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 召集帮手

    进入凌云,凌飞也与阵尊分开,回到自己房间,掌心翻转,玲珑血塔浮现而出,散发着猩红的血芒,凌飞隔空点出一道光斑,没入塔中。

    片刻,两道人影闪过,落在凌飞面前,淡淡的看着他。

    “二位,许久不见,近来可好?”凌飞笑道。

    “凌飞,你这都回东域好多天了,也不和我兄妹二人聚一聚,莫不是忘了我们吧。”火辣身材的貌美女子眨着美眸,说不出的风情万种,娇声说道。

    “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怕是又有什么事情找我们了吧?”身旁俊美青年微哼一声,语气淡漠,丝毫不给凌飞面子。

    这两人正是方才在暗处的烈氏两兄妹,凌飞正是用玲珑血塔将二人召唤过来。

    闻言,凌飞有些尴尬,淡笑道:“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烈阳兄,我确实有事找二位帮忙。”

    烈燕妩媚的扭着腰肢,慵懒的道:“别说烈阳了,连我这个小女子都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你无非就是想让我们帮你对付鸿剑嘛。”

    凌飞眼含笑意,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烈燕疑惑道:“怎么?难道不是这样?”

    凌飞轻声道:“也是也不是,烈燕妹妹说对了一半,我希望你们兄妹二人能在剑灵之地到凌云山脉的必经之路将鸿剑拦下,让他无法对凌云造成威胁。”

    烈燕淡淡的道:“那老头不是要给你布置阵法嘛,哪里还用得着我们出面。”

    凌飞正色道:“话虽如此,可有你们的帮忙,毕竟就会多一份保障,我不能拿凌云众人的命开玩笑,所以希望二位能帮我这一次。”

    烈燕看向其兄,不再说话,显然是想听听兄长的决定。

    烈阳问道:“帮你可以,不过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凌飞迟疑半晌,缓缓说道:“以我现在的情况,无法给予什么,但我可以向你们承诺,倘若哪天有用得着我凌飞的地方,我一定不会推脱。”

    烈阳淡漠道:“所谓的承诺就算了,即便说的天花乱坠,也不过空口白话而已,我兄妹二人可以帮你这一次,不过此事一了,放我们自由,当然你也能用玲珑血塔强行命令我们,若是这样,我永远都不会看得起你。”

    凌飞笑道:“烈阳兄放心,此事一了,你们随时可以离开,我方才所说,也绝非虚言。”

    ……

    东域天洲。

    如果说中域是整个血天大陆中最繁华的地方,那么天洲便是东域最为热闹的地方,这里有着各大门派势力,在某一方面,和中域六大世家倒有些相似。

    天洲,是唯一一处不属于三大领地的地域,能掌管这里的,放眼东域也只有一人,便是东域之主,故而任何人都不敢在天洲动手打斗,天域之人若是得罪强敌,招惹不起,便会躲到天洲,即便是剑灵之地的鸿剑领主,也不敢在这里与人交战。

    虽说天洲禁止打斗,可也不乏有着各路强者组建了门派家族,各自势力手下修炼到一定的境界,便会前往三大领地,谋得个一官半职,加入军队,参与战乱中,在杀戮中历练自己,以此之念来成为举世无双的强者。

    这一天,鸿剑孤身来到天洲,去了各大家族门派,见了见曾经的老熟人。

    “哈哈,轩辕老魔,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朱红色的大门,十分艳丽,大笑声中,鸿剑推门进入一座府邸,庭院中充满了冷清,若是用心细品,似乎能嗅到一股微弱的血腥气息,对于这种味道,鸿剑眉头微皱,不过并没有多说。

    “咦?”闻声走出一中年男子,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双眼微眯,仿佛透露出几分邪气,大笑道:“真是稀客啊,鸿剑领主怎么会有空来我这小地盘做客呢?”

