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2章 我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是人

    “每个人都说拥有金钱不代表拥有幸福,但是却没有人真的这么认为。”王子安说道:“所以,我们要有钱,要挣钱,要努力挣很多很多的钱。”

    “对!”伊万卡端起水杯:“为幸福,为美好的未来,干杯!”

    以水代酒,喝完之后,王子安说道:“这首歌我免费送给你,编曲也得听我的。”

    “子安,你还会编曲吗?”伊万卡惊讶。

    她只知道王子安会唱歌,会演戏。

    编曲,那是另一个领域。

    “能写歌,为什么不能编曲?”王子安笑道。

    伊万卡想了想,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我竟无言以对。

    “那编曲我给你劳务费吧?”伊万卡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王子安摆手:“跟之前说的一样,不能要你的钱,著作名我也还不能用‘王子安’。你好好唱,我这三个月不能出山。等我出山,可能要借助你的资源。”

    “我会努力的!”伊万卡拍胸脯,双峰颤颤巍巍。

    晃得王子安有些眼晕。

    伊万卡是学院派出身,王子安虽然是野路子出身,但根据资历,他对音乐的敏感度和市场要比她深和了解。

    她便没反对王子安编曲。

    其实也是伊万卡没得选择。

    她家里要是支持她,她也不想这么草率。

    请最著名的音乐制作人,找最好的录音棚,跟最大的音乐平台合作,那是每一个音乐人的梦想。

    吃完饭,王子安把曲谱递给伊万卡。

    “演绎这首歌的时候,要很甜的唱腔。”王子安开始调教伊万卡:“外国人唱华夏歌曲,能在华夏人的印象中加分,英文歌曲你先别去考虑……这首歌不成功,我要踢开你,重新寻找合作对象,这三个月,我不可能再无所事事,我已经失去两年的时间。”

    伊万卡有些委屈,说得这么直白。

    好吧,看在都是免费的份上,不说你。

    王子安还时不时亲自演唱,一字一句调教伊万卡。

    “子安,你的声音很好听,这两年不唱歌真是可惜。”伊万卡对王子安的创作和编曲能力持怀疑态度,但对他的唱功,却丝毫不怀疑。

    因为他本来就很会唱歌,前两年登过台,出过专辑,天赋是顶尖的那一类。

    “是金子总会发光,人生漫漫,不急于一时,沉淀下来,厚积薄发,也许才是成功的捷径。”王子安风轻云淡道。

    要是前世的那些损友在,他们肯定起身让开。

    王子安要开始装逼了。

    伊万卡愣了半晌才点头。

    她中文虽好,但别人说得稍微深奥一点,她的反应就会慢半拍。

    “就说女孩子长太高不好,反射弧太长,看看你。”王子安又说道。

    伊万卡又是呆了呆,理解需要时间。

    栗可欣在一旁偷笑。

    伊万卡被王子安吃得死死的。

    晚上十点后,王子安和栗可欣送伊万卡回镇上。

    王子安本来想让栗可欣在家等着,她不肯,说一个人在家害怕。

    乡下人的法制观念虽然比较淡薄,但对本地人来说治安却比城里好太多。

    可栗可欣就是没安全感,还很怕黑。

    不得已,王子安只能带上她,推着电助力单车送伊万卡回去。

    一连三天,伊万卡都来王子安家蹭晚饭吃,不过来的时候她都带着大鱼大肉。

    “这波……不亏啊。”跟伊万卡混熟了,王子安眼睛总是情不自禁扫描她发育得过于完美的第一围。

    每次一扫到就头晕目眩,暗叹这具身体阳气过于旺盛,怪不得微博日记里混乱不堪。

    没女朋友的时候,前身也不担心生理需要,同公司的女艺人,好几个都和他各求所需过。

    “明天一早赶车去邕城,今晚回去早点睡。”清明节放假前夕,晚饭桌子上,王子安叮嘱伊万卡。

    红市没拿得出手的录音棚,他已经在网上预约好邕城那边的一个录音棚,还通过这个录音棚的介绍帮忙,提前找了一支乐队。

    “有你操心,我什么都听你的。”伊万卡落得自在,一切由王子安计划安排,她只管出钱。

    “明天后天必须得搞定,大后天我和可欣要上坟。”王子安定好计划。

    清明节来了。

    第二天,三人一早就到镇上乘坐全天唯一一趟前往邕城的大巴。

    行驶的大巴上,王子安看到路边有一家又一家人在开始上坟,忍不住开始装逼,登微博发了条动态。

    “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这条微博并不设置收费。

    但依然在微博上炸翻了,网友纷纷围观。

    “好诗啊,不过,好像还是骂人的诗。”

    “卧槽,穆童得罪王子安了吗?”

    “哈哈,不知道啊,才歇息几天,王子安又开始骂人。”

    “这家伙是真的憋疯了。一天不骂人不对劲儿啊。”

    “穆童,快出来,有人砸场子。”

    “……”

    看到这些评论,王子安吃惊,圈内有叫穆童的艺人?

    什么时候的事?

    这首前世唐代文学家杜牧的诗作《清明》,王子安并没有拿来攻击人的打算。

    上摆渡搜索了一下穆童,王子安发现,圈内的确有一个叫穆童的艺人,是说唱出身的,去年开始红起来。

    不过再怎么红,也只是一个介于二线与一线之间的艺人。

    二线之上,有一线。

    一线之上,有超一线。

    超一线之上,就是娱乐圈最顶尖的存在——巨星。

    穆童的团队很快发现到王子安的微博,连忙询问穆童:“你跟王子安有过节?”

    穆童还不知道微博上的事,一脸疑惑:“怎么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事。”

    “王子安好像是在微博上挤兑你了。”团队一脸激动。

    穆童也是眼睛一亮。

    王子安虽然一身骚,但自前几天微博上怼天怼地怼空气后,人气开始疯涨。

    不说出场费和商业价值,单论人气,王子安现在已经是绝对的一线级别。

    “怎么骂的,我看看。”穆童有些激动,他深知圈内套路,想蹭一波流量和人气。

    看完王子安的微博,穆童的团队商量,可以把脸贴上去,让王子安打。

    节操是什么东西?

    可以吃吗?

    于是,穆童迅速在微博上做出回应:“这个时节,虽然诗歌很应景,但我很不满意。”

    网友嗷嗷大叫,又有撕逼了。

    “前排瓜子,皮鞭,蜡烛……”

    “开始下注了,虽然我不喜欢王子安,但开赌,赌穆童能挨过几轮不倒!”

    “又有好戏看了吗?”

    “……”

    王子安看到穆童凑上来,很无语。

    很懂套路啊。

    他随手回复:“我不能让所有人都满意,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是人。”

    噗~

    网友暗暗擦汗,第一波攻击就这么狠。

    “玛德,不得不服,好会骂人。”

    “我要是学到一点皮毛,方圆百里横着走。”

    “擦,学到点皮毛,你小区估计都走不出去就被打死。”

    “……”

    看到王子安的回复,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穆童还是不由得胸中一闷,被卡车撞了一下似的。

    玛德,前几天看热闹看得倒挺爽的。

    真正轮到自己,有点扛不住啊。

    捂着胸口,穆童气愤回复:“也不瞅瞅自己的处境,我们那么多人对你不满意,你意思我们都不是人吗?”

    王子安的回复很快过来:“……”

    穆童一看。

    噗通~

    才第二波攻击,他就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