落雨,大雨滂沱。

    楚怜下山,失魂落魄。

    安红豆还是不忍,终将菩提书院十年前经历的那场劫灾,清清楚楚倾倒出来。

    孟青书死了,早在十多年前满山花落时便魂归九天。死在那座庙宇坍塌下,死于天东圣主陈青手中。

    她当如何?

    从踏出无尘道观观门那刻,楚怜便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

    她要报仇么?去寻十二星川里那尊半死不活的石像报仇?可据徒儿所言,陈青也于十年前圣陨。

    该找谁报仇呢?

    或许由始至终的罪魁祸首,一直都是自己。是花镜辞,那个曾亲手毁了他一生骄傲的女人,可恶的女人。

    如果她非天醒神将。

    如果那年她未与他相遇相知。

    如果她没有在毁他之后后知后觉情根深种。

    如果这漫长而无尽的岁月里,她没有为弥补当年过失而死守着他心怀的天下、那镜中缘破碎的虚门……如果她一直陪伴,是否书院就不会遇劫,是否陈青就杀不了他?

    想到此处,花镜辞悲伤无尽!

    十年!

    她满怀希冀一路东来横渡天下百万里,最终看见的却是生死十年两茫茫!

    “孟青书,他已不在人间。那么花镜辞,是不是也终得解脱?”

    菩提城内街道上,雨中娇人儿自嘲而笑:“赎罪,虚门,异族,千年,天下……乱吧!”

    声音落,人影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