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史上最大的股市泡沫——记80年代早期的科威特投机狂潮!

    常在股市走,泡沫处处有。说到“泡沫”,抛开身边的市场狂热不提,很多人随便也能举出美国次贷危机、纳斯达克互联网泡沫、大萧条等例子,甚至荷兰的郁金香癫狂,英国南海公司事件这样的上古传说。但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史上最大的股市泡沫到底是哪桩呢?

    很多历史和财经专家都认为,人类历史上真正的泡沫之王其实并不是前述这些,而是1980年代早期,科威特soukal-manakh交易所的疯狂投机行情。

    或许有些人会不相信——科威特就算有石油,但毕竟是一介蕞尔小邦,又没有瑞士和新加坡那样的特殊光环加持,凭啥就能闹出史上最大的泡沫?

    这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故事,还真得从石油讲起。

    讲故事之前,先了解一下科威特到底在哪里,图中那个小小红圈就是她的所在

    有钱就要炒股

    1961年独立后一段时间里,科威特都是个天黄黄地黄黄的沙漠穷国,赚的一点钱都用于买粮食糊口了,沙漠本是不毛之地。可谁曾料想,1970年代中后期两次石油危机后油价暴涨,一桶桶黑金运出去,一坨坨黄金搬进来,原油总储量居世界前列,人均储量世界第一的科威特一夜暴富。波斯湾寂寞的角落里,放驼娃突然就等到了自己的春天。

    ……然后,放驼娃就开始烧包了。

    有钱了怎么办?坐完奔驰开宝马[微博]、没事桑拿顿顿龙虾也花不完,很多人最终选择了投资股市。在科威特人心里,股票除开高端大气上档次之外,还有一桩好处,就是安全。1976到1977年,科威特发生过一次股市恐慌,腰包塞满石油美元的政府该出手时就出手,直接砸钱买股票托市,投资者毫发无伤。既然能救一次,将来也就能救第二次,赚钱是自己的,赔钱有政府兜着,那还怕啥?众多科威特人高高兴兴地揣着分到的石油美元,怀抱着看似合理的安全感,大家一同去炒股。

    1973年石油危机造成纽约油荒的报道和新闻图片,而中东石油大国借此迎来了黄金期

    可是,他们很快就发现,炒股一点都不快活,这倒不是因为赚了赔了,而是因为本国交易所上市的都是一些淡出鸟来的公司,而且全部股票撮一堆不过二三十只。小小的盘子怎么装得下那么多的石油美元,那么多的贪婪之心?当地股市之所以那么小,主要就是因为政府不肯轻易颁发上市许可,因为王室担心股市可能成为投机工具——主上真是英明神武。后来,科威特股民真的闹出了好大的幺蛾子。

    有人就有江湖,有钱就有股市,科威特股民发挥大无畏的主人翁精神,以战天斗地的豪情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在一片空白上建起了属于自己的交易所——沙漠中绽开了奇葩。

    科威特巨大的油轮,依然是这个国家富足的主要支柱

    山寨一个股市

    这个叫做soukal-manakh的市场其实历史相当久远,只不过之前一直是买卖大骡子大马大骆驼的(souk为露天市场之意,而al-manakh原意就是卧下的骆驼),也不知道从什么开始,慢慢就买卖起股票来了,总之到了1981年夏天,这里已成为了一个很像样的otc店头市场了。

    当年世界第三大股市也是苦出身,她就是一个交易骆驼的牲畜市场

    股民的欲望是无穷的,智慧也是无穷的。在这个交易所上市的都是非科威特的其他海湾国家,比如巴林、卡塔尔企业的股票,所以也不必去向科威特政府申请什么上市许可,也不必受科威特相关法规和部门的监管,没有政府,科威特股民自己也会玩得很开心——只是他们忘记了一件事,既然政府不能监管这个市场,那么出了麻烦政府会不会援救这个市场呢?

    管他呢,咱有钱咱怕啥,soukal-manakh的声势越来越浩大,迅速迎来了自己的繁荣时代,把官府交易所打压得快混不下去了。当时的人回忆说,无论什么时候来到这个前骆驼市场,都可以看到里面挤满“大腹便便的绅士,他们白色长袍的大口袋里塞满票据,左手捻着数珠,右手夹着香烟”。你必须承认,贵族这东东,真不是有了点糟钱,阔一两年就能培养出来的。不过,这些盘念珠的,很多其实还只是底层交易者,真正的大亨往往都不到现场,而是通过自己的车载电话下单——车载电话,大概就相当于某些年9字头模拟信号的大哥大。

