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8章 两个不省心的姑娘

    《轻轻地告诉你》出世,短短几天,便开始展露头角,有离风靡全国全世界并不遥远的趋势。

    伊万卡被网友称为“甜美皇后”或“甜歌公主”。

    虽然网上没伊万卡的一丝真实资料。

    流传的虚假照片和资料,倒很多。

    那些照片,有娇小型的小女生,有清纯秀丽的女孩子,有高挑苗条的大姑娘……

    总之,都是东方类型的。

    资料身份也各式各样。

    有说伊万卡还是个中学生,甚至是初中生。

    有说伊万卡在上大学,大一生。

    也有说伊万卡已经毕业工作,还是学院派歌手,才撑得起《轻轻地告诉你》这首歌。

    “网友真热情,要把我人肉出来了,我不出去表明身份吗?”又是一周的周末,伊万卡和栗可欣掏鸟窝回来,找宅家里不出门的王子安说话。

    王子安合上笔记本子,放下笔,起身去打水喝:“这样挺好,越能勾起他们的好奇心,你就越炙手可热。”

    伊万卡隔着衣服挠了挠肩膀,若有所思。

    她和父亲唐纳德虽然接触过美利坚娱乐圈的明星,但对娱乐圈的玩法她还真不太懂,想想王子安说得很有道理。

    还没等她开口,王子安又说道:“等网友和媒体快对你的身份之谜失去兴趣,你再联系此前对你感兴趣的其中一家媒体,主动暴露身份。现在想采访你的媒体挺多的,不用你公关。不过到时候还是得给对方塞个红包意思一下。”

    “这我懂,我父亲接受媒体上门采访,也会这么做,红包开路,让媒体帮忙说好话。”伊万卡笑道,又隔着衣服挠后腰,好像有点痒。

    “媒体都一个德性,他们拼命不讲良心赚流量,不就是为了钱,为了让客户主动上门主动送红包嘛?”王子安对网友对媒体没什么好印象。

    这两年,前身承受的压力多大,他来的第一天就有点感受到了。

    摆渡他的网上新闻,首页全是负面的。

    前身建过希望小学,被雪藏后还支付最后两笔尾款,就没媒体帮忙报道过。

    石沉大海。

    “子安,我不签唱片公司吗?”伊万卡问道,说着还悄悄隔着裙子挠翘臀。

    王子安把水杯放下,说道:“签约公司后,发展是比较快,他们才是专业的,人脉很广,资源多。但你也看到我的下场了,所以我不阻止你签约公司,你毕竟也不靠这个吃饭。”

    伊万卡皱眉,她以后是不靠这个吃饭,但混不好,就得早早回国去,回到唐纳德地产集团去啊。

    她还不想回去。

    如果可以,她一辈子也不想进入父亲的地产集团。

    反正父亲还有好几个子女。

    这时。

    栗可欣从偏房跑回来,挠着脖子哭道:“子安,救命!”

    王子安惊讶,走过去一看。

    我去。

    这小妮子脖子上,手臂上,一大块一大块起包。

    “你刚才干嘛去了?”王子安呵斥道。

    栗可欣立即大哭:“伊万卡说要掏鸟窝,看小鸟,我也想看,就……”

    王子安一头黑线,看向伊万卡。

    他也才注意到,伊万卡脖子上,手臂上,裸露皮肤的地方都开始起包了。

    过敏!

    “我……我们就……掏出来玩……玩了一会儿,就放……放回去了。”伊万卡此刻也熬不住了,想哭。

    身上太痒太难受了。

    王子安捞起栗可欣的裙子,她大腿上起一片片包,已经不是一个个了。

    伊万卡穿的是连体衣裙,王子安也毫不客气捞起她一角裙子看。

    同样的症状!

    “你们两个,赶紧去冲凉,换衣服,我去给你们善后。”王子安气道。

    栗可欣立刻跑去找衣服。

    伊万卡再也按捺不住,隔着裙子就挠大腿,泪光在眼眶里打转:“子安,我痒,不行了……”

    她还没住进王家,这里没她的衣服。

    王子安没管她,喊住栗可欣:“可欣,你先去打水,别碰换洗的衣服,我帮你找。”

    栗可欣连忙掉头去偏房。

    “你也去,一起洗,衣服凑合穿我的,我等会儿给你们一起拿过去,可欣的衣服太小,你凑合不了。”王子安又对伊万卡说道。

    伊万卡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包包已经开始蔓延全身,她急急忙忙跑在栗可欣后面。

    王子安给栗可欣和伊万卡找好衣服,放偏房浴室外面,吩咐道:“凉水冲久点,先别出来穿衣服,等我回来。”

    说完,他跑出去,在房子外面的乡村小路边上忙碌,他在摘一种翻译成汉语应该叫“艾叶”的植物。

    摘了一大把,他回到院子里,洗干净后碾碎。

    “子安,还是痒,水不够凉。”栗可欣在洗澡房里喊王子安,带着哭腔。

    身上过敏,起的肿块太难看了。

    伊万卡更是崩溃大哭,引以为傲的身材,现在起这么多包,她一时接受不了。

    “别哭,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欣,开门,你们互相给对方身上过敏的地方搓这个,记得要使点劲儿搓。”王子安端着盛碾碎的艾叶草的菜篮子,敲洗澡房的门。

    栗可欣急忙打开,躲在门后探出脑袋,再伸手,没敢让王子安看到她身子。

    现在她的样子不好看,要是在平时,她倒不怕王子安看到。

    伊万卡也连忙躲起来,王子安要是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她觉得她会死,不想活了。

    “搓身上起包的地方,要快,不然还会蔓延。”王子安站门口。

    “不许看,难看。”栗可欣伸手,她手臂上也起包,一大块一大块。

    “我先教你怎么搓。”王子安把篮子放门口,一只手捏住栗可欣的手掌,另一只手从篮子里抓一小撮艾叶草碎片,在她手臂上搓。

    “好难看的。”栗可欣哭丧着脸。

    王子安一边搓一边笑着问道:“你知道你现在和猴子有什么区别吗?”

    栗可欣觉得很委屈,都这个时候了,还取笑她,眼泪吧嗒吧嗒掉。

    伊万卡也哭了,看看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猴子都比自己好看吧。

    王子安亲了一口小姑娘的手背,然后才说道:“猴子住在山里,而你住在我心里啊。”

    小姑娘立即破涕为笑。

    “好了,不要抓,指甲能藏细菌,按我这样搓就行。”搓了几遍,王子安才把篮子递给栗可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