    打量着轩辕老魔,鸿剑英俊的脸庞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你的嗜血魔功已经达到很强的地步,同阶之中鲜有人能与你相提并论。”

    “不愧是东域第一人,果真是好眼力!”轩辕老魔傲然道:“我如今已经炼到嗜血魔功最高一层,化血噬神的境界,可以炼化一切修为低于我的人,元力转为己用。”

    “是么,那就恭喜你了。”鸿剑抱了抱拳,淡笑道。

    轩辕老魔沉声道:“想必鸿剑领主此番前来不只是过来看看而已,有什么事情不如我们进屋聊聊,看看我能否出一点绵薄之力,请。”

    鸿剑摆手笑道:“碍于时间关系,我就不进去了,确实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轩辕老魔显得十分豪迈,一脸无所谓的道:“鸿剑领主直说便是,只要能帮得上的,我绝不推脱。”

    鸿剑缓缓说道:“有人要在九天之后攻打我剑灵之地。”

    “什么?哪个不怕死的敢找你的麻烦?”轩辕老魔森然道:“鸿剑领主请放心,届时我一定到。”

    “那我就先行谢过了!”鸿剑道谢了一句,便告辞离开。

    ……

    “令狐兄,九日之后贼人攻打我剑灵之地时,一切就仰仗你了。”殿堂之内,鸿剑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在鸿剑旁边,坐着一男子,剑目星眉,背上负着一把长剑,眼神如鹰,散发着浓浓的锋芒,将酒杯放下,淡淡的道:“你鸿剑修为那般强横,当初胜我半步,坐到了领主之位,对付区区的一个小毛头,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这负剑男子名叫令狐一剑,也是一名剑修,当初为和鸿剑争夺领主一位,大战了三天两夜,最终以半招之差,输给了鸿剑,之后便来到了天洲,创立了一个门派势力。

    鸿剑苦笑道:“令狐兄有所不知啊,那凌飞不但修为厉害,更是练成了乾坤老怪的破魂诀,凝练出了灵魂分身,我与他有过一战,侥幸赢得他那分身,至于真身实力如何,却无法看出。”

    “竟有此事?”令狐一剑淡然的神色在听到此话之后,面容才露出几分震惊,低头沉思良久,最终说道:“帮你剑灵之地这个忙,倒也未尝不可,但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鸿剑嘴角钩起一道莫测高深的弧度,淡淡的道:“事成之后,我会另外划分出一片领地,届时令狐兄取代凌飞,成为东域第四位领主,而凌飞数千位下属也都成你的手下了,这笔买卖对于你来说,可谓是只挣不赔的,我相信以令狐兄你的智慧,一定会答应的。”

    令狐一剑考虑片刻,道:“凌飞的身份是域主亲口封的,此举恐怕有违域主之意,万一凌飞伤了还是死了,域主大人怪罪下来,我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鸿剑笑道:“这一点我早就想过,我跟了域主大人那么多年,怎么也比凌飞强上不少,到时候一切罪责我鸿剑全部接下,相信域主慧眼识人,定然不会怪罪于我,至于那凌飞,死便死了去吧。”

    “那好,我们就一言为定!”令狐一剑说着,伸出手掌,与鸿剑握在一起,两人皆不约而同的笑了笑,至于笑容之后隐藏的意思,就不得而知了。

    ……

    “劳烦朋友去通传你家主人一声,就说鸿剑求见。”双手负于身后,鸿剑神色淡然,对门口的仆人说道。而鸿剑则在门外等候着,尽情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这里是一片山谷,绿草长满遍地,阵阵的鸟语花香,令人心旷神怡,长此住下去,对身心都是有着巨大的好处。

    不多久,那仆人走了出来,有些歉意的道:“很抱歉鸿剑领主,我家主人外出了,不在园中,还请回吧。”

    鸿剑闻言,并不动怒,笑道:“欧冶千面,变化多端,鬼神难测,即便是相处多年的夫妇,一旦你变换了模样,都不一定能分的出来,更何况我这多年不曾见面的人,要是区分,更是难上加难。”

    仆人不解的道:“不知鸿剑领主此话何意?”

    鸿剑淡然道:“欧冶千面,若是换个人,或许就被你骗了,你身上有着一种下人永远都没有的强者之气,这个是无法模仿的,不是吗?”

    “你可真是个老狐狸啊,东域第一人,果然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那仆人一撕,便将脸上带着的人皮面具扯了下来,中年人的模样,两道不整齐的八字胡一长一短,样貌十分难看,欧冶千面问道:“你这大忙人,找我所谓何事?”

    多年未见的两个老朋友,见面互相寒暄客套一番后,鸿剑便步入正题,而欧冶千面也很随和,没有摆架子,轻易便答应共同对付凌飞。

    ……

    “谢三娘,鸿剑求见!”

    “公孙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