    *教斋月期间,从日出到日落,成年*必须严格把斋,不吃不喝,不抽烟不饮酒,不游戏娱乐,这原本是为了让他们陶冶性格克制私欲,可事实上,当地很多*股民的做法实质上和先知的教诲完全相反。每到斋月,因为他们一白天都无所事事,soukal-manakh的交易变得比任何时候都更加活跃,常常一直折腾到午夜时分——他们真的是小炒怡情,大炒养性,拿炒股来谋杀寂寞了。

    soukal-manakh交易所终于建立。图为人类历史上最疯狂股市的遗址。

    土豪曰:哥要的就是个快活,玩的就是个心跳。soukal-manakh确实也太适合他们了。这里上市的企业,名义上的经营范围从房地产到家禽多种多样,但实际上基本都就是个“壳”,连资产存不存在都值得怀疑,利润就更是免提,甚至有一半连年报都不发。据历史记录,最终这个山寨交易所总计有54家离岸企业的股票在交易,而且这些企业大多是1979年,甚至1980年才成立的。你为了炒股建立市场,我为了让你有股可炒创建上市公司,大家玩的都是一样一样的……

    再山寨个保证金

    不过,只要一支股票每月都涨20%,甚至涨50%,谁会去管代码之下到底是什么鬼。就像美股靠着美联储的宽松政策一牛好几年,结果之一就是很多基本面分析师被炒了鱿鱼——反正肯定是个涨,要你干嘛?感谢今年8月的全球股市动荡,估计这些分析师应该可以二次上岗了。

    客观说,单靠着投资者手里的石油美元,确实能让市场发烧,但还烧不死人,烧死人得“浇汽油”——也就是得有杠杆。可是,伟大的股民谁拦得住?科威特股民几乎在山寨了一个交易所的同时,又山寨了一个保证金系统。

    由于淳朴的传统道德,也由于笃信*教的缘故,科威特人将信义看得极重,欠钱不还的情况几乎就从没有过,因为这甚至会让欠款人的整个家族蒙羞。以前是好借好还,现在有了钱,当然更不必担心烂账了。结果就是,科威特形成了一种独特的习惯,允许交易者使用远期支票来购买股票。

    于是,麻烦就来了。每一位投资者都可以开远期支票去买股票,反正到了最后期限,自己买的股票会涨,还了钱还有富余。这可比贷款划算多了,因为不要利息,这也比贷款方便多了,因为贷款还要看你财产状况账户余额什么的。慢慢地,围绕着这些支票,还产生出了一个投机性更强的期货市场。

    总之结果就是,在相当于这些股民财富n倍的资金托举下,股市涨得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而越涨大家胡来的胆子就越大。1981年,soukal-manakh市场所有股票平均的年涨幅是63%,还能保持淡定的人只能说都是柳下惠级别的修养,自然也像柳下惠一样罕见。

    这些沙漠中迷途的傻“骆驼”,欲望蒙蔽了他们的双眼。他们只看到如果自己让投资增加两倍三倍,就会获得更大利润,却忽视了硬币的另一面——万一市场没涨还跌了,他们就会债台高筑,甚至破产。

    他们确实很难想到,因为他们也亲眼看着千千万万之前连股票两个字都不认识的同胞们双眼充血冲进市场,见到什么股票就买什么,全国上下一片high。当然,多少年后,他们才会知道,自己当初看到的财富美景,其实都是幻觉——这是一种纯粹的倒金字塔结构,如果没有股票价格的指数式持续上涨,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海湾之星冉冉升起

    可当时,众人确实是high到停不下来了,而且不单单是科威特,整个中东都沸腾了,soukal-manakh都成为了人们日常谈论的话题。钱少的人只能羡慕嫉妒恨,钱多的人干脆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巴勒斯坦土豪坐着火车来了,埃及土豪坐着轮船来了,巴基斯坦土豪坐着飞机来了,从五湖四海为同一个目的走到一起来了:这一刻,我们的名字都是soukal-manakh人!

    资金持续疯狂涌入,泡沫在1981年渐入梦境,不少股票甚至一个月就能涨一倍,涨十倍的也不少见。一支叫做海湾工业开发公司(gulpanyforindustrialdevelopment)的股价,甚至一个月内变身为之前的五十倍。股票令人瞠目的利润和天文数字级别的杠杆之下,只要上一次厕所的工夫,市场上就会又诞生不知道多少个千万富翁和亿万富翁。

    既然是股票就能涨,投资者当然见股票就买,既然投资者见股票就买,企业界和商界当然也不会放过ipo分一杯羹的机会。ipo市场也迎来了极度繁荣,既没有客户也没有产品的骗局公司一夜间遍地开花,这些企业往往是既没客户,也没产品,只是可以合法地绕过科威特政府的监管而已。

    曾经,一群人联手投资一个1000万美元的房地产投资项目“海湾医疗大厦”(gulfmedical),但最终流产,正不知如何是好之时,突然想到了这个神奇的市场。他们为挽回自己的损失,乔装改扮上市了。就这样的ipo居然也获得了令人瞠目的成功,超额认购2600倍,“整整一周时间里,每天从中东各地寄来的认购表格都能装满一两飞机之多”。投资银行雇佣了40位埃及教师,来处理这些堆积如山的文件。此后短短几个月,海湾医疗获得了800%的涨幅,原本以为会赔本的那群投资人都赚得盆满钵满。

    科威特塔,科威特的标志性建筑,1977年建成,见证了这场泡沫的全部历史。

    像这样的骗局股票哪怕是“壳”,但至少还是原创,而soukal-manakh市场的奇葩当然远不止于此。这一市场上交易的股票当中,不少正是为投资这一市场的股票而建立的投资公司所发行的股票。有点像绕口令?这还没完,因为还有以这些投资其他公司的股票的投资公司的股票为投资对象的投资公司的股票,简单点的绕口令说就是“基金的基金的基金”——很多招股说明书上就是明明白白这么写的。不消说,这只能让整个市场上的股票越来越彼此交迭,让泡泡越吹越大。必须承认的是,会说绕口令的,脑子都比较好使,这些投资公司或曰基金,干的几乎都是快进快出,让小散埋单的买卖……

    “骑士团”要一统江湖

    不过,多数投资者依然懵懂,或者说懵懂都不够,应该说科威特全社会都陷入了精神错乱。发病最严重的时刻,八位投机者组成了一个“骑士团”,当然,他们不是要去打圣战,而是要一统soukal-manakh江湖。这一番壮美的事业当然离不开杠杆,他们总计开出了总计550亿美元的远期支票。手笔最大的“骑士”是贾西姆-穆塔瓦(jassimal-mutawa),一个才20出头的小伙子,是国家护照办公室的一个普通工作人员,自己一个人就开出了140亿美元的支票。

    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前面也说过,懂得这番道理的人已经很多,远不止“骑士团”的几位,“最后,以这些本质上其实毫无价值可言的股票为基础,人们总计开出了估计2.9万张支票,面额大约930亿美元”。

    领导也是人,面对这股狂热,掌权的萨巴赫王族成员和议员们也都按捺不住,动了与民同乐的念头。在科威特,市场监管是商务部的活儿,但商务部长贾西姆-马祖克(jassimal-marzouk)却无所作为,坐视荒唐的一幕在自己鼻子底下发生了,而且据传,他自己也在炒股——如果传闻属实,一切当然就不难理解了。

    1982年年初,soukal-manakh市场的成交量已超过35亿股,总市值也从50亿美元膨胀到了1000亿美元。尽管科威特的人口在全世界排在130多位,但他们股市的盘子却仅次于美国和rb,高居世界第三。1982年底,“普通股票的股价都是每小时翻一番,只要是买股票,不管多高的价格都没人觉得贵”。

    除了打得焦头烂额的两伊等少数国家之外,整个中东都倾倒在了soukal-manakh的石榴袍下,不过,西方媒体倒是有不少质疑的声音,认为这样的畸形繁荣是不可能持久的。对此,满怀民族自豪感的科威特股民不屑一顾:这次不一样;我们的政府不会看着崩盘不管的;你们西方人不了解我们的国情;你们没见识过真正的石油经济和石油财富……blablabla。

    永别了新纪元

    幸福的牛市都是相似的,不幸的泡沫却各有各的不幸,不过,有一点,所有的泡沫概莫能外--投资者都坚信自己是进入了“新纪元”。科威特版的“新纪元”,最主要的基础就是两点,首先,海湾地区的石油繁荣会千秋万代,其次,政府在需要时肯定会舍身相救。

    是真的吗?

    还记得那个骑士团的大手笔,开出140亿美元支票的穆塔瓦吗?一切的终结就是从他的支票开始的。1982年8月,一位并不叫做蓓蓓的女性投机者要求贾西姆-穆塔瓦在到期前兑现一张远期支票,结果发现他根本没有任何偿还能力。转眼间,soukal-manakh纸牌屋灰飞烟灭,成百上千的投机者陷入违约绝境。

    万千科威特股民可怜巴巴的双眼齐刷刷看向了他们的领路人:您该起床救市了。结果政府云淡风轻地从嘴角挤出了三个字:救你妹!

    毕竟,这个交易所与科威特政府几年前救援的正规股市不同,这完全是一个绕开本国监管,交易一大堆空壳,纯粹为了投机,与实体经济毫无关联的所在。不过,可能更重要的是,泡泡吹到这么大,这盘子连科威特政府也接不住了,何况科威特政府最近手头也紧巴--由于供过于求,原油价格疲软,科威特1982年的原油收入只有1980年的四分之一。

    踩在soukal-manakh身上令其永世不得翻身的最后一只脚是来自新财政部长阿卜杜拉提夫-哈马德(abdelatifal-hamad),他表示自己“在股市已涨到如此神经错乱的地步时无意予以支持”。希望的星火彻底熄灭,soukal-manakh的暴跌是如此突然和戏剧性,甚至用“崩盘”来形容似乎都欠妥当,因为“根本就没有任何买家”。

    1982年9月,科威特财政部命令对所有可疑支票进行清理,计算出无价值股票的总面额达到910亿美元。平均每一个科威特人,不管是男人、女人还是孩子,都为全球史上最大的投机疯狂承担了9万美元的损失。整个国家的贸易萎缩成了涓涓细流。

    不久后,科威特政府迅速关闭了soukal-manakh市场,建起了一个新的交易所,这就是今天的科威特证交